洞仙歌 之二十

就在無窮正在積極準備選個好日子讓八王爺「死」得名正言順時…傀儡朱瑛卻悄無聲息的出現在我背後,差點把我嚇死。

…雖然煉體三四年,外表堂堂的傀儡王爺還是很有點陰風慘慘…必須的,就算是個白面書生型的美弱小受,根本還是個鬼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「那個,」我遲疑的開口,「無窮不是跟你說好,把傀儡體送給你嗎?」反正都要詐死離開樂王府了,和小受的合約也就不甚計較,提前終止了。

我以為他會很高興,畢竟餵養虎狼不是個輕便的好差事…哪知道他悶了幾天,突然一臉憂鬱春傷的來尋我。

「我…我不敢打擾無窮大人…」他弱弱的說,「鸞歌姑娘…能不能、能不能請妳跟無窮大人提一提…」他支支吾吾了半天,才紅透了蒼白的臉,聲如蚊鳴,「讓、讓我…代替他留在樂王府?」

我把手上的丹瓶給摔了。幸好材質是寒玉,很堅固。

上上下下的打量他,我真不敢相信。他每個白天都在地下室沁著半滴淚,被這群女人榨得極慘,居然還有勇氣留下。

我想過每一個可能…但都不太可能。只好含蓄的對他說,「…那個,小受,雙修不是這樣修…除了被搾乾,不會有任何進度。」

八個,八個啊!一夜一個就已經很吃力,有時候還會遭逢兩個或三個…女人爭寵起來很恐怖的,什麼生病摔跤都會去「王爺」過夜的院子敲門喊人。

想想這種夜夜春宵根本不是享受而是受罪吧?我真不能想像為什麼男人會喜歡這樣折騰自己…不要提什麼一滴精十滴血,光光腰關節的磨損就很驚人吧?就算不會腰關節磨損導致骨刺的書生鬼魂,也被榨得夠嗆…

不要說我這女人膽寒,無窮那個陰險狡詐膽大包天的傢伙,知曉真相之後,也對這群女人禮遇有加,非常敬而遠之。

傀儡朱瑛不語,非常符合小受形象的絞起手指頭。扭捏了一會兒,他才很文人很氣質的長歎,「…這些婦人…也苦得很。萬一樂王爺『不在』了…她們未來怎麼辦才好?連個頂門立戶的子嗣都沒有…」說著就紅了眼圈。

坦白說,他這麼弱受,我的雞皮疙瘩是一層層的疊加,忍不住打了個哆嗦。「可、可你是個…魂魄。」我絞盡腦汁的回答,「要讓女人生孩子,起碼要修煉成靈…我想她們是等不起的。」

我已經盡量含蓄了。照他的資質,沒個三五百年不能成材。但這群女人哪裡等得了三五百年…三五十年都等不了了。

他低頭甚久,才面沁霞暈又哀傷的說,「也就耽誤半百年華…反正我已經死過了。這些婦人…是我的、我的妻妾。」他聲音越來越小,「我只管她們平安的闔了眼…其他,哪裡,能管得了…」

這瞬間,我突然覺得自己的雞皮疙瘩很沒禮貌,很值得羞愧。這個娘炮弱受的形象瞬間高大起來,讓我肅然起敬。

他說,那些婦人,是他的妻妾。跟他同床共枕過,不能隨便拋下不管。即使被榨得要死要活,也沒泯滅掉他的責任心。

男人,有些還是有良心的。

可惜不是無窮那種變態,就是傀儡朱瑛這種死人。原本瞧不起男人的我,都忍不住惋惜了…世事古難全啊,男人也不能講究十全十美了。

就是真的很感動,所以我費盡唇舌說服了無窮,讓他拖了段時間裝病,並且教教傀儡朱瑛怎麼當個「樂王爺」。

於是我常常看到無窮額角冒青筋的暴跳如雷,傀儡朱瑛沁著半滴淚絞手指。無窮數不盡多少次想乾脆放火燒樂王府,省得要教這麼笨這麼娘的蠢學生。

最後還是我用了武俠小說的經典精髓…墜崖!

一墜天下無難事。雖說沒有武功祕笈和美女,但腿都折了,人也摔個「舊傷難癒」,這樣皇帝也不好意思差遣養傷中的八皇子,鶯鶯燕燕想上演愛情動作片也能體諒一點男主角,讓小受的工作量減輕許多,還不太會露餡。

所以說,經典之所以會是經典,就是有其顛撲不破的定律存在。果然墜崖後,傀儡朱瑛飾演起病弱樂王爺一點破綻也沒有,從來沒有人疑心過。反正他不出大門,那些高人跟他沒有交集,也就看不破他的幻象。

很久很久以後,我才偶爾聽到「樂王爺」的軼聞。聽說一直臥病在床的樂王爺老來得子了…還是嫡子。我掐算了算,毛骨悚然,媽啊…樂王妃也該四十快五十了吧?超高齡產婦!

我糊塗了,這樣的年紀紅杏出牆未免太晚…?

更久以後,我跟無窮又偶遇了朱瑛一次。我很好奇的問了這件事,卻讓他勃然大怒,嚴肅的斥責了我一頓,並且捍衛他妻妾們的清白。

「…那小孩子是怎麼來的?!」不要告訴我,樂王妃是聖母瑪莉亞之流!

這個修煉已久的魂魄化靈紅了紅臉,異常嬌羞,「我幾十年的修為,全化成那顆種子了…」

…不騙你,我真的被雷倒了。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 ♥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