雙心 第二部(八)

「你到底選好日子沒有?」隔了幾天,沈音打電話來怒吼,「差鬧出人命只差一步了,你到底要選到幾時啊?」

「天時地利人和,你是懂不懂啊?」明理沒好氣,「這種玩命的事情可以隨隨便便…」

「我弄到那二十萬了。」沈音罵了一句粗口,「那個女人殘廢了一條腿!若是再晚一點發現…」他實在講不下去了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當然,這個被害者也精神失常了。她從頂樓跳下來。該說幸還是不幸,她被「強風」刮得一偏,摔到五樓電梯旁淺淺的陽台上。誰會沒事去看電梯的陽台呢?她差點傷重不治。

要不是老管理員莫名其妙聽到孩子的聲音,探頭出去看,那個無辜的女人可能就這麼死了。

連續的失蹤案終於引起整個社區的恐慌,管理委員會拿出一筆錢,請沈音處理。

他拿這筆錢,實在拿得非常憤怒。

「…好,我知道了。」明理很無奈,「明晚子時,你在大樓管理處等我。記得帶上你的寵物,早點到啊。」

「一定要選深夜?」沈音遲疑了一下。

「照你我的生辰八字,沒有更好的時刻了!」明理也大聲了,「可以的話我也希望再拖一個禮拜啊!但我的心也是肉作的,哪能繼續拖下去啊?!」他忿忿的摔了電話。

這是個勉強選的時刻。把握?他怎麼可能有把握。這段日子他也不是白混的,調查過那個所長的事情。

這傢伙還是出身道門的呢,用的是正統的「柳靈兒」。這解釋了他為什麼可以操縱這麼多小鬼,還役使這些小鬼幹了不少壞事。許多追查他的同道都是被小鬼害死的。

只能想辦法將他們一網打盡,然後慢慢感化超渡吧。沒有沈音的「寵物」,他絕對不敢接。就算有,他的勝算也很微小。

收拾起道器,他很沈重的嘆口氣。不可為而為之…正因為他也是個人,心也是軟的啊…

***

和沈音會合後,他遞了瓶酒給沈音,「先喝個幾口。」

祓禊還得喝酒?他皺著眉喝了幾口,「道門還有喝酒這種規矩啊?」

「沒有。」明理很坦白,「但你會感謝我的。喝酒壯膽兼壓驚。」

沈音沒好氣的瞪他一眼,兩個人提著手電筒,並肩默默的走過廣大的中庭。最近的失蹤案引起很大的恐慌,幾乎沒有人敢在夜間亂走,尤其是女人。

一片寂靜中,他們走近了北四棟。陰森森的托兒所,緊閉的大門像是怪物的嘴。只是靠近門,兩個人的口中就呼出白氣。初秋而已,卻已經寒冷宛如隆冬。

「開門。」

鑰匙轉動,沈重的門打開來,逼人的寒氣宛如煙霧,席捲而來。喝下去的酒發揮了效益,讓他們不至於凍僵。

明理將門大開著,用紙錢塞實了卡住,走進滿佈灰塵的托兒所。搬了張桌子過來,明理開始佈壇,「小朱小姐有跟來嗎?」

沈音愣了一下,「有。」

「請她織個八卦網,可以嗎?」

…這要幹嘛?「要織在哪?」

「織在壇上。」

雖然覺得明理的要求很詭異,他還是輕聲央求了小朱。小朱從來不會質疑他的要求,化成雪白的蜘蛛,在壇上編織了一面牢靠的八卦網。

吐著白氣,明理在八卦網上,開始佈置法器,點起蠟燭,燃香。

「滾。」陰暗中,一個小小的人形凝聚。森冷的綠光像是野獸的眼睛,「讓我們安靜好不好?滾出我們的地方!」

明理深深吸了口氣,「你們需要什麼?」

「什麼都不要。」慘綠的眼睛充滿了厭惡,「趕緊離開!」

「你們留在這裡,不是個了局。」能夠溝通就有希望,明理趕緊說下去,「你們本來就是好人家的兒女,好好超渡以後,還有投胎轉世的希望…」

在陰暗角落的孩子上前一步,是個小小的男孩子,眼神很悲傷。「不要給我們這種不可能的希望。你們把門鎖上好不好?讓我們安安靜靜的待在這裡好不好?我們已經殺了好多人,不可能有任何希望了。他們小,不懂事。你們大人可不可以不要也跟著不切實際?隨便你們要封印還是關我們…留個地方讓我們哭,等我們的陽壽到期行不行…?」

