瀲灩遊 II

瀲灩遊II 補遺 古聖神之一 艾爾(三)

沒有魂魄的生靈是活不了太久的,花兒還是死了。

就死在他膝上,再也沒有任何呼吸和心跳。他沒有哭泣,甚至沒有任何反應。他只求了掌管時間的深淵,幫他停住花兒最後的時間。

「…我可以找具無主的魂魄放進去。」脾氣兇猛怪誕的深淵對他特別友善溫和,「你要嗎?」

他漠然的搖頭,抱著花兒不會腐敗的屍體,將自己沈入無光的黑暗。

瀲灩遊II 補遺 古聖神之一 艾爾(二)

卑賤的侍女?或許是吧。

「她叫花兒。」自言自語的,艾爾對著虛空說。

趴在膝上的侍女還有一點餘溫。他停住了花兒的時間,或許是想保留一點點體溫。

憐惜的拂開她臉上的黑髮,酒紅色的眼睛沒有絲毫生氣。她的魂魄早就不在了,只剩下這個軀殼,這具屍體。

花兒。

原本應該是弋游的失敗品,誰也不要的畸形兒,我的花兒。

瀲灩遊II 補遺 古聖神之一 艾爾(一)

穿越過有形和無形的障礙,寒冷的霜氣凝結、成形,在黑暗中睜開極光粼粼的眼睛。

沒想到掌管大氣的艾爾會居住在這樣濃稠的無光中。

自從最終會議後,他和其他聖神還有交流,艾爾卻完全緘默。但在他們之中,艾爾的能力最深不可測,所擁有的僕從和神媒也最優秀。雖然請他出來似乎有點大題小作…但坦丁還沒尋覓到合適的神媒,其他聖神不是睡得太深,就是缺乏攻擊力旺盛的代言人。

瀲灩遊II 後記

漸微接到明信片,已經是五天後的事情了。

聽說上邪君接到明信片,差點把列姑射島翻過去,動用他所有的人脈和關係追查他口中的「死小鬼」。

但漸微卻什麼也沒做,只是反覆的看著明信片,看了整整一天。

明信片上乾涸的液體是淚液。兩個傻孩子,真是傻孩子。

瀲灩遊II 第九章(四)

臨上船前,瀲灩和鄭劾在一家破舊的汽車旅館,新聞正在報導這樁令人震驚的校園慘禍。最引人注目的是,居然發生在北都城,號稱任何傷生法術都不能存在的故天女都。

死亡人數高達117人,輕重傷234人,失蹤五人。瀲灩和鄭劾也在失蹤名單內。

他們愣愣的看著電視,什麼話也沒說,只是緊緊的握著手。

漸微叔叔…一定非常傷心。他們抵達這個陳舊的港都時,就吵過一架。瀲灩堅持要給漸微一通電話報平安,鄭劾堅決的反對。

「公共電話他查不到的!」瀲灩叫。

瀲灩遊II 第九章(三)

結束了?

瀲灩再也拿不住劍,匡啷一聲,掉在地上。鄭劾奔過來扶住搖搖欲墜的她,痛惜著看著她幾乎被掐出血的脖子,額頭上幾乎見骨的傷。

但他也沒好到哪去。他孤零零的喚陣支持,一方面要保住陣眼,一方面要持咒,又必須面對寒冰霜魄的爪牙。臉孔滿是皸裂的凍傷,牛仔褲破爛,手指和手掌一片血肉模糊。

瀲灩遊II 第九章(二)

隨著羅煞的戰吼,大氣裡所有的水分都一起共鳴,幻化成極寒的霧,甚至凝聚成霜、成雪,像是要將所有生靈的魂魄凍結一般。

瀲灩和鄭劾沒有交談,卻一起出擊。鄭劾誦唱著艱澀的符文,符鏈的每個環節宛如流星般飛射,瞬間落地形成法陣的基礎,他掐動手訣,呼喊著天地靈氣的幫助,逆轉被霜化的水氣。

瀲灩宛然春天的閃電,飛騰於空,完全發揮她當年劍俠的氣勢,長裙飛舞,在鄭劾的法陣加持下,展開她取回法力的第一場戰鬥。

瀲灩遊II 第九章(一)

第九章 殺生

校門就在眼前,他們還在零零星星的鬥嘴。只是到了這兒,逗趣的成份多了,火氣已經完全沒有。

這是他們私下的樂趣,從來到這個異界就沒改變過。

但瀲灩突然停下來,望著警衛室,沒有答腔。鄭劾奇怪的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…他沒有看到總是笑呵呵的老警衛,只看到一具冰雕似的屍體,大張的嘴和扭曲的表情,無言的述說他臨終時的強烈痛苦。

瀲灩遊II 第八章(四)

瀲灩和鄭劾都讓漸微收養,並且居住在都城裡,正式從高中唸起。

「倒不是要你們去唸什麼書,只是人類,總是需要同儕關係。」漸微溫和的說,「知識並不是學校的唯一目的,既然暫時還沒有回家的希望,那就試著在異鄉好好的生活吧。」

瀲灩遊II 第八章(三)

第二天,明峰和他們談了很久。雖然釐清了一些疑點,但反而陷入更大的謎團。

畢竟弋游即使在瀲灩他們的世界裡,也是種神祕的神人種族,所知甚少。瀲灩搞不好還比別人多了解些,而她多知道的那一點,還是透過靈界交流而來的。

「…我看,我們一起回都城好了。」明峰當機立斷,「我直接去問那個瘋子比較快…若他也不知道,找聖也比較近。目前只有聖能夠和十三夜聯繫不是嗎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