洞仙歌 之十三

我剛開始的時候很嚇人。

頭回看到銅鏡時,我差點嚇死。什麼叫做雞皮鶴髮,總算是見識到了。而且知道鏡中人是自己,更是考驗心臟。我仔細看了很久,納悶無窮怎麼親得下去。聽說我當日比這時候還老多了,他的美感難道比我還慘?

後來他發現我看著銅鏡會眼淚汪汪,把屋裡所有的銅鏡都化成粉末了,讓我非常無言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更無言的是,這次純屬誤會而陰溝裡翻船,我又衰弱到比沒修煉的人還慘。藥材欠缺,虛不受補。無窮非常自在的動用八王爺的權勢,滿天下找珍貴藥材,我每隔一個時辰就得吃據說一碗五兩金子的藥膳,真是吃得心驚肉跳。

而且他還堅持自己餵,他住的地方是絕對不留任何人的。

我開始擔心,這次大戰是不是打壞了他的腦子,整個反了天。他對我真是溫柔備置,體貼入微。好不容易用開心農場培育出來的高貴藥材,他沒先去治他沈重的

傷,而是先冶煉了一爐天顏丹──珍貴但沒大用處的藥丹,主要是青春永駐用的。

「…你若很討厭對著我這張阿婆臉,我可以帶面紗。」我小心翼翼的問,不時興這樣浪費藥材吧?離緣草是天元丹的主藥材,培育千年才有基本效果。發芽率很低,即使是開心農場全力培育,活不到一成。

他不治好自己的內傷,弄什麼天顏丹?

「妳什麼樣子我都喜歡。」他含情脈脈的說,還巴噠一聲在我額頭親了一大口口水。

…我想陸修寒一定一心求道,沒把過半個妹。他們家小四會這麼笨,都是本尊的錯。

「我們現在好像在演『霍爾的移動城堡』。」吃了一顆珍貴的天顏丹卻沒起效果,我很感慨的說。

的確,我的問題是真氣喪失個精光(說不定還倒扣),天顏丹要等我將虧損補回來才有用。我很心疼那些打了水飄的珍貴藥材。

「霍爾是誰?」他的聲音冰冷下來。

其實我也沒看懂那部動畫,從頭到尾我只有一個感想,「霍爾好帥」。不過我很擅長見風轉舵,瞧老闆不高興了,趕緊把「霍爾好帥」替代成「無窮好帥」,果然讓他眉開眼笑。

他變得如此好哄,讓我又糊塗又惶恐。不知道幾時要變天,這傢伙跟春天一樣。

但這位變態的「春天」,卻浪費他的真氣治我的傷,讓他自己的內傷拖得更久。我說了幾次無效,有回真的發火了,破口大罵了他幾分鐘,心底想破罐子破摔了,被報復也認了。

他卻眼角含淚一臉欣慰的抱著我前後搖晃,超噁心的喊了幾百次「鸞鸞」,高興的一整天走路都會飄。

…他真的把腦子給打壞了!

「你還是快把傷治好吧,我求求你!」我嚇得聲音都發抖了,「老大,我現在只能靠你了,你有個不好我怎麼辦啊?」

他連話都說不出來,握著我的手用力點頭。臉孔很可疑的發紅暈。

…人有大夫,獸有獸醫。這個修仙的半仙,該看哪一科啊?

懷著這樣忐忑的心情,我們在八王爺府待了半年。在我看到丹藥就想死,起碼吃了幾罈子以後,我乾扁的皮膚終於恢復了十三四的彈性,那顆天顏丹終於發揮效果…我都不認識我自己了。

這技術傳到二十一世紀,我大約會比比爾蓋茲還有錢。他的客戶群都躲著想用盜版,我的客戶群幾乎可以囊括全人類了。

但我看了很不習慣。一副狐狸精的樣子,我都不敢笑了。

「…你覺得這樣好看?」我問無窮。

他端詳我半天,「跟以前差不多呀。眼睛鼻子嘴巴都有,就少了皺紋。」

我好歹只是美感痲痹,這傢伙是美感癱瘓。我想就是我把臉燒糊了,他也只是告訴我多了點疤而已,沒感覺。

這半年是我到這鬼世界以來,唯一沒有中毒、跌倒、被欺壓欺負,活得極度大小姐的半年。

剛開始還可以說是因為救了無窮他心生內疚,堅持這半年下來也很不得了了。我一直沒搞懂是為什麼…每次問他,他都理直氣壯的說,「妳是我的鼎爐,當然要待妳好。」

「但我以前也是啊。」我覺得跟外星人真有溝通不良的問題。

「妳通過考試了。」他摟著我笑。

「什麼考試?」我越來越迷惑了。

他從來沒回答過我,只是又親得我滿臉口水,還不准人擦。

想了很久,沒想通。後來我就看開了。那些複雜的人事物,關我什麼事情?反正無窮不會把我丟掉,我樂得混吃等死。我前生攤上一個更不靠譜的娘,還不是相依為命的很愉快?無窮是精神分裂了點,只要不欺負我,其實也是很可愛的。

大概我的命就是適合不正常人類。既然無窮說我是他的鼎爐(侍女就侍女,什麼鼎爐),那就算是好了。他照顧起來又不麻煩,就有點像黏人的大孩子罷了。不過他不知道是不是演上癮了,很適應「八王爺」這個角色,裝得一副謙謙君子樣,頗有威嚴。

想想他沒機會像個人似的接觸紅塵,這說不定是個好機會。

至於我,傷癒後,無窮讓我公開亮相,成為他府上的第九個姬妾,還是最寵愛的那一個。

我想,不寵愛我也不行。讓人知道八王爺連接吻都不會,恐怕立刻就露了餡兒。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 ♥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