洞仙歌 之九

第二天,無窮背我下山。

我僵硬的把手搭在他肩膀上,心裡轉過一千種不祥的下場。他沒紮甲馬卻跑得還快,元嬰期就是元嬰期,比我這種較凡人略好一絲絲的菜鳥強多了。

但這不是重點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「…你…你到底是對我下了十里楊花還是醉生夢死,或者是輪迴不盡…還是你打算用捆仙繩?抑或是你想把我禁錮在某座山的山底?」我忍不住問了。

他沒回答,呼吸卻漸漸粗重。「妳很想全體試驗一遍看看是吧?」他輕笑兩聲,「鸞歌,我不知道妳有這種興趣呢。」

「不不不,當然沒有!」我趕緊擺手。

毫無預兆的,他猛然加速,我差點就栽下來,趕緊撲抱住他的脖子。但他像是存心的,一下子猛煞車,一下子突然加速,我覺得我的肋骨和頰骨可能都撞出裂痕了。

…原來如此。他嫌下毒和禁錮都太沒創意了,所以搞這招。

的確非常有效,我下地的時候吐了。頭回知道被人背也可以嚴重暈車外帶瘀青效果。

「…你氣消了沒有?」我吐得奄奄一息,蹲在路邊問。

「沒有。」他的聲音繃得很緊,卻按在我的頭頂輸入一股真氣,那種強烈暈車的昏眩就漸漸消失了。「不過算了。」

算了?我狐疑的用袖子擦擦嘴,跟在已經往前走的無窮背後,徹底摸不著頭緒,而且充滿戒備。

但讓我更糊塗的是,無窮真的就這樣算了。

我猜是下山以後繁華紅塵分掉他的注意力了,所以不再一門心思找我的碴。頂多很幼稚的伸腿想絆倒我──呼吸間伸了三次腿──但讓他整那麼久,早就可以面不改色的見招拆招了,一點問題都沒有。

我所有的武藝都是這樣來的,想想就悲哀。偶遇強徒,無窮束手把我推出去,我才知道我也算高手了。慢得跟蝸牛一樣也好意思出來打劫…什麼世道。

讓我瞠目結舌的是,我負責打趴人,無窮很俐落的上前收割…講白了,就是理直氣壯的打劫強盜,只留一身衣服。金銀不用提,連刀劍暗器蒙汗藥都收歸己有,動作之嫻熟流暢,可見是撿骨高手。

不然就是讓我辛苦的洗好大堆衣服,他才表演振衣滌塵──用真氣彈開所有灰塵和油垢,大約屬於離子高速震盪之類的乾洗效果(?),這就是為什麼修仙者不洗澡不洗衣服永遠可以保持潔淨的緣故。

但他到我辛苦的洗了一整個月的衣服才告訴我這個血淋淋的事實。

雖然我盡力控制住所有表情,但還是忍不住抽搐了幾下臉孔。他笑得可開心了。

不過這些微小的麻煩跟他以前華麗麗的大手筆報復,真是天差地遠。我們這樣串城過鎮,像是旅行不像是來歷練的。而無窮非常興奮,跟他那兩百五十年的修煉歲月真是毫不符合。

我以為活這麼久也該見過許多世面。

「是他見過,不是我。」他回答的很乾脆,「我從慧極到啟濛以後,三十年間都忙著收集天材地寶,開洞府煉丹。最熟的只有皇宮和洞府。」

「…你去皇宮幹嘛?」我囧掉了。

「看書。」他泰然的回答,「花個一年學習破譯,很快就懂了。畢竟啟濛是修真界的源頭,文字是一脈相承的。乍來初到,想要用最快的時間融入,還是到藏書最富最廣的帝王家。也沒花多少時間,百道神識一覽而過,很快。破譯學習的時間反而比較多。」

雖然聽得半懂半不懂,我還是很驚嘆,「果然知識就是力量呀。」

他大概沒聽過這句話,居然出現讚賞之色,「說得好。果然愚者千慮必有一得。」

…狗嘴吐不出象牙來。

無窮領著我,一直都在城鎮裡混,最常去的都是銀樓首飾鋪、古玩,甚至還有當鋪。他有個奇異的羅盤,據說是個淘寶用的小法寶,只有巴掌大。靠這小玩意兒,我們在很多怪異的地方淘出仙石、靈玉,和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材料。

他總是神情平靜的掏出大把金銀,像是花都花不完似的。據他說,天材地寶難得,這種無用的金銀常伴生在珍貴仙石礦左右,順手採來,於他跟砂石一樣。用無甚用的金銀換這些天材地寶…即使是極次品,也是划算的。最少不用冒生命危險。

當初他躍入縫隙,兩手空空,只有一把飛劍、百年剎那和一個儲物手環。水濂洞的一切都是倉促而為的,為了丹藥已經耗空了儲物手環所有藥材。如果他想往上修,照他那種嗑藥流的修煉法,就得外出尋寶了。

他打算在凡人的城鎮蒐羅所有金銀換得到的材料,然後再去跟本地修仙者交流(我想必要的時候還打劫),最後才是真刀實槍的去險地採擷。

「不是我現在境界太差,根本就不會困在啟濛。」他發牢騷,「連啟濛的伴星都比枯竭的主星資源豐富。」

「…啟濛到底是什麼地方啊?伴星又是哪個?」我糊塗的問。

他滿眼怪異的看我,好一會兒才長歎一聲。「也是,妳不知道所有的星是球形的。妳大約還以為天圓地方吧?」

我被炸矇了。

真沒想到,修仙者的天文學和航太學比二十一世紀還發達。

無窮口中的「啟濛」,指的就是地球。伴星就是月亮了。之所以稱為「啟濛」,就是一切的開始。據說修仙者最早的源頭就是「啟濛」,後來太多修仙者把資源都耗光了,只好試圖往外發展。

而「慧極」,是目前修仙者聚集最多最旺盛的星球,門派眾多。距離地球非常非常遙遠,連修仙者往來都要花上千年之久。

拾遺記卷一:「帝子與皇娥泛於海上,以桂枝為表,結薰茅為旌,刻玉為鳩,置於表端。」

據無窮說,這不是真的泛舟海上,而是一對修仙者橫越太空的記錄。而慧極還存在著數處古傳送陣的遺跡,但早已無法使用。唯一可以使用的古傳送陣,卻已經失衡碎裂成一個不穩定的裂縫,傳得到地球(啟濛)的機率只有十分之一,更可能在太空中永恆漂浮。

沒想到他運氣這麼好,他家老二的運氣也同樣的好。

但對我來說,卻是運氣非常非常的差。而且我聽得腦袋都快爆炸。

嚴格來說,無窮是外星人──或者說,地球移民。還是個四分之三元神的地球移民修仙者。

這算什麼跟什麼,該怎麼分類?我還被他纏上,這算什麼事兒呀?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 ♥
分享好看的故事,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,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,我們也就這麼點薄產了Q_Q謝謝大家!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