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桶豆花(下)

「男人!你居然兩手空空想從我的地盤過去?!……」狼怪大呼小叫,話聲卻硬生生的截斷,他睜著雙眼,不敢相信的看著這個凡人拉出他肚腸裡的女人小指。

「我現在不是兩手空空。」他小心的用手帕包起來,「嘖,髒死了。我家茶笆也不是給你們這些怪物吃的。」一腳把狼怪踢得遠遠的。

他繼續飛,風中有妻子稀微的味道。

但是找到那個正在舔女人無名指的狽怪時,他卻按耐不住把狽怪打入地下三尺。

「要吃去吃自己的老婆!」他吼,「別碰我老婆!!!」

真不明白……真的完全不明白……

為什麼他會娶個這麼笨的女人。

當他飛奔到豆花攤時,他家的笨女人,讓牛頭馬面抓著,手上還在流著血。

「大王,這是我家的笨茶笆。」男人滿臉堆笑,「又蠢又笨的,啥都不會。留著不過是礙著您的眼……就賜給小人吧?」

幽深的陰影中,有個王服打扮的冷笑一聲,「她撲過來就只會說,『她家夫君要吃豆花』。」

男人揩揩汗,「我家茶笆硬得跟石頭一樣。我哄她我也病了,留件衣服給她,要不然,我連出門幹活都不能了。哪知道病魔做惡,故意哄她這死心眼的笨女人,她就掙起命來了!您瞧瞧,瞧瞧!這女人是能吃的樣子嗎?還是還給小的,回去挑水煮飯洗衣吧……」

王服打扮的靜默了一會兒,「……天底下沒她『夫君豆花』更重要的事兒了。」他輕笑一聲,「帶著回去吧。你這人沒半分人氣,就不知道她看上你哪點。為了一句騙,弄得小指跟無名指都沒了。」

男人啞然了一會兒,還在發燒的女人軟軟的癱在他懷裡,手裡還緊緊攢著提壺。

「……笨女人就是笨女人。」他實在沒好氣,「我做什麼娶妳這個夜叉族的女人啊?醜是醜夠了,笨也是笨夠了,什麼也不會!……」

女人的小指和食指,還在慢慢滲著鮮豔的血。他停下了大罵,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,噎著喉。皺緊眉,仔細把懷裡的指頭擦乾淨,細心的縫了起來。

「就一個夜叉族女人來說,」陰暗的王者走過來,和氣的拍拍他的肩膀,「她算長得很花容月貌了。」

「……大人,您讓讓。小的學藝不精,一個不當心可能就縫住了您的袍子。」男人冷了臉。

陰暗的王者笑了笑,卻依舊蹲著看他幹活。他在縫自己妻子指頭時,是非常非常細膩,也非常非常溫柔的。

那動作,很美。

***

「夫君的豆花……」她沙啞的驚醒,右手卻撲個空。提壺不見了。

「我沒有說要吃豆花!」男人兇眼兇眉的瞪著,「妳給我躺好!半夜三更給我掙什麼命?!就要左右鄰居都笑話我虐待妳才是?躺好!」

她腦筋還有些昏沈沈,卻滿足的望著夫君,連手指的疼都不怎麼疼了。

「連閻王的豆花妳都敢搶?妳是跟天借膽嗎?」男人沒好氣,「幸好閻王寬宏大量,還送了一碗豆花給妳吃……」

「我是要給夫君吃的。」她怯怯的說。

「妳給我閉嘴!這個家是我當家還是妳當家?當初咱們成親是怎麼說的?我說一妳不可以說二,我說往東妳不能往西!現在不聽話來?早跟妳說過了,睡覺呢,被子都蓋在我身上做啥?妳當妳夜叉族身強體壯啊?不好意思喔,妳是異數,就沒見過這麼淒慘的夜叉小姐……風吹吹就可以倒的!我說啊,沒有美少女的外表沒關係,但是總不要有個美少女的體質對吧?妳偏偏就這個樣子……妳是要活活氣死我?笨也沒關係,手拙也就算了,妳就不能少生幾場病,少發那一點燒……」

嘴裡不住兇惡的嘮叨,但是手裡的木瓢,卻細心的一小口一小口餵到她的嘴裡,粉嫩的豆花,泡在金黃色的紅薑水,很暖的光。

她滿足的嚥下每一口。嗯……我真的好喜歡木桶豆花。

只要是夫君讓她吃的,每一樣,她都喜歡,好喜歡。

在月將落盡的滄茫裡,一個不像人的男人,繼續兇惡的數落他多病的夜叉族娘子。然後木桶豆花的香味,安靜的蕩漾。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讚和分享喔~(<ゝω・)♥
著作權所有,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、供人下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