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ocolate 之五 教皇(下)

第二天,導師看著艾兒深思,把她看得直發毛。

「約翰他們不知道在想啥,」導師嘆氣,「大概是看太多動漫畫幻想過度。」他搖搖頭,決定不說出來傷害小孩子的心靈。艾兒是魔女?哪來這麼沒出息的魔女…

但是約翰的提議還是挺讓人心動的。

「朱艾兒同學,妳有沒有信仰?」導師嚴肅的問。

啊?我這種不是人的傢伙會有什麼信仰?「報告老師,沒有。」

「那就好辦了。」導師放鬆了些,「朱艾兒同學,願不願意受洗,成為天主教徒?」

啥?我能受洗嗎?

「受洗以後,妳的成績可以申請教廷獎學金喔。」導師小聲的說。

「…金額很多嗎?」艾兒也認真了。

「起碼妳一個禮拜大約可以少打三天的工。」導師豎起食指,「國三可是很重要的階段!」

什麼?那真是一筆很豐厚的獎學金了。額上的汗滴緩緩的滑下來,在對神父們的畏懼和大筆獎學金當中掙扎。

「…我能不能回去商量一下?」艾兒認真的看著導師。

導師也很認真的點頭,「這種大事,的確要跟家長商量…」他啞然的想到那個重度憂鬱的不靠譜母親,「…或者跟密醫商量一下。」那大概是艾兒媽媽的男朋友。看起來也是很關心她的。

「好的。」艾兒抿緊嘴唇。

當天晚上她就跑去大叔家,誠懇異常的問了。

燕霄無言了一會兒,「這該跟妳媽商量吧?」

「媽媽旅行還沒有回來。」她交握雙手,「大叔,只有你知道我的情形…除了我媽以外。可我和我媽什麼都不太懂…老師也叫我問你。」

喂喂,為什麼都賴在我身上?他有點不爽。但是略微思考以後,感覺卻更不爽。教廷勢力在這島嶼很微弱,事實上不歸他們管。跨區作業就算了,武力上拿他(和那個皇帝導師)沒辦法,就想來陰的,還奉上誘人的餌。

偏不讓你們如願。

他隨手取了張黃紙,瀟灑的畫了張符,彈指燃燒,化在茶水裡,往艾兒一推,「喝。」

「咦?」艾兒想抗議,但是看到大叔從髮隙瞪出來的眼神,苦著臉喝了下去。

「受洗就受洗吧。」大叔微微獰笑,「當天我會去觀禮。」

於是艾兒糊裡糊塗兼莫名其妙的受洗了,西裝筆挺的導師和落拓的大叔都在場觀禮。當她雙手合十跪著接受神父往她腦門澆聖水,卻一點變化也沒有,在場的神職都驚噫了,除了約翰神父以外。

約翰神父對著燕霄微微笑了笑,燕霄挪開眼神,輕輕的冷哼一聲。

沒辦法,要安撫同僚與教廷的魔女獵殺令,同時顧及老朋友頑固的反對,只能提出這個沒有辦法中的辦法。

果然,雖然是魔女,到底還是亞歷山大的學生,和劍仙庇護下的魔族。是能夠受洗的。主的榮光澤被眾生,不會把心地純潔的魔女排除在外。

後來他親切的和艾兒談了一會兒,送了她一本聖經。

「很高興妳願意來,從此我們就是兄弟姊妹。」他笑得溫暖和煦,望了一眼十幾步外,和燕霄鬥嘴的導師,「亞歷山大是我以前在國際少年團契認識的…說是團契,其實就是某種夏令營…沒想到他會成為國中老師。」

「咦?老師小時候是什麼樣子的?」艾兒眼睛發亮。

「哈哈…是個個子很小,黃黃瘦瘦的少年。但是氣勢很強…噗。」約翰努力忍笑,「從以前到現在,都是不會打架的身材。」他陷入回憶中,「但誰也不會想跟他打架。有個美國少年跟他言語上有點衝突,打了他一拳…」

那個瘦小的東方少年,踉蹌了一下,猛然站穩挺直背,怒視著,用著半生不熟的英語冷聲睥睨,「你是小學生嗎?使用暴力就是男子漢?原來你對男子漢的定義也就這樣而已!我真不想承認這會是我的同學…就算是短時間的同學!不,我甚至不想承認我認識你!」

