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心的妓女

[舊文] 好心的妓女(終)

之後,阿宏會懷疑那夜是不是夢,彩香精力充沛的嘲弄他,活潑潑的過每一天。

只有非常偶然的,他會看到彩香陰沈的側面,靜靜的,像是被影子壓得透不過氣。

「你想太多了。」彩香喝了茶。微微的風梳著她的長髮。

他也覺得自己多慮了。

隔了幾天沒見到彩香,忙於工作的他,收到了彩香的信。

詫異的阿宏打開了信件,不知道有什麼說不出來的話需要寫信。

[舊文] 好心的妓女(四)

躺在床上,她的神經像是緊繃的弦,輕輕一撥,馬上會斷裂。

吞了口口水,狂跳的心臟還沒有歸位的打算。就只是夢,她安慰著自己,電話鈴響又讓她驚跳了起來。

「喂?」她的聲音還在發抖。

「還在睡?這麼好命?」母親嘲諷的聲音透過話筒,這麼長久以來,還是比惡夢還惡夢。

彩香嚥了口口水,望著牆上的鐘指著十點,的確是遲了。

「起來了。」她的聲音微弱。

[舊文] 好心的妓女(三)

接下去的日子,地獄不足以形容。阿宏找了一份夜間的量販店倉儲員的工作,除了白天的正職,晚上還要體力勞動好幾個鐘頭。

開頭一個月,他幾乎撐不下去。下班後,他癱軟在倉庫前面的鐵椅上喘,懷疑自己這樣的拼命到底有沒有用。

「我應該殺掉那個笨女人。」他自言自語。

「阿,殺掉自己的恩人,從小偷變成殺人犯,真的越來越墮落了。」

不提防聽到了彩香的聲音,他嚇得跳起來。

[舊文] 好心的妓女(二)

若不是在抽屜裡找到了這份陳舊的報告,他不會想起這件事情。

放棄記者夢這麼多年,他從最基本的助理幹起,今天也成了獨當一面的業務經理。

經理阿…聽起來多麼厲害的樣子,對嗎?

打開存摺,他疲倦的將手指耙梳過頭髮,這麼少?

他以為應該有七位數,結果股市替他「保管」了九成。雖然已經東挪西移的遮掩,但是,要怎樣逃過明天的查帳,他還不知道。

這一切,都是陷阱嗎?總經理的嘴臉還在他面前獰笑。

[舊文] 好心的妓女(一)

「妳為什麼要這麼做?」

「做?」斜倚在門口,胸口半露的她有些詫異的看著他,「做什麼?妓女?」

汗從額頭流下來,心裡暗罵該死的學長,為什麼要派這麼棘手的採訪題材給他,「呃,我的意思是說…什麼樣的行業都能夠生活…」

「何必自甘墮落到當妓女呢?」摀著嘴,「喔,現在的孩子都很天真可愛。」

搖搖頭,不想理他,「請讓開,我還要做生意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