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變灰姑娘 第一章

第一章

楚楚一直覺得自己是個非常有職業道德的「解決者」。這是爺爺給的職稱。他常說,他這兒是便利商店,只是賣得不是「商品」,而是「服務」。

大大小小的麻煩交給他們來解決就好了。

「解決者」當然不只她一個,她還有許多見過面的、或者沒見過面的同事。只是他們這些年紀小一點的,不能像其他神通廣大的前輩,可以透過網路接案子,得乖乖來爺爺這兒報到而已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「不管大案子小案子,每個案子都得誠心誠意的盡力完成才行。」爺爺總是很嚴肅的說。

雖然她總是接些很小的案子,但是報酬也夠讓她有安全感了。所以,她一到公車站牌,就非常專心的看著爺爺給的資料,並且拿著光碟片忖度著,中午的時候得拜託老師讓她用一用電腦教室…

職業的敏感讓她警覺起來,一道陰影遮住了陽光,背陽的高大身影看不清楚面貌,卻有著一臉人畜無害的粲然笑容。

「妳好。」等看清楚了,來者西裝筆挺,不聽話的頭髮垂了幾綹在額上,讓他原本斯文俊秀的臉龐看來有些稚氣…重要的是,他的微笑。

那種沒有心機,單純而甜美的笑容,不知道為什麼,看起來有那麼幾分眼熟…讓人忍不住想跟他微笑起來。

「你好。」傻笑了一下,她猛然驚醒,跟個陌生人笑什麼笑啊?

「實在很冒昧…」他的語氣掩不住激動,眼睛直勾勾的望著她的鞋子…「請問妳的鞋子哪裡買的?」

楚楚心裡馬上警鈴大作,這人…該不會是爺爺的仇人吧?他們做這行的難免要招致別人怨恨,總是跟欺騙愚弄脫不了關係,手段也算不上光明正大…她也私下揣測過前輩不知道在做些什麼「大案子」…

憑著爺爺親手做的鞋就可以認出來?這人太可怕了!

「我在量販店買的。」她換上一臉的迷惘和可憐兮兮,「有什麼不對嗎?」

「不對!大大的不對!」那人激動的抓住她,「這優美含蓄的線條、這上等小牛皮!這紮實的手工!每個角度,都是藝術品啊!難道妳不知道…妳不知道…」

楚楚獃住了,悄悄的瞄了一眼自己的鞋…當然啦,穿起來當然非常好穿,非常舒服。但是再怎麼看…「這只是一雙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學生鞋。路上隨便哪個學生都穿這個…」

「不!我賭上我三代的名譽,這雙絕對是夢幻之匠的作品,『吉翁鞋』!」那人兇猛的搖她,「他在哪裡?吉翁在哪裡?告訴我,快告訴我!」

這個人…果然是爺爺的仇人!

她迅雷不及掩耳的用頭頂撞了那人的下巴,害他差點咬了舌頭,趁他鬆手的時候,快速逃逸,見他居然追來了,藍色百褶裙飛舞,楚楚一個漂亮的上段踢正好踹中他的胸口,在他雪白的襯衫上面留下一個顯眼的髒腳印…