「後來誰也不想跟他打架。總覺得…在一群少年中,他是睥睨群雄的大人。唯一可以勉強反擊的,只是將他取個綽號,叫他『陛下』。他也只是哼了一聲轉頭。原本以為,他會成為某個領域的國王,如他的名字般…」

「他是啊。」艾兒笑咪咪的,「每個讓他教過的學生…不,連沒被教過的學生,都會覺得他就是獨一無二至高無上的皇帝吧?對我們的影響之深,絕對不是任何一個統治者所能及的萬分之一。連學校最可怕的不良少年,讓他一瞪,都會乖乖繞道走…」

連她這個不是人的夢魔,都不敢跟他唱秋…即使是夢魔絕對領域的夢境。

「而且,他在我的塔羅牌占卜裡,真的是『皇帝』,『the Emperor』。」

沒錯。就算是國中老師,也是獨裁專制又理性的皇帝。若不是對亞歷山大的信賴,未必會這麼費力的為他的學生想盡辦法吧?

「那麼,為什麼妳願意來呢?」他溫柔的看著小魔女。

艾兒張了張嘴,要說獎學金太豐厚?因為大叔掛保證?好像都對也都不對。最主要的原因是…

「約翰神父的代表牌是…『教皇』。慈愛,和煦,援助…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從牌面『舀』出意象的時候,會冒出拿劍的教皇…但我相信那不只是拿來殺生的劍,而是改革的劍。就跟老師一樣,不管將來您會是什麼職位,終究還是拿著劍的教皇。」

約翰神父的眼睛緩緩睜大。這是對誰都沒有說過的宏願。他認識亞歷山大之後,對中華文化產生了濃厚的興趣,後來還特別學了中文,甚至跑來亞歷山大的家鄉旅行過。驚愕這個小島的天主教徒本土化的那麼和諧。

教廷不能再這麼固步自封,排除異己了。需要改變,更容忍異己,更包容,像中文裡說的「海納百川」,才能真正的將天父的慈愛傳播出去。

他越在體系中,就越堅定這樣的志向。

「…謝謝。」沒想到最能理解他的,是個小小的魔女。

「我喜歡約翰神父。」艾兒笑得粲然,撲到他懷裡,「你一定會成為拿著劍的,真正的教皇!」

其實,跟普通的小孩子也沒什麼兩樣,不是嗎?他輕輕擁了擁艾兒…

然後被強烈的、醇厚的香氣襲擊了。潤澤深沈的膚色,毒品般99.99%的巧克力。口腔自動的分泌出唾液,很、很想咬一口…

盯著她的光滑如極品巧克力的脖子,動彈不得。

「她可只有十歲。」劍仙冰冷的聲音,終於把他的理智給撈出來。

燕霄不耐煩的把艾兒拎著領子拖出來,「不要戲弄大人,笨蛋!」

「我不是戲弄啊!我真的喜歡溫柔的神父嘛!」艾兒抗議,卻讓導師彈了一下額頭。

「都快國三的人了,還這麼愛撒嬌…太幼稚了!」導師對她吼,又開始訓話了。

不愧是劍仙和皇帝,居然可以若無其事的…在這樣的魔樣香氣下生活。約翰苦笑,果然他還差得遠…

「那傢伙…不是有意的。」燕霄從髮隙中看出來,「只是夢魔輕浮的天性。」

約翰笑笑,「有個東方男人,到處宣揚這裡有個夢魔,傳到教廷那兒了。那個人叫赤松的樣子。」

「…我明白了。」

很久很久以後,約翰神父果然當上了最年輕的主教,之後還真的當了最年輕的教皇。一直是個溫和改革派,教廷在他的領導下,氣象為之一新。

這位最年輕的教皇不挑食,唯獨對巧克力敬謝不敏,一生再也沒有吃過巧克力。


感謝您若您願意當我們的乾爹乾媽,請見此小額贊助說明
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!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有莫大的鼓勵。
←歡迎餵食(這是快速打賞連結,金額可自訂),詳情請見說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