翩行者

翩行者 釋放(斷)

法爾是個不錯的室友。幾天以後,翩悄悄的下了結論。

他不但把環境摸熟了,甚至開始主動打掃起自己的環境,把自己的居所弄得乾乾淨淨的。

他既不煩人,也不黏人,安分的待在自己的屋子裡,偶爾出來外面看星星。這個廢村的屋子都環繞著一個很大的曬穀場,幾乎沒有光害,抬頭就是驚人的星光。

翩行者 釋放

四、釋放

睜開眼睛的時候,法爾有些不知道自己在哪。

昨天他跟翩回家,下了火車以後,兩個人岌岌可危的站在小小的滑板上,一路迎著星光狂飆回來。

是了。翩氣得沒再跟他說任何話,粗魯的將他的書包丟進一間空屋,就甩頭回自己的屋子去了。

翩行者–轉學生(三)

先到狐影的咖啡廳坐坐吧,不然她也無法回家。

一進門,狐影先是呆了一下,深深吸了一口氣,「很高貴的味道…妳身上怎麼有鳳凰的味道?」

他「滲漏」的非常厲害。陳翩疲倦的把書包一放,「給我杯白毫烏龍。」她放鬆了表情…面無表情。

翩行者 轉學生(二)

她在人間是個普通的高中生…最少她已經盡力堅持普通中的普通。為了當個普通人,她連高中都選最中間的那所…男女合校的高中。

蓋住膝蓋的百褶裙,雪白的制服,她嚴守校規嚴守到像個阿媽,連襪子都遵守個徹徹底底。

翩行者 轉學生(一)

轉學生

清醒過來的時候,陳翩無奈的拍拍頭上的塵土,望著屋頂的大洞。

清醒的時候她能夠壓抑能力,但是一但睡著…她的能力就會產生「容器滲漏」,就像這樣,炸了整個屋頂。

她初覺醒就先炸了半個家,不管爸媽怎樣掉眼淚懇求,她還是執意搬出來。她可不希望哪天醒過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替全家辦喪事。

翩行者 初相遇

翩行者-初相遇

「我最討厭出差了。」還穿著制服的少女,冷然的臉上有著一絲不耐煩,「我更討厭坐飛機。」

特使不安的望著她,求助似的望著隨行的翻譯。雖然是臨時從神學院的學生抓出來的,這位金髮碧眼的翻譯卻從容的微笑,天使似的溫柔,安撫了所有的人的心。

翩行者—水晶瓶般的容器(下)

陳翩轉了轉僵硬的脖子,拿起那份宛如天書的稿件,跟舒祈分了一半,瞟了瞟內容,隨便找了台電腦咖啦啦的打起字來。

「幹嘛?」舒祈也覺得眼睛酸澀,索性給兩個人都倒了咖啡。

「付住宿費。」專注的打著字,目不斜視的。

翩行者—水晶瓶般的容器(上)

在專機上,陳翩真的盡力了。她一直保持清醒,不管她覺得整個人疲倦到要散了,她依舊在漫長到令人發瘋的旅程裡保持銳利的警覺。

下飛機以後,她根本看也不看──甚至連試圖都懶惰──梵諦岡一定安排了接她的車。但是加長型豪華轎車要怎麼開進她要去的地方?

翩行者 之三

「高高在上,尊貴的邪魔啊!

我想要得君之力,永遠心意相通,永生永世不斷衰誓契!

高山陵平,江水乾涸,

寒冬有雷,酷夏飛雪,

天地渾沌無上下,才敢絕棄與君之約。」

翩行者 之二

「妳以為妳還是天界的翩行者?」眼前的應該是人類,眼神卻帶著野獸的瘋狂,「我早就研究過妳的死神鐮刀和屬性了!」抖出一段匡啷啷響的鎖鏈,「這是鎖龍鍊!當初應龍一族就是滅絕在這法寶之下!被桎梏在人類軀體裡的妳……還能剩多少法力?乖乖把妳的靈體貢獻給我吧~」他揮動鎖鏈像是揮動長鞭,疾然而至。

女孩面無表情的微偏頭,鎖鏈像是長了眼睛,回馳向她纖細的頸項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