嘖,長得矮就是這樣的壞處,上段踢應該踢的是他的鼻子不是胸口呀。

她慌慌張張的逃走,火速拉開路邊的計程車的車門,「叔叔,叔叔…」她馬上梨花帶淚,「那壞人想抓我,好可怕…嗚嗚嗚…」

富有正義感的司機沒看清楚,只看到那個穿西裝的小夥子像是餓了幾百萬年似的撲過來拍車窗。

「哇靠,光天化日抓女孩子!」他猛踩油門,狠狠地甩開還在拍車窗的「壞人」,「妹妹,免驚免驚。妳學校在哪?叔叔送妳去…真是歹年冬厚瘋郎…」

計程車司機不但將她送到校門口,看她哭得這麼可憐,硬是不收她的車資,揚長而去。

眨了眨眼,眼淚神奇的蒸發得乾乾淨淨。楚楚漾起甜笑。

想跟我百變楚楚鬥?她想起那個「壞人」,心裡冷笑,再去多修行幾年吧,蠢男生。

她收起甜笑,「整頓」一下表情,於是一個不起眼的、瞌睡兮兮的小高中女生,就這樣混入同樣不起眼也瞌睡兮兮的學生群裡。

只是她不知道,在遙遠南陽街,被她甩開的那個男人,愣愣的坐在馬路上許久沒動。

「日朗!日朗啊!」他的好友兼同夥人從驚駭裡清醒過來,衝過來啪啪的打他的臉頰,「你發什麼失心瘋啊?搞啥啊?幹嘛突然衝出去調戲人家小女孩…」要調戲也調戲個漂亮點的。

雖然說,他這個聖人似的好友終於開竅了,讓他頗感欣慰,但是也不要從聖人變成羅莉控啊。這轉變未免也…

「我抓到他了。」日朗清醒過來,欣喜若狂的看著白襯衫上面的髒腳印,「沒有錯的!興辰,瞧!這是吉翁才會用的鞋底啊!我終於找到夢幻之匠啦!」

興辰翻了翻白眼,本來扶著他的,又重重一摜讓日朗又摔回柏油路上,「別賴著不起來!我們上班要遲到了!」他忿忿的揮拳。

「哎唷…」日朗吃力的爬起來,「找到吉翁你不高興嗎?夢幻之鞋欸!喔天啊~」

「…閉嘴!你這鞋瘋子!」興辰忍無可忍的揮動拳頭,「你就是作這行的,還看不膩嗎?我是造了什麼孽了我…跟你同學還不夠,居然還被你蠱惑,一起做生意…而且還是鞋子的生意!饒了我吧!」

「你這是什麼話?」日朗很憤慨,「你知道吉翁是怎樣的嗎?他可是被譽為夢幻之匠,數百年來的神祕家族呢!他們神祕的傳承和優雅的製鞋技巧,到現在還有人傳訟不已…能夠擁有一雙吉翁鞋是怎樣的…」

興辰閉上嘴,讓他說個高興。長痛不如短痛,讓他一次說個痛快,總比讓他煩興辰十天八天來得好吧…?

嚴苛的打量身邊滔滔不絕的好友,真不知道他怎麼有這樣致命的缺點。從小功課好、體育好,品行優良,待人謙恭有禮;家裡又是望族,可以說是每個少女心目中的白馬王子。

但是這個白馬王子就是少了一根筋,對愛情遲鈍到不能再遲鈍。而且,令人非常難堪的…有可怕的「戀鞋癖」!

每次介紹女朋友給他,他挑剔的不是人家的長相或個性,而是…

「是的,那是雙線條非常優美、設計非常獨特的高跟鞋…」滔滔不絕的敘述鞋的品牌和歷史,歷年來令人印象深刻的鞋款,「但是搭配的糟透了,保養的更是慘不忍睹!這樣的主人…鞋子會哭泣的。」

…你是選鞋還是選女朋友啊?

「你去跟鞋子結婚好了!」不只一次這樣崩潰的對他大叫。

他的回答也同樣的令人氣結,「我寧願跟鞋子結婚。」然後萬般愛惜的保養他收藏的各款鞋子。

…林伯母,對不起。白吃了妳那麼多年的好飯好菜,真要辜負您的托付了。除非妳兒子愛戀的鞋子可以幫他生小鞋把,妳要看到妳的孫子,恐怕要等來世了…

向來樂天的興辰,悶悶的嘆了口氣。

打了個呵欠,楚楚進入了教室。

嚴肅的英文老師發完了考卷,目光銳利的盯著楚楚,她心裡一陣發毛,怎麼了?她考得不是太好但也不是太差呀。她已經很盡力的讓自己的成績保持在絕對中等,不要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了…

