洞仙歌 之三十二

我以為閉關十年百年已成常態的無窮會表現的比較平靜,事實不然。等知道錯打了我的屁股以後,立刻輕聲軟語的道歉,又化身為袋熊之類,把我抱在膝蓋上非常親暱,蹭得我脖子直發癢,笑個不停。

「別這樣!」我用力推開他的頭,「有什麼好聞的?你狗啊?!」

「鸞鸞好香,」他一臉陶醉,「有花、青草、風的味道…生命的味道…」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…別告訴我,你修著修著,仙沒修成,修成吸血鬼…喂!不要用牙齒磨我的頸動脈!

被他輕咬了好幾口才滿足的放過我,偎著我嘆息,「以前,從來不覺得閉關有什麼。」他嘴唇動了幾下,卻沒能說什麼,只說,「以後閉關,哪怕是要禁錮妳,也要把妳拖進來一起關著。」

「…無窮,你這樣很變態。而且違反了三不原則!」

「那迷魂術好了,這不違反三不原則了吧?」

一如既往的據理力爭,當然也是毫無結果的擇期再議。他很心滿意足的讓我服侍著入浴沐髮,低著頭半閉著眼睛等我梳理…雖然修仙者到他這程度根本不會髒。

但他就是喜歡這樣。甚至晚上也沒打坐啥的,而是抱著我cosplay熊貓,很難得的像個凡人一樣睡覺。

這樣…可以嗎?

無窮是個有自我統合困難的喜憨兒,用一種非常扭曲不自然的方式「成人」。修仙,不是要心無掛礙嗎?這樣…真的可以嗎?

我從來沒有想過這類問題。我猜無窮也還沒仔細想過…但短短十年,他就眷戀成這樣…無窮,真能一心不亂的修下去嗎?最後他會做怎樣的選擇呢?

畢竟,在我之前,不管是他自己也好,陸修寒的記憶也罷,他都不知曉「情」的滋味。最初總是最美的。

但是…修仙歲月久遠,閉關的時候可多著。我也不知道我能走到哪一步…但我們不可能同步閉關吧?會常常錯開,不可能一直在一起。

雖然很變態、很神經,但他這樣眷戀依賴,也養成了我的眷戀依賴。我能忍受長期的別離…

但他能夠麼?他能喜歡我喜歡到什麼時候?

我承認,我對男人依舊沒有信心…太多負面教材了。即使是無窮…我對他的信心也不太夠。

可我也不敢再繼續深想了。算了,罷了。暫時注視著此時此刻、眼下。

但無窮是個敏銳的傢伙…就算是個變態喜憨兒。「鸞鸞,怎麼了?」一面往著被禁錮依舊咆哮的阿花頭上澆水,一面疑惑的看著我。

…我表現的那麼明顯嗎?

「如果,我和修仙,只能選一樣,你會…怎麼選?」我還是很蠢的問了女人最愛問的蠢問題。

「這還要問?」他表示訝異,「當然是妳啊。他…我是說陸修寒想修仙,只是想俯瞰眾生而不想被俯瞰…但那是他又不是我。老二威脅到我的生存了,而且也習慣了,所以我才一直修下去。」

他粲然一笑,「現在我知道為什麼我想修仙了…因為可以活很久啊。一直一直,跟鸞鸞在一起。」

好吧。我知道男人本性是朝三暮四的傢伙,誓言都得當娛樂聽聽就算。但我也挺白癡的,聽得心醉兼臉紅。「那個…」我支支吾吾了一會兒,「我不一定修得成。」

「沒差。」他聳肩,「以前還怕魂魄不好追捕,現在妳都凝嬰了。元嬰抓起來簡單,還可以泡在藥液裡涵養…練個百兒千年的,就算練不成散仙,我也可以把妳制器成劍靈嘛!永遠永遠,都在一起呦~☆」

…變態。

誰會希望死掉都不得安寧的泡福馬林當標本啊?!還是個元嬰標本我的天…運氣不好還會變成劍靈!

「所以囉,我會好好修仙。鸞鸞要忍耐唷,短短的分離是為了永遠的在一起。」他含情脈脈的拉著我的手,眼睛閃閃發亮,「我知道妳很愛我…人家也捨不得。但妳要忍耐唷,千萬不要去找姦夫…不然會害我造殺孽的。我捨不得殺妳,會克制不住的連誅十族…」

「…只有九族。」

他笑得那麼純淨美麗,眼睛彎彎的像是月牙,「當然是連姦夫的朋友都一起殺光啊,湊個滿數。」

宇宙無敵洪荒最強前無古人後無來者變態中的變態。我突然希望…他趕緊變心。

不過短時間內,大概「希望」不會成真。我掐著他的脖子嚴厲至極的說明了「一生一世一雙人」的理念,他滿眼迷惑,「我想到妳找姦夫就覺得心疼得要裂開來,我怎麼可能去找姦婦讓妳的心疼得裂開來?鸞鸞我這麼愛妳欸。」

…啊?

「陸修寒…」我含含糊糊的問,「沒有,呃…共修?三妻四妾?」

「有爐鼎。」無窮點頭,「用完就丟了。他覺得妻妾妨礙修行,所以沒有啊。」

…我的心情很複雜,真的很複雜。我不知道該不該感謝陸修寒修得這麼毫無人性,讓他家無窮沒得學壞。

後來我修煉就比較認真了…以渡劫為目標。能不能成仙還再說,最少渡劫沒過還有個終點…我想憑無窮這種變態之至的堅定和資質,成仙一定沒問題的…我寧可渡劫沒成打回輪迴,也不讓變態仙人陸無窮先生把我的元嬰掏出來泡福馬林。

光想到就夠讓人打哆嗦的。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