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ocolate

Chocolate 之十三 死神

之十三 死神

春天的台北,總是滴滴答答的雨濛濛。

結果還是把高二快熬完了,人行道旁不知名的樹開了粉紅色的小花,不知道是不是櫻花。

或許是空氣裡帶著若有似無的香氣,才讓溼漉漉的雨天還有那麼點可愛。

來到外婆家快一年了…雖然外公外婆和堂表兄弟姊妹待她的態度沒什麼改變…但什麼都是可以習慣的。

譬如她越來越像人類,雖然有點營養不良。像是媽媽漸漸的好起來…雖然是偷偷吐掉假裝吃下去的西藥,和大叔特製的藥丸。

Chocolate 之十二 吊人

之十二 吊人

把完脈以後,燕霄默默的寫著藥單,淡淡的開口,「妳並不是痊癒了,不要以為能夠勞心。」

艾兒的媽媽垂下眼簾,微微的笑了笑,「也不算什麼勞心…只是接點翻譯的工作,以前做慣了,也並不是很趕…」

燕霄點了煙,呼出一口,「哪,表面上來說,妳吃了夢的碎片似乎能夠暫時彌補魂魄和心靈的裂縫…但終究那不是人類可以吃的東西。眼前有效,但效力會漸漸減弱…甚至會縮短壽命。」

她抬頭,眼神顯得很寧靜,「大夫,我並沒有什麼可以縮短的壽命。」

沈默降臨,燕霄默默的抽煙,不再說話。

Chocolate 之十一 正義(下)

果然,人類是群居的生物,沒辦法獨自生存。若是一直都是孤獨的,或許還能一無所知的忍耐,但若是嚐過友情的香氣,就再也沒有辦法回歸寂寞的黑暗。

雖然為了融入團體,必須裝傻和說些言不由衷的話。但同學會對她笑,友善的對待她,再也不會出現沒人要跟她同組,別開的目光充滿輕視和不屑。

她終於,像是一個普通人類女孩了。

和最她親近的小圈圈頭頭,是個爽朗大方到稍微誇張的女同學,不知道為什麼非常中意她,喜歡摟著她說「艾兒好卡娃伊」之類的,稍稍有點蠻橫,她也不太喜歡這種同性間的親暱…但還在可以忍耐的範圍。

Chocolate 之十一 正義(上)

寫在前面:

一切情節純屬虛構,如有雷同,純屬巧合。

一女中不是北一女,也沒有影射任何學校的意思。而且我只唸過商職,高中從來沒有唸過,也不曾取材,請勿任意猜測。

跟我抗議也沒用,牴觸了北一女的校友我也很抱歉,不過真的不是。

謹此聲明之。

之十一 正義

決定人生的第一道關卡,在考試後的暑假中結束了。雖然在身體狀態不太好的情形下…艾兒還是吊車尾上了一女中。

每天都要花很多通勤時間去上學,但是她的評價一下子提高很多。鄰居驚訝之餘,對她也稍微另眼相看了…畢竟能考上一女中真的很不容易。

Chocolate 之十 命運之輪

之十 命運之輪

命運之輪轉啊轉…像是水車,或是紡紗輪的聲音呢。我的命運之輪…開始轉動了。該怎麼辦?我該走哪條?呵,為什麼還猶豫不決呢?明明早就決定,只有那一條路了。佈滿荊棘的那條路…沒問題的。已經想得非常周詳了,找不到任何漏洞。不要害怕,堅強一點…這次…我一定要,好好的抓住這次的機會。

國三下學期,是孩子們面臨人生的第一個重要關卡,壓力也是史無前例的大…在他們太年輕的歲月中。

許多跟考試無關的課都用各種名義挪用或取消了,人生目標只剩下考上好學校而已。

Chocolate 之九 隱者(下)

每一科的作業都按時交,大小考試都沒考砸。但是對上他的眼睛,艾兒都會趕忙挪開。

這小鬼,故意躲他來著。

若不是隔壁班的導師氣憤的對他嚷了一通,要他好好管教朱艾兒的品行,他還不知道發生啥事呢。

笨學生。導師是幹什麼的?就是「有事鍾無艷」的角色。對小孩子來說,朋友和同儕認同比天還大,出了狀況,不會跟他講?太不把導師放在眼底了。

「朱艾兒同學,等等來生活輔導室。」導師冷冷的說。

艾兒點了點頭,卻只是低著眼看地板。

超不爽的。

Chocolate 之九 隱者(上)

之九 隱者

寒假即將來臨的時候,永幸滿臉淚痕的按艾兒家的電鈴,時間已經是八九點了。

面對驚訝的艾兒,他哭著說,「…爸爸媽媽要我轉學。」

啊,這一天還是來了嗎?

艾兒沈默了一會兒,抱著茶几上的面紙盒,「我們去小公園走走吧。」

一人一個鞦韆,慢慢搖晃著。冬天的夜晚,很冷,但沒有比他們的心更淒涼。

Chocolate 之八 力量(下)

第二天是禮拜一,打工日。

艾兒拼命的跑,結果還是太遲了點…大叔面無表情的站在門口,身邊扔了一堆煙蒂。

「…抱、抱歉…」艾兒勉強擠出笑容,大叔生氣的時候,像是龍捲風在腦袋上面盤旋。「我沒有忘記今天是看診日,其實大叔自己進去也行啊…」

「我是小偷?」燕霄略挪了挪眼神,就夠她毛髮直豎了。

「對不起。」她趕緊拿出鑰匙開門,「那個,因為有個叔叔拉著我哭,花了點時間安慰他…

Chocolate 之八 力量(上)

之八 力量

這是一個晴好的週日早晨。

提著小提琴箱的永幸才出公寓大門,就看到艾兒狂奔而過,出聲喊住她,「艾兒!去哪?」

「作禮拜!要遲到了…」她叼著一片土司,含混不清的說,「完蛋了,要趕不上捷運了…」

啊?艾兒是基督徒?還真看不出來…

「我騎腳踏車載妳啦。」他牽出腳踏車,「比較快。」

「我騎。」艾兒大喜,「坐好喔…」

Chocolate 之七 戰車(下)

又是一個被欺負的放學時間。

這些人真是不會覺得煩呢。無知得要命…完全不知道自己欺負的對象是什麼。人類啊…說不定就在這種無聊的欺負中,斬斷了自己未來的希望,或平添自己將來的災難。

這可不是一句「年少無知」就能敷衍過去的…

「拜、拜託不要這樣!」一個顫抖陌生的聲音傳出來,「別、別這樣,請住手!」

不說艾兒嚇了一跳,連劉少文那群都啞然了。一個纖瘦蒼白的少年,全身發抖的擋在前面,「為、為什麼要欺負人呢?還是欺負女生…」

「喔~」劉少文俯瞰著這個少年,「若不是學號是單數,我也以為你是女的呢,原來是隔壁班的娘娘啊…」一起哄堂大笑了。

(該學校學號男生是單數,女生是雙數)

「林永幸,不要說了…」他身後的同學拼命拉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