「楚楚,下課後到辦公室找我,順便把妳的考卷帶過來。」她冷峻的下了道懿旨,然後就開始上課了。

楚楚哀怨的闔上張大的嘴,乖乖的打開英文課本,開始祈禱別下課。該不會打工的事情曝光了吧?她們學校可是禁止打工的呀…

下課鈴響,英文老師目不斜視的走了出去,她沮喪的拿出考卷,拖著腳步跟在後面。

「坐下。」英文老師推了推鏡框,「英文小考的時候,妳一寫完就趴著睡著了。」

楚楚現在知道如坐針氈的感覺了,真的,真的很不好受。「老師,我…」

「妳知道妳為什麼只考了八十分?妳每題都會做,就是會寫錯一兩個字母。妳的分數都是這樣扣掉的!如果妳好好的檢查…」

呼。楚楚在心裡鬆了一口大氣。原來是這個啊…她搔搔腦袋,總不能告訴老師,她不能考得太差,也不能考得太好。若是比兩個異母妹妹優秀,她的苦頭可是會無止盡蔓延的。只能比她們差一點,卻也不能差到讓繼母被人說閒話,她可是費盡苦心的…

「楚楚,妳睡著了嗎?」老師冷峻的聲音驚醒了她,不大好意思的坐直。

「老師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…」聽到別人念經,她總是忍不住想補一下眠。

英文老師的臉卻柔和了起來,「…楚楚,我知道妳很辛苦。一切都要多忍耐。現在妳繼母…我是說,妳的媽媽,還要妳做那麼多家事嗎?」

「呃…」楚楚搔了搔下巴,「沒有啦…」

「我知道妳家裡的情形。」英文老師努力保持自己的威嚴,掩飾著她第一次聽到楚楚的不幸身世時,強忍住的淚。糟糕,好像有點鼻酸…「我聽妳家隔壁的范文英說,妳的媽媽…讓妳作家事做到三更半夜,還罰妳不准吃飯。是范文英的媽媽看不下去,通知了社會局,才讓妳好一些…」

她傻笑了起來,真是…誤會有點大。其實也只有那麼一次,她因為打工太累,恍惚的打破了繼母最喜歡的英國茶具,憤怒的繼母罰她洗廚房,她實在煩不過,趁范文英打電話過來問功課的時候吞吞吐吐了一下。

「…文英,我現在不能跟妳多說,我媽媽…會罵我。」一面故意用力刷地板刷得震天響。

「妳在幹嘛?妳的聲音…怎麼好像在哭?」這位單純的好同學愣愣的問。

「我要趕緊刷好地板才能吃飯做功課…」她的聲音好像泫然欲涕,「我、我沒在哭,我…我只是感冒了…」

「現在九點了欸!妳還沒吃飯?」文英叫了起來,「媽!媽~隔壁的阿姨不給楚楚吃飯啦~」

結果正義感過剩的范伯母鐵青著臉,帶著社會局的人上門來興師問罪。

從那時候起,她就不用作晚飯啦!繼母馬上去請了個菲佣,只是要她把房間讓出來。

「該不會這樣,妳也到處去說我虐待妳吧?」繼母冷笑,「這我可就左右為難了。讓身高一百七的菲佣去住樓上,人家說我虐待菲佣;讓妳去住樓上,人家說我虐待前人子,繼母還真不是人當的。」

