雙心 第三部(一)

第三部 另一種意義上的強悍

「要看到什麼?」她瞪大眼睛,張望了很久,只看到一隻雪白的蜘蛛爬來爬去。

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他嘆口氣。「這說不定也是另一種意義上的強悍。」望著女郎蜘蛛美豔又有些恐怖的怒容,他幽幽的說了一句。 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「到現在,我還常常問自己,為什麼要嫁到這一家來。」媽媽幽幽的嘆了口長氣。

又來了。她和哥哥對望一眼,低頭默默吃著麵線。他們兩個人已經洗過澡,換過藥了,哥哥臉上還貼著紗布,她略好些,只是小腿上擦了不少紅藥水,隱隱作疼。

坦白講,他們一家人都討厭吃麵線,但是這幾個月幾乎都在吃。

「你們爸爸回來了…」媽媽更沈重的嘆氣,站了起來。「欸!等等!你不要這樣進來!」雖然看不見老媽的表情,但也知道她的臉色很難看,門口一陣火光,老媽點燃了門口的火盆,「過火再進來!」

狼狽的老爸嘿嘿的笑著,跨過了火盆。真的是狼狽啊…他眼鏡破了一隻,另一邊滿是裂痕,衣服髒兮兮的,手肘和膝蓋都是破洞。

「你們也掛彩囉?」一向孩子氣的老爸興高采烈的走進來,「我今天可是特別版的喔!我被砂石車從後面撞到飛起來,還飛過三輛車子的車頂捏!最後倒地被公車碾過去…警察都快嚇死了!公車四個輪子居然都沒碾到我,我還自己爬起來…」

「哇,真屌!」老哥眼中泛著光,「我能不能說這是本月最屌意外?」

「我也這麼覺得欸…」老爸似乎還在回味那驚險的「英雄事蹟」。「你們兩個摔車喔?淺啦,摔成這樣…哪像你老爸福大命大…」

「滾去洗澡上藥啦!」老媽沒好氣的吼,「就不能當心一點?天天摔車,是怎樣啦?保險公司都不想讓我們家保了!你們到底有沒有在看路啊?!」

老爸乖乖的閉了嘴,規矩的洗好澡,老媽把剛煮好的豬腳麵線端給他。

他才剛動筷子…廚房發出匡瑯的巨大聲響。插在架子上好好的菜刀不知道為什麼掉進了水槽。全家人瞠目看著廚房的騷動,就在眾目睽睽下,牆上掛著的炒菜鍋、鍋鏟和鍋蓋,一樣樣「飛」進距離半公尺的水槽。

大家低下頭,繼續吃著豬腳麵線。

「唉,」老媽見怪不怪的嘆口氣,「我到底哪根筋不對,嫁到這一家來呢…?」

其實她完全可以理解老媽的怨嘆。他們這一家子,不知道為什麼,平常就大小意外,怎麼樣「乾淨」的房子讓他們住過,都會變成難以解釋的「鬼屋」。

但是逢九鬧得更兇。

更不巧的是,她和雙胞胎哥哥十九歲,老爸四十九歲。這一年,老媽乾脆把火盆放在門口不撤了,天天煮豬腳麵線。據過世的奶奶,老媽的婆婆說,爺爺、曾爺爺,也都是這樣的。

「我是為什麼嫁到這家來啊…」奶奶總是這樣怨嘆著。

可能是這份相同的無奈,他們家根本沒有婆媳問題。嫁到這家來的女人都有種同病相憐的同仇敵愾。奶奶甚至勸過媽媽,孩子生了兩個也就夠了,千萬不要再多生了。

「天天跑醫院也是很貴的。」奶奶當真是語重心長。

細數他們家的災難史,真是多如牛毛。光說謝雙儀就好,她每年都有大災小殃,常常要去保健室報到。車禍還是最平常的,但是被空車撞到,這就不太平常了吧?

但是她已經數不清多少次,被停在路邊的空車給撞了。車主賠得莫名其妙,她被撞得莫名其妙。

跟她一起的同學嚇得哭爹喊娘,去收驚好幾次。還發誓看到空車裡有恐怖的「那個」發動車子追撞,但是雙儀很無奈的什麼也看不到。

不知道是福大還是命大,發生這麼多次車禍,她頂多擦破皮。真的讓她住院的那次,是九歲那年,她和老哥一起回家,從天而降一只神奇的花盆,先是打中了她老哥的腦袋,又打中她的腦袋。

後來查很久,才發現這個花盆是兩百公尺外雜貨店前面的花盆。問題是,老闆指天誓地,這個花盆在他面前飛了起來,然後就不見蹤影了。

老闆最後去收驚,還大病了一場。

她和老哥因為腦震盪雙雙住院,但是除了腦震盪,也只是在頭上多了個包,啥事都沒有,觀察三天就出院了,兩個人不但腦袋健全,考試也都名列前茅。

但是那個陶土作的大花盆都破了呢。

當然,類似的事件層出不窮,雙儀也頗感納悶。直到奶奶有回嚴肅的找她和老媽去見她,她才知道為啥。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