話桑麻 之四(二)

離建醮只有兩個月,傾全村之力正在加緊排演。絲竹亂響,嗩吶鑼鈸,呼喝囂鬧,整個村落都籠罩在一片喜氣洋洋的歡騰中。

連陳秋都被徵召了。她八歲,離門檻還差點,今年是趕不上大醮了,但是五年後她也十三,說不得得在華蓋陣充個數,現在必須當個候補,也學著打打腰鼓,跟著排列隊形,跳跳舞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雖然私心覺得有些好笑,畢竟距離小學跳民俗舞蹈參加運動會的年歲真是太遠。但是人的年紀一但太超過,真的會有點老小孩的趨向,反而興致勃勃起來。說起來,她智商還行,這輩子的運動神經非常優秀,上手倒是不慢。

只有一個問題。

華蓋陣的正選候補,每個小姑娘都怕她。

其實陳秋挺斯文安靜,連高聲都不曾。但是從陣頭小娘子到候補的小姑娘,每個看到她自動會將聲量放低,連正在吵架的都會噤聲。至於為什麼,她們自己也不大明白。

只是陳秋看過來,微微皺眉,眼露些許不贊同,心裡就發慌。

有種…快要被長輩責罵的感覺。

對此,陳秋一無所知,她畢竟不是真的小孩。只是微微有點苦惱,聽說穿越一定要有死黨閨蜜…為什麼不照著規律走呢?

百思不得其解。最後只能歸納成,她不是主角,是反派的小炮灰…吧。

說起來,堂姊盼弟比她更有主角氣質,同在華蓋陣,其他的小女生更喜歡跟她一道啊。

陳秋偷笑了一下。是呢,盼弟真符合種田文穿越女主角的規格,去年秋末也落水過一回,該有的要件都有了…爹娘都是包子(軟弱),祖父母偏心,伯父伯母都是極品,堂弟是個霸王。

如果再做個蛋糕什麼的就齊全了。

結果她不小心看到堂姊盼弟避著她分戚風蛋糕給小姑娘們吃。她在心跳過速後,裝作不經意的套小女孩們的話,發現盼弟借了好姊妹家的灶間,做了這時代不可能出現的新奇糕點。

你知道的,一個活過八十歲又有奇異穿越經驗的老太太,心理架構異常堅強。雖然有時候會想太多,甚至誤解到迷宮狀態,但大體上是非常淡定的。

所以她既不會做出跑去跟疑似被穿越的堂姊認鄉親的蠢事,也沒有杞人憂天的焦慮自己會不會被拆穿,然後做出愚不可及的事情…

比方說拼命害女主角去死,好像自己上輩子沒生活在法治社會裡過似的。

借屍還魂嘛,有什麼。翻翻聊齋,翻翻唐人筆記,例子很多好不?從來沒有借屍還魂的倒楣鬼被燒死的記錄。自家兒女突然滿口胡話說自己是誰誰誰,第一件事情是請大夫,第二件事情是求神拜佛。

再不然就是流著眼淚認了。連那認定是被孤魂野鬼附身的,先考慮的也是找個高明的道士,實在沒救也就關起來養著。

只要他自己說已經好了,也沒有傷害家裡人,家人都很願意接納的。

更何況,她可不敢擋女主角的路。按照穿越定律,討厭女主角的人下場千篇一律的非常慘,女主角討厭的人,也不會有什麼好結局,完全順我(主角)者昌逆我者亡。反正以往沒什麼交集,未來她也絕對不想跟頂著主角光環的堂姊有什麼瓜葛。

天幸她討厭西點,所以完全不會做,沒能在廚藝上露出任何馬腳。

陳秋果斷不再深思更不再追究。

可陳阿嬤追究家裡的雞蛋為何神祕消失了。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