「…媽媽,我很喜歡住樓上,是我自己要住的。」她怯怯的、謙卑的把東西都搬到閣樓。

關上門…她才敢露出滿臉得逞的甜笑。

萬歲!她可以跟煩死人的家事說再見囉!只是她沒想到會有這麼多後遺症而已。

輕輕咳了一聲,「老師,我媽媽對我很好。」

「…妳真是個好孩子。」嚴峻的老師拿下眼鏡拭了拭眼淚,「不管環境再怎麼艱困,妳都要好好努力。考卷要多多檢查,知道嗎?」

「我會努力的。」楚楚趕緊點頭,裝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。

這樣的可憐兮兮也讓電腦老師很感慨的將鑰匙給她,「家裡的電腦輪不到妳用嗎?我要跟楚邵皙說一下,她明明有電腦…」

「呃…不要吧,老師。」她慌張的打斷,「這個…我媽媽可能不會太高興…我可以在學校把電腦作業做完的。」

「再艱困的環境也要勇敢、堅強,知道嗎?」電腦老師虎眼含淚。

楚楚繼續傻笑,轉身伸了伸舌頭。其實當個可憐的孤女…實在滿方便的。

爺爺給的光碟片有完整的資料,楚楚輕輕的念著,「林紹璽…」這就是她的目標。看起來他追過的女孩子還真是多啊,不管什麼類型都有…

但是人有固定的愛好和特點。稍微歸納一下,就可以找出來了。

「爺爺,」她用學校的公共電話撥過去,「我要一件衣服和一些配件,剛剛已經用e-mail寄過去了,收到了嗎?」

老爺爺笑了笑,慢條斯理的,「我已經找齊了。配一雙半高跟的斜帶淑女鞋如何?」

「那就太完美了。」她笑了起來,「下課我就過去。」

掛上電話,她被跆拳道社的社長一把抓過去,「楚楚!跟妳說過多少次了,把眼鏡換成隱形眼鏡!每次妳打輸都是為了這副礙事的眼鏡!」

楚楚苦笑著求饒,「我都快上三年級了,這個榮耀的機會讓給學妹行不行?」

「說這什麼話?」社長的手勁扼得更重,楚楚開始擔心自己的頸骨會折斷,「志氣!這是志氣的問題!妳怎麼挨揍都不會哭,學妹隨便被捶兩下就哭得要死要活!丟臉啊~就算打贏有啥光榮的?妳給我聽著,大不了『下駟對上駟,中駟對下駟,上駟對中駟』。妳給我打前鋒,聽到了沒有?今天妳敢溜掉社團活動,我一定…」

「我也很想不要溜啊…」楚楚小小聲的說,「但是我媽媽她…」

「好了啦,不要為難楚楚了。」副社長趕緊上前解救,「下個禮拜比賽是一定要到的。妳跟妳後母…我是說妳媽媽溝通一下。她如果真的不通人情,我找老師打電話去關心,好嗎?」

楚楚仍讓那臉楚楚可憐的傻笑,看得讓人極不忍心。

等社長和副社長離開以後,楚楚鬆了鬆表情。大家都是好人…所以她才可以夾縫裡求生存。

在遇到爺爺之前,她完全沒有想到可以這樣若無其事的騙人吧?

她還記得那時候,她剛剛升上高中。是個怯懦、膽小,整天愁眉不展的小女生。繼母要她做什麼,她從來不敢反抗。繼母不准她交朋友、不准她跟別人說家裡的事情,她乖乖的遵守,唯恐遭受到更可怕的待遇。

的確,她連一個朋友都沒有。她實在太內向、太膽怯了。

那時候,她每天都會經過一家手工皮鞋店。她的鞋子是表姊不要給她的,不到半個學期,已經開口笑了。每天晚上回家,她都得用強力膠把鞋子黏起來,但還是越裂越大。

她需要一雙新鞋子,但是看到繼母冷冰冰的眼神,她又什麼都不敢說了。

只好每天望著櫥窗裡的新皮鞋,神傷自己的不幸。

「妹妹,妳要買皮鞋嗎?」終於有一天,皮鞋店的老闆跟她說話了。

她大吃一驚,望著這個白髮蒼蒼的老爺爺,哆嗦了半天才開口,「不…我我我…我沒有錢…」

老爺爺打量了她好一會兒,「要打工嗎?我可以把皮鞋當成妳的酬勞喔。」

那大概是她一生中第一次鼓起勇氣,「…什麼樣的打工?」

「妳什麼都不用作。」老爺爺笑了笑,「妳只要壞脾氣的看別的地方,什麼事情都不用說。要嗎?」

她接受了第一次的打工。也是第一次,見識到舞台妝是怎樣的神奇。在老爺爺的巧手下,她變成了另一個人,穿上了洋裝,照著鏡子…

她變成一個美麗的千金小姐。

「皺眉。對,用力一點瞪眼睛。反正等一下遇到的都是陌生人,妳可以把妳所有的不高興都表現出來。」老爺爺笑咪咪的,「有人拉妳的手,妳就用力甩開。若是妳無法招架的時候,就這樣說,『夠了!我再也無法忍受了!我要回去!』。」

