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ocolate

Chocolate 之八 力量(上)

之八 力量

這是一個晴好的週日早晨。

提著小提琴箱的永幸才出公寓大門,就看到艾兒狂奔而過,出聲喊住她,「艾兒!去哪?」

「作禮拜!要遲到了…」她叼著一片土司,含混不清的說,「完蛋了,要趕不上捷運了…」

啊?艾兒是基督徒?還真看不出來…

「我騎腳踏車載妳啦。」他牽出腳踏車,「比較快。」

「我騎。」艾兒大喜,「坐好喔…」

Chocolate 之七 戰車(下)

又是一個被欺負的放學時間。

這些人真是不會覺得煩呢。無知得要命…完全不知道自己欺負的對象是什麼。人類啊…說不定就在這種無聊的欺負中,斬斷了自己未來的希望,或平添自己將來的災難。

這可不是一句「年少無知」就能敷衍過去的…

「拜、拜託不要這樣!」一個顫抖陌生的聲音傳出來,「別、別這樣,請住手!」

不說艾兒嚇了一跳,連劉少文那群都啞然了。一個纖瘦蒼白的少年,全身發抖的擋在前面,「為、為什麼要欺負人呢?還是欺負女生…」

「喔~」劉少文俯瞰著這個少年,「若不是學號是單數,我也以為你是女的呢,原來是隔壁班的娘娘啊…」一起哄堂大笑了。

(該學校學號男生是單數,女生是雙數)

「林永幸,不要說了…」他身後的同學拼命拉他。

Chocolate 之七 戰車(上)

之七 戰車

他在小時候,吃過一次純巧克力。

爸爸從德國帶回來的,全家人都覺得太苦。只有他被那種接近恐怖的美味電到。怎麼說…身心都要被融化般,蝕骨的香氣。

後來他成為一個喜歡吃巧克力的男孩子,但再也吃不出當初那種戰慄的感動和芳香。

都是贗品啊…他愴然若失。可惜那時候真的太小,問爸爸,爸爸也不記得是哪家的巧克力。

他還是偏好純粹的巧克力,完美誘人的光澤,保留那種濃郁的苦與甜,和諧的交織在一起,其他調味都是邪道。

Chocolate 之六 戀人(下)

或許是,即使是他,也無法控制夢境中的自己,對著這個太像人類的夢魔,說起他和霜女的點點滴滴。

修煉初成的劍仙,邂逅了有半神血緣的天神侍從。在那個渾沌的時代,並不是什麼罕見的事情。

想想也只是點點滴滴的小事,但在記憶中無比鮮明。有時是他御劍抱著霜女與雲霧偕行,有時候是霜女張開霜雪的翅膀抓著他飛上高山。

他吹笙,霜女奏琴。在無比龐大的建木之下,樂聲纏綿悱惻的直達天聽。

花、蝴蝶,碧陰陰的湖水。遼闊的森林或莽原,都有他們的足跡。

Chocolate 之六 戀人(上)

之六 戀人

荒蕪,空曠。天空烏雲密佈,閃過強烈的閃電和悶悶的雷響。

幾乎什麼都沒有。沒有生命,只有崢嶸到簡直猙獰的、光禿禿的石峰,在吹著淒涼風沙的沙漠中林立著。

在無盡冰寒的寂寞中,只有他仰望的戀人石像,發出一點點溫暖的光芒。

這就是他最常做的夢。理解戀人已死,卻怎麼也無法忘懷…的夢。醒來不會惆悵,只是讓眼中的死寂更深一點。

長生不老其實是種嘲笑呢。

但是今天的夢,卻有點不一樣。

Chocolate 之五 教皇(下)

第二天,導師看著艾兒深思,把她看得直發毛。

「約翰他們不知道在想啥,」導師嘆氣,「大概是看太多動漫畫幻想過度。」他搖搖頭,決定不說出來傷害小孩子的心靈。艾兒是魔女?哪來這麼沒出息的魔女…

但是約翰的提議還是挺讓人心動的。

「朱艾兒同學,妳有沒有信仰?」導師嚴肅的問。

啊?我這種不是人的傢伙會有什麼信仰?「報告老師,沒有。」

「那就好辦了。」導師放鬆了些,「朱艾兒同學,願不願意受洗,成為天主教徒?」

啥?我能受洗嗎?

Chocolate 之五 教皇(中)

[補]寫在前面:

所有情節純屬虛構(本來就是虛構的),如有雷同,純屬巧合。所有獎學金制度和動漫展和cos部份,不要跟我要求合理性。

補上聲明。

—-

八月初,暑假的學校突然熱鬧起來。

學校出借禮堂和操場給人辦動漫展,原本寂靜的校園一整個熱鬧起來,到處都是人。

艾兒非常興奮,「老師可不可以…」

導師慢騰騰的從卷宗堆裡抬頭,黑框眼鏡的光芒猙獰的一閃,「不可以。」

Chocolate 之五 教皇(上)

之五 教皇

還是跟以往一樣吵鬧呢,這家咖啡廳。

燕霄推開門,照樣坐在吧台。不過老闆的手藝不錯,把咖啡煮得非常有味道。所以他偶爾會來坐坐。

只是沒想到,向來空空蕩蕩的吧台,居然已經有人佔據了。只差兩個位置…然後他跟一個看似陌生的人相互敵視了。

「…密醫先生,跑來幹嘛?」那個人皺眉。

「為師者涉足學校禁止的不良場所,應該嗎?」燕霄冷冷的頂回去。

Chocolate 之四 皇帝(下)

到了門口了。

「等、等一下!」艾兒終於累積出勇氣,「那、那個…老師,我們只有一個房間,所以…那個,我先進去看看媽媽服裝是不是整齊…總之就是先儀容檢查!」

這孩子說什麼亂七八糟的…說得是中文嗎?

「先、先在門口等一下喔!」她緊張兮兮的衝進去,把大門關起來。

…在來客面前甩上大門是相當沒禮貌的,他可不記得是這樣教學生的!

Chocolate 之四 皇帝(上)

之四 皇帝

這是個很棒的早晨。

早上媽媽跟她講了兩句話,「早。」「一路小心。」這可是好久以來沒有的事情。而且媽媽還吃了一片土司和火腿、半個蛋和四分之一蘋果,食慾上的大進步!

美好的六月,燦爛的陽光!她咬著土司一路跑向學校,心情很是雀躍。

…但好的開始往往未必會有成功的結尾。

跑到半路上,烏雲密佈,下起傾盆大雨,將忘記帶傘的她淋成落湯雞。溼漉漉的到了學校,在教室門口擰裙子的時候,不知道是有意還無心,被同學的傘差點戳到眼睛。

當然不會有人道歉,她也明白。只是甩了甩淋溼的頭髮,就進教室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