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謂道(二)

花了一年造訪,被困者才願意跟碧雷說話。

她的「語言」非常奇妙,無聲的在腦海中迴響,充滿一種甜美卻暴躁的震顫。她說,她的名字是「翡綠思」。

當翡綠思提到自己名字時,碧雷看到一種兇猛的生物。展翼可以撲天蓋地,又像是鳥,又像是蛾,正在追逐她從來沒見過的巨大爬蟲。

帶著濃重死亡氣息的美麗。

「對,就是這種東西。」翡綠思露出冷笑,血絲從微彎的唇角蜿蜒流下。「我沒有什麼可以給妳,妳也不用再來了。」

「我也沒要什麼。」碧雷心平氣和的回答,「妳被拋在我的領地,我就不能坐視不管。」

「唷,」翡綠思出言諷刺,「妳管得了天下事嗎?」

「若妳是大道平衡的一部分,我就不管。」碧雷靜靜的看著她,「但妳既然不屬大道平衡,我就可以隨我心意。」

翡綠思第一次正眼看她,眼中發出鬼火似的光芒,碧雷只覺得一股陰寒冰冷入侵到她的心底。不過,她並沒有抗拒,任由翡綠思用這種詭異的方式「窺看」。

「…你比妳的同類多活了好幾百年。」她彎了彎嘴角,「你們這兒管蛻變叫『成仙』?」

碧雷的平靜湧起一絲訝異。她細想了一會兒,「我不算修仙。」

「哦?」

她寬容的笑,「姥姥說,這是老天爺賞飯吃。」

翡綠思認真的看了她一眼,終於放下冷漠和敵意。「這是啥地方?妳又是幹什麼的?」

「很久很久以前,這裡是越國。」碧雷認真的回答,「姥姥是越國最後一個王巫,我是她的最後一個弟子。」

「說給我聽。」

經過長久的戰亂,越國衰敗而亡國。

戰爭蔓延如此之久,久到男丁幾乎都在戰爭中死亡。國破之後,王巫帶著一群女人躲到深山,免去戰敗國的侮辱。

幾百年過去,這些女人漸漸衰老,一個個的死去。王巫以為她是最後一個遺民,無人可以收埋她的屍骨,卻意外收養了一個被拋棄在深山裡的女嬰。

當她抱起那個不哭不鬧的女嬰時,天空橫過一道碧綠的閃電,然後轟起巨雷,於是王巫將她取名為「碧雷」。

她將畢生所學都教給這個孩子。即時越國滅亡了幾百年,她們依舊是越國的巫女,鎮守山林大澤是她們的使命。

「…後來有道士在我們山裡結廬,」碧雷告訴翡綠思,「我才知道我算是以巫入道的修仙了。」

翡綠思笑了一下。「這個好玩。沒想到那兩個衰敗遺族倒弄出這麼個仿造品,仿得還滿像的。」

她輕蔑的聲音在碧雷腦海裡滾動,「連蛻變的法門原理都仿了去…他們自己都還沒參透,真是好大的膽子。」

「我不懂妳的意思。」碧雷說。

「當然,妳是那兩個笨蛋胡搞瞎搞後的實驗品後代。創了世界就自以為大神啦?差得遠!沒有領航器就哪兒都不能去的失敗者!」翡綠思罵了起來,碧雷幾乎都沒聽懂。

但她靜靜的坐著,只是專心的聽。既沒有困惑,也沒有因為聽不懂而產生的羞愧。

就像當初道士告訴她,她們越巫的服氣是種修行法門,她是個修仙者時相同。知不知情,都沒有什麼兩樣。

生存於天地間,不管花多少心思,人生而無知。即使是最聰明的人,知道的也只是極小的一部分…相較於無垠的宇宙和時間而言。

她平靜的接受這種無知,承認自己無知。但所有追求知識的人都令她感佩,所以她慷慨的將服氣的法門教給道士,並且婉拒任何禮物和榮耀,靜靜的住在這座大山。

繼續撫慰山靈澤神,祈福禳災。在不妨害平衡的狀態下,照顧每個生靈,無論人類或眾生。

這是她的使命,也是她快樂的源頭。

相處了幾年,翡綠思對她越來越有好感。「喂,碧雷。」她終於友善下來,「妳若想要『知識』,我可以給妳。妳若想知道這個世界的緣起,我大約也知道。」

「我不需要。」她溫柔的婉拒,「我不需要知道,我生活在其中就可以了。」

她的回答讓翡綠思啞然片刻。「…那兩個白痴倒是意外的製造出令人驚訝的族群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