「這樣…這樣就可以了嗎?」楚楚膽怯的問。

「沒錯。」爺爺點頭笑笑,「現在妳的身分是『不肯原諒外遇父親的女兒』,而那位父親因為重病要死了,想要見見他的女兒。」

楚楚愣了好一會兒,「…他的女兒…不來嗎?」

「他的女兒說,『我沒那種記不得我長相的父親。』。」

…這是…騙人吧?這樣真的好嗎?她握緊膝上的裙子,緊張到手底冒汗。

不知道為什麼,她做了。她跟著老爺爺去了那棟陌生的豪宅,這個家的氣氛…跟楚家是多麼相像啊…

「我把人找到了。」老爺爺輕輕的推了推她的背,「可以說是硬把她架來的。曉薇,這是妳父親。」他指了指在床上衰弱的男人。

楚楚用力的把頭一甩,看也不想看他一眼。

「曉薇…曉薇…」衰弱的男人顫著手,「讓我看看妳,曉薇…」

她沒說一個字,突然覺得心底有著兇猛的憤怒,壓抑多年的憤怒。

「曉薇,妳怎麼這樣?」旁邊的美貌婦人輕嚷,「他是妳爸爸呀。」

楚楚瞪了一眼那位美貌婦人,心裡大約知道她是誰…為什麼每個家庭的悲劇都這麼相似?她用非常鄙夷的眼神,打量了那個美婦,將臉一別,非常輕蔑的。

「妳這是什麼態度?」美婦嚷了起來,「若不是妳爸爸要見妳,我才不想讓妳走入我家大門!妳…」

「她是我的女兒!」男人痛哭起來,「曉薇,原諒爸爸…這麼多年來,都沒有照顧到妳…」

「你記得我長什麼樣子嗎?」她憤怒得幾乎壓抑不住,楚楚冷冷的說,「你真的記得我的長相嗎?」

「那當然,妳是我的曉薇啊!」男人伸著手,哀求的看著她。

不,他根本不知道眼前這個是假貨。

「夠了夠了!我再也忍受不了了!我要回家!我要回家!」楚楚吼了起來。她頭也不回的衝出去。

其他人想攔住她,卻讓老爺爺一擋,「這跟我們的契約不一樣。你要見你的女兒,你見到了。她若要走,」老爺爺拿起了帽子,「得讓她走。」

「我給你錢!我再加酬勞!曉薇還沒原諒我呀~」男人劇烈的喘嗽起來,「我一直都很內疚…」

「的確,沒有錢萬萬不能,」老爺爺把帽子戴好,「但是錢也不是萬能的。」

他走出門,扶起蹲在地上哭泣不已的楚楚,從容的開車離開那棟華宅。

一路上,他沒阻止楚楚的眼淚,只是溫柔的遞面紙。

「還想打工嗎?」老爺爺的笑容很和煦,像是不用說什麼,他都了解。

「…我還是不知道工作內容。」她呆呆的,「而且我每天的時間都很有限。」

「我們是解決麻煩的人。」老爺爺招呼她進店裡,慢吞吞的幫她畫鞋樣,「一定有適合妳做的事情,看妳願不願意而已。」

「…這是騙人的。」她不知所措。

「啊啊,大人都叫小孩子不能說謊。」老爺爺把鞋樣收起來,「但是大人是不是也在說謊呢?有時候,一點善意的謊言,可以讓事情進行的比較順利。重要的不是說不說謊,而是妳的出發點。」

哭過一場,她覺得,好像看到一個全新的世界。一個她有能力改變的未來。而不是受困於年紀、貧窮,和不幸的身世。

「我願意。」她點了點頭,「我願意來這兒打工。」

一個禮拜後,她有了一雙新皮鞋、一筆讓她嚇一跳的打工津貼,和勇於掌握自己未來的勇氣。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