洞仙歌 之三十四

無窮出關後,跟著我在雲夢視察以前他們家老二留下來的法術痕跡,搖了搖頭。「嘖,傷好得也太快了…但很笨,缺少記憶也只是式神的料…如果是我或陸修寒,才不會送這麼個拙劣的法器而已,起碼也要做到覆蓋性廣域攻擊,或者是乾脆混亂雲夢大澤…反正啟濛地祇都衰老到很好欺負了…」

「…喂。」我目光不善的瞪著他。被他整怕了的阿花縮在我後面狐假虎威的發出嘶吼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「說說而已。」他悶悶的回答。明明答應我要尊重啟濛地祇的…這傢伙真是無時不刻不生壞心眼。

不過自負的無窮也很坦白,現在的他還打不過陸家老二。比起擁有陸修寒肉體和修為的陸家老二,無窮不但境界比不上,甚至更速成、根基更不穩。

據說,他們雖然有某種神祕的相互感應,但只能抓到大概的範圍…可若不是長期停留在某地,很難確定對方行蹤,如果不斷的在移動,就連大概的範圍都會混亂擴大。

他不想被陸家老二逮到,我不想牽累雲夢,所以我們離開,開始一面尋找天材地寶(偶爾還打劫…他堅持是反打劫),一面消耗他累積過多的靈氣、穩固境界,開始漫遊的歲月。

我們大約漫遊了有百年之久。其實我很喜歡這段旅行,每天都過得很有趣。認識許多人類和非人,在古老遺跡裡探險,一整個古墓奇兵起來,非常刺激。

而且楚巫簡的知識,並不是只作用在雲夢大澤所在的楚地,其他地祇也適用…我也因此認知到,即使衰老到沈眠極深,各地的「主人」還是個性個個不同。

坦白說,我還真的不是個好妻子。老公辛勤萬分的種田…呃,在百年剎那種藥草,偶爾停留都爭分奪秒的煉藥製丹,真是「誰知盤中飧粒粒皆辛苦」。我呢,則是到處遊蕩,試著和「主人」博感情,借感應鎖搭電梯,到處玩耍,通常都能討「主人」喜歡,很慷慨的送我珍奇的材料讓我糟蹋著煉器玩。

凝嬰之後就有三昧真火,加上各地主人不同形態的「借火種」,讓我實驗了很多有意思的制器法,毫不費力的重鍛了玻璃心和玻璃心二號,水準趕得上無窮從慧極星帶過來的飛劍。

但因為他極其勞苦,我卻是輕鬆玩出來的,據他表示,非常忌妒。尤其是不耗絲毫法力的搭電梯瞬移,更讓他每每見到都狂呼「變態」。

「你到合體就能瞬移啊!有什麼希罕?」我拉長了臉。

無窮居然瞪我,「誰會沒事搞瞬移?妳知不知道瞬移要耗多大的法力?太頻繁的運用瞬移是會噴心血的,還可能走火入魔!…」

「不知道。」我很坦白,「誰讓你們不懂禮貌?懂禮貌就會能跟主人借感應鎖搭電梯。」

無窮臉色發青的瞪著我,好一會兒才咬牙切齒的從牙縫裡擠出字來,「…我終於知道陸修寒為什麼那麼招人討厭…天才真是討厭之至的生物!」

「啊?」我被他搞糊塗了,無窮到底在說什麼?

但我發現他偷偷研究楚巫簡…不過我想他那充滿規則的聰明(而且變態)腦袋大概永遠搞不懂沒有規則的渾沌…因為他發脾氣的摔玉簡。

可看我愁眉苦臉的試圖弄懂道門原理,又讓他開心起來…幸災樂禍的傢伙。

我不知道修仙是不是會讓時間感變得很快…說不定是因為每天都有新鮮事兒。也可能,很有可能,修仙者看到的世界,不是凡人所見的單純…更複雜,層次更豐富,讓我每天都覺得很期待。

雖然這百年間,好幾次都差點被陸家老二抓到…但光擁有變態的修為和肉體實在比不上擁有變態的記憶和情感。所以陸家老二總是被陰險狡詐的無窮耍得團團轉,有次差一步就抓到無窮,卻讓我作弊拖著無窮強搭電梯跑了。

不過那次真的非常危險,而且惹得當地「主人」非常不高興,立刻收回感應鎖,再也不搭理我了。我也因為違反規則過甚,大病一場,有半年光景,都是無窮背著或抱著我照顧,出乎意料之外的耐性和溫柔。

「鸞鸞,妳為什麼對我這麼好?」他抵著我的額,輕輕的摩挲我的頭髮。

原因很複雜,真的很複雜。最後我還是沒把「母性」、「避免元嬰泡福馬林」、「反射動作比理智快」等等告訴他。

「我們都結婚了。」我說。而且恐怕離婚無望。

他感動得要命。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 ♥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