馴夫記

馴夫記 (完)

容錚去參加鄉試時,正好是春天,虛歲十八了。

他入闈時,長子剛好出生了。母憑子貴,柳姨娘氣燄高漲,坐月子做得非常熱鬧,她的丫頭天天捧著臉哭,被打得很慘。

至於慕容燦,雖然沒受到孕吐的折磨,卻天天思睏,抱著有些顯懷的肚子臥床高睡,外面攆雞打狗德吵得再厲害,也沒妨礙到她的睡眠。

馴夫記 之二十

最近容錚很神經。

回到李家了,但他目不斜視的筆直走入書房,看都沒多看那些鶯鶯燕燕一眼。慕容燦都快被他嚇死了…瞧他那用功勁兒,只差懸樑刺股了。

銀心成了忠心的守衛,來一個趕一個來兩個趕一雙。可慕容燦可以長驅直入。

馴夫記 之十九

慕容燦看著邸報發呆。

邸報,其實就是大燕朝的官報,內容似乎很枯燥無味,但在這種令人厭煩的乏味中,還是可以看到許多掩蓋的事實。

大燕朝這任的皇帝是為豐帝,皇后就出自慕容府旁支。論起親戚,慕容燦還得喊她一聲堂姑姑。

馴夫記 之十八

傷到臂骨突出皮表的楚王,只花了一個月,就可以拆夾板了。

說有一半蠻夷血統是騙人的吧?他老媽應該是外星人或異形之類的…這大燕朝的皇帝,守備範圍真遼闊,乾脆邁入宇宙科幻的境界…慕容燦默默的想著。

因為老爺親自月考的結果很滿意,常常差人叫七公子帶往拜客。大燕朝的科舉制度還不太完備,慕容燦私底下都說是燕版推甄。

馴夫記 之十七

楚王坐在廊前晒太陽,慣常的漠視疼痛和麻癢難當的左臂。

他的眼光不自覺的追逐著慕容燦。她正在小院裡晒被子。這個小院,除了這對小夫妻和大夫,少有人進出。許多事情得讓那個嬌弱的小娘子自行處理,有時候容錚會來搭把手…只是很難說是幫忙還是製造災難的。

馴夫記 之十六

很小白很渣受的李七公子,出於一種他自己也不知道的理由,非常盲目的相信七少奶奶。

他的確耳根很軟很爛好人,但是別人說的話和七少奶奶起衝突,七少奶奶的聖諭是高於一切準則的。

坦白講,他自己也有點糊塗了。到底是因為怕她才生出崇拜,還是因為愛她才會怕她…甚至他也不知道,是把她視為「娘子」,還是「大哥姐」。

馴夫記 之十五

也是和掌櫃的仔細,誤打誤撞的讓他們出得了城。

慕容府,普世上品世族,三部六院子弟眾多,甚至曾經拋撒過血,擁過重兵。但官拜大將軍的慕容老太爺,邊亂一平,立刻解兵符奉聖,自乞骸骨。

知進退,審時謹慎,這才成就第一世家的威名。

馴夫記 之十四

她絕對想像不到,小白渣受居然把她帶到紅燈區。

若不是她是個賢淑溫柔的淑女,前世今生都咬斷銀牙在外給足男人面子…她不排除把小白渣受六馬分屍的可能性。

但她更沒想到,小白渣受把她帶來青樓,卻是把她帶來見其他男人…都快要變成屍體的男人。

馴夫記 之十三

七少奶奶慕容燦,有了新的煩惱。

關於如鯁在喉的討厭感,她倒是很快就平衡過來。只是柳姨娘非常勇敢的衝撞她的平衡。

她能體諒孕婦喜怒無常,感情豐富又任性。不過這個孕婦的脾氣,應該是她倒楣的老公該承受的,不應該是無辜的慕容燦。

馴夫記 之十二

但很快的,慕容燦的煩惱被迫解決了。

習慣定時定量的七公子,有回卻遭逢了七少奶奶因為不可抗力而高掛免戰牌…畢竟「碧血洗銀槍」不但對健康有影響,而且觸目驚心。

可要七公子再熬個五天七天的,已經規律成定律的他,實在憋不住。他最後去了柳姨娘的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