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停的穿越

蠻姑兒 之十二

春暖花開,整個餘沁園,美得像首詩。

冬天就造好的輪椅,終於可以拿出來了。我硬拖著仙心,把他從書房挖出來,跟我出去散步。雖然他還是帶著書,其實一頁也沒翻,表面淡定,內心波濤洶湧,薄海歡騰…聽他不大穩的高亢語氣就知道了。

困居室內這麼久了,一定很高興吧?

到了園子裡,他指指點點,告訴我他童年的點點滴滴(其實他才多大…過年才十九,什麼童年),告訴我他小時候身體太弱,父親特別特他請了個師父來教他練武,但師父只傳了些強身健體的招數…他們在哪練,練了些什麼…

蠻姑兒 之十一

不行,這樣太墮落太腐敗了。一定是成天混在一起,心靈上沒有得到正面的薰陶,所以才越來越往傷風敗俗的方向沈淪而去…

我嚴肅的去他的書房搬了一堆書回來,決定提升道德修養,從讀書做起。

我不再講紅樓夢(西遊記早講完了),改唸四書給他聽。論語和孟子算熟悉,就算沒標點符號也勉強可以,雖然常常被他糾正。但大學和中庸就讓我陣亡了,我唸一行要被糾正三次,他乾脆背給我聽。

蠻姑兒 之十

寫在前面:

應該有點十八禁…還是作個警告好了。未滿十八的請慎入。


我的嘴唇被咬破兩處,舌頭也被啃了一下。所以午餐我只吃了兩碗,而且吃得很慢。那個罪魁禍首,卻神情淡定從容的要丫頭拿寒瓜霜過來,「夫人的嘴唇傷了…擱桌上就好,等等我幫她上藥。」

所有的人刷的把目光刺過來,我覺得被千萬枝箭洞穿。

記恨太記恨。沒有最卑鄙,只有更卑鄙。

我怎麼眼睛瞎了,會覺得他是純潔天然小正太呢?這根本是黑透了的墨魚腹黑啊!

蠻姑兒 之九

滿漢全席雖然只講了三個菜,但能熬出仙心小正太的青筋,欣賞他怒吼著,「上膳!」的表情,沒說完也就罷了。

他甚至餓到放棄了稀粥,滿滿的吃了一整碗的乾飯,還吞了兩個他不太喜歡的甜食。可見我「說得一嘴好菜」的工夫如何的登峰造極。

至於其他人極度幽怨的眼神,和我餓到胃抽筋的痛苦,我決定視而不見。

蠻姑兒 之八

我趴在三公子的背上睡到天亮,在王家引起冷調奢華的轟動。

說冷調,是因為每個人都很冷靜。不管是三公子的婆子丫頭,還是我的婆子丫頭,應該說舉家上下都很冷靜。三公子不准人叫醒我,讓我趴在他背上睡到自然醒…相對於我面對滿屋子等著伺候的丫頭的震驚,連三公子在內的每個人表情都超級冷靜。

說奢華,經過這事兒以後,禮物像是下雨一樣扔下來。件件昂貴,每每誅心。看得我冷汗直流,眼眶含淚。我錯了,王家沒個好人。他們誤會我這小蘿莉(就算只有身體)被小正太(委實有點超齡)吃了,所以個個慷慨解囊,人人奮勇爭先。

蠻姑兒 之七

不知道是三公子有被虐狂,還是我太幽默風趣人見人愛花見花開,即使常笑到奄奄一息,喝苦斷腸子的藥都是笑著喝的,交感神經恐有刺激過度之嫌,三公子還是每天午晚兩餐都和我一起吃,晚飯後還留我說一會兒話。

不過是我單方面說話。

身為「三夫人」,我自我感覺極度良好,非常敬業。我不但天天逗得我的老闆很開心(奄奄一息只是副作用),還讓他多加餐飯,讓王家老大老二以至於大夫都非常高興。

而且我「床邊故事」的時光,不但讓三公子聽得全神貫注,屋裡窗外也人滿為患,人人豎尖耳朵,聽我講古,非常得意。

蠻姑兒 之六

氣得我出門蹓躂到差點晒暈,才悶悶的回房去。不是秋天了嗎?還這麼熱,連天都反了!

大概是走了一天真累了,回房我就歪著睡著,連鞋都沒脫。等我被搖醒,不但好好的躺在床上,鞋子當然也脫了。

生於憂患死於安樂。我再這麼安樂下去真的會腐敗而死。感嘆歸感嘆,我還是寧願腐敗夠了再死。

昏昏的張眼,白娟笑咪咪的,「蠻姑娘,三公子差人來喚妳去吃飯呢。」

「他吃飯就吃飯…我要睡覺…」我閉上眼睛。

蠻姑兒 之五

慢慢的轉身,我就知道。唉,我會唬爛,但老學不會說謊。但我沒說謊啊,我跟自己爭辯,這是春秋筆法,師自孔老夫子的。

他盯著我,沒有笑容。當男人的好處之一就是,不用太多美貌,氣質和氣勢夠就成了。剛剛那個羞澀的好寶寶正太,現在就成了面沈如水,日審陽夜審陰的白臉包公了。

若有王朝馬漢大喊「跪下」,我一定會高捧著藥碗非常俐落的跪下。

「一年前,」他慢慢的開口,明明聲音虛弱,卻有種隱隱的威嚴。大一生啊大一生,這年紀就有這種威嚴將來怎麼好唷…

「我和蠻姑兒見過一面。就在這屋裡。」他指了指窗下,「她坐在那兒,一直用手絹掩著鼻子。我還記得她的眼神。」他的眼神慢慢淡漠下來,「她希望我早點死。」

蠻姑兒 之四

因為沒有婆婆,所以不用立規矩。

但我是個乖孩子,吃過早飯就會去跟王熙鳳請安,算是跟地頭蛇打招呼。你知道的,越精明厲害的人越喜歡人家不露痕跡的示忠,因為他們日理萬機,沒空在那兒你猜我猜猜猜猜。

王熙鳳一直很高興,待我也好,吩咐說,「三妹妹還小,別拘著她。嬤嬤也要當主子看,別動不動就甩臉子!」

跟著我的婆子陪小心,「哪能呢?三夫人花兒似的人物,疼都疼不來,怎麼敢無禮…」

花?我想到銅鏡裡的容顏。那跟三公子倒是有異曲同工之妙…就是五官周正,但沒什麼特色。這嬤嬤也真會吹…不過花有很多種啦,喇叭花也是花不是?

蠻姑兒 之三

我嫁人了。

真沒想到還有嫁人的一天…還是在大明朝嫁人。但別問我婚禮怎麼樣,你有本事頭上蓋個紅布像個瞎子還能知道自己婚禮實況,我就佩服你。我還沒學會那種天元突破的最高境界…等我會了會記得實況轉播。

總之,我就是跌跌撞撞的讓人牽了一天,叫我做啥就做啥,然後到了新房…完。

是的,我沒看到我的丈夫…事實上他根本沒出席。倒不是他逃婚了,是有個「逃」沒錯,不過他逃的是閻羅王的追捕令,讓我分外有親切感,覺得是同道中人。

好的開始。最少我對他開始有親切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