兩個人的心裡充滿了森冷的悲哀,隨著寒氣,不斷的侵襲。

「一定有辦法的…」明理喃喃的說。

小男孩笑了一下,卻沒有歡意。「你們…知道『死』是怎麼回事嗎?」他的聲音輕得像是耳語。

「所長是我爸爸。我媽媽跟人私奔以後,我是他第一個殺死的孩子。」他側著臉,臉孔漸漸腫脹,眼珠子從眼眶掉下來,爬出一隻隻肥胖的蛆。他記憶中的惡臭蔓延,簡直讓人窒息。

「他開始叫我殺人,我卻沒辦法違抗他的命令。」一片片腐敗的肉掉了下來,伴著在地板上扭動的蛆。「然後他要我殺了我最喜歡的同學,因為這樣才可以配成一對,放在罐子裡。這些年,我照他的吩咐殺了好多好多小孩…」肉片越掉越多,露出森白的骨頭,「我沒有忘記我是人…最少我曾經是人。我當作柳靈兒真的太大了…我已經大到有良心了。」

他從陰暗中走了出來,已經完全是骷髏了。「最後,我殺了他。因為我忍受不了這麼多孩子的哭泣了…你不明白嗎?沒人救得了我們…尤其是我!」他猙獰的湊過臉來,骷髏上面還有沒落盡的腐肉,「滾!快滾!再不滾就吃掉你們!」

冷汗緩緩的從他們額上滴了下來。這樣的大特寫任是怎樣鐵膽男兒都會發抖。

「你沒辦法轄治他們,對嗎?」明理靜靜的說。

「對。」雖然只剩骷髏,依舊感到他的傷悲,「跑!就要來不及了!」

「已經來不及了。」明理拿起桃木劍。

大門發出巨響關閉了起來。陰暗中湧出十幾具的孩童骷髏,哭嚎著向他們包圍。小男孩發出尖銳的鬼哭撲向這群孩子。

明理快速的祭起八卦網,卻馬上被撕個粉碎。他的心都涼了。蜘蛛蠱也沒有用嗎…?這些小鬼已經養得太大了,大到超過他的能力了…若不是小男孩拼命迴護他們,他們大概早就粉碎了吧…?

「退!」明理祭起符炸出一條路,「快走啊!」

被嚇呆的沈音驀然驚醒,他跟在明理背後急退。他不知道情形這樣的糟糕…看起來只能讓唐時來掃蕩了…

一聲尖銳的叫聲,天花板跳下了一個滿頭長髮的童鬼,滿口尖銳的牙齒,咬住了沈音的脖子。明理抬頭,不禁膽寒。不但地板上爬滿了童鬼,天花板更是倒爬著無法溝通的年幼骷髏…

沈音不了解,但是他懂。想來這些童鬼都是用人血供養的。養鬼的人既然死了…他們餓了多久?一直壓過飢餓的,是對母親的渴求。

他們如果是女人,搞不好還可以逃過一死。但是他們是男人。

「我們都要死在這裡了…」明理喃喃著。

就在他的眼前,長髮童鬼的頭顱爆裂了。明理趕緊接住癱軟的沈音。

氣得瞳孔通紅的女郎蜘蛛,發出耳朵難以承受的尖叫,將長髮童鬼撕成粉碎。她一直在忍耐、一直在忍耐。因為沈音要她不可以傷害人類。

但是她實在不會分辨亡靈和真正的人類。

她覺得憤怒快要爆裂了她的胸腔…因為她的主人受傷了。她最依戀的主人!她就知道會變成這樣!

女郎蜘蛛衝進了童鬼中,瘋狂的撕裂所有看得到的亡靈。

她不知道的是,明理差點把膽給嚇破了。他知道蜘蛛蠱很厲害,但是不知道殘忍厲害到這種地步…她將這些亡靈殺了又殺,一次次的扯碎,骨骸碎裂得到處都是。因為是亡靈,沒辦法真的死亡,所以一次次重生的承受魂魄碎裂的痛苦。

這些兇猛的童鬼哭嚎著躲在男孩背後,縮成一團陰暗,重重疊疊。

「饒了他們吧。」小男孩跪著承受女郎蜘蛛的凌虐,「他們什麼也不懂,要殺就殺我吧…」

被撕碎殘殺了一次又一次,一次又一次,他越來越不成人形。「饒…饒他們吧…」他下顎骨被扯碎了,連聲音都沒了。但是他跪著,不肯退開。

明理這個大男人,居然落下眼淚。「沈音,沈音!快醒醒…趕緊制止小朱小姐啊!」

但是失血過多的沈音,奄奄一息的昏暈著。明理咬了咬牙,試圖推開大門,大門卻動也不動。

他慌了起來。若是沈音真的死了…看起來別說是亡靈,連他也沒命了…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