翩行者–轉學生(三)

先到狐影的咖啡廳坐坐吧,不然她也無法回家。

一進門,狐影先是呆了一下,深深吸了一口氣,「很高貴的味道…妳身上怎麼有鳳凰的味道?」

他「滲漏」的非常厲害。陳翩疲倦的把書包一放,「給我杯白毫烏龍。」她放鬆了表情…面無表情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時間還早,只有幾個「移民」在咖啡廳裡閒聊。

「嗯?」狐影偏了偏頭,把白毫烏龍給她。

「有個鳳凰後裔,裝在人的容器裡。」她不想多做解釋。

「…連東方天界的鳳凰都要滅絕了呢。」狐影很訝異,「人的血脈真令人驚奇…」

陳翩揉揉眉間,「他不是純種鳳凰。更糟糕一點點,他是西方不死鳥和東方鳳凰的隔代大遺傳。幸好他在基督天界長大的,不然不會熬到現在還沒事…」

「真的嗎?」

這句問話讓陳翩差點把茶都噴了出來,那個麻煩中的麻煩不但跟到設下結界的咖啡廳,還無聲無息的靠近櫃台。

「你怎麼進來的?!」陳翩受到驚嚇了。

狐影暗暗的吹聲口哨,冷靜的陳翩居然有其他表情了。

「跟在妳後面進來呀。」法爾覺得她問得莫名其妙。

幾個移民望了過來,貪婪的舔了舔唇,望著法爾。

「他『漏』的很厲害。」狐影提醒著,整個咖啡廳充滿了生命之泉的芳香。

「管好你的客人…他一出事,我就拆了這整個地方。」陳翩警告著,「記帳。」匆匆的拉著法爾離開。

狐影聳聳肩,跟其他客人淡淡的說,「你們都聽到了?那隻鳳凰是她在罩的。口水擦一擦,難看死了。」

「能罩到幾時?」太香了…幾乎連人形都無法維持,只想撲上去將他的精氣吸個乾乾淨淨。

「想試的人先跟我報名。」狐影溫柔的一笑,魅惑的誘哄,「只要可以打贏我,就可以為所欲為唷。」

有意見的人吞了口口水,乖乖的坐下來。死老狐狸…每個移民心裡暗罵,卻不敢有意見。

這位人間的狐王,他們沒「人」惹得起。

狐影聳聳肩,他當然知道很香啊。是妖魔都忍不住的。但是他吃素,而且也不想讓陳翩拆了他的咖啡廳。

***

「你控制一點好不好?」陳翩拉著他疾行,一面罵著。

「控制什麼?」法爾糊裡糊塗的,只覺得來往的行人好像越來越多,而且面目越來越猙獰。

陳翩氣結,卻不知道該怎麼說明。簡單的禁符果然沒用…現在馬上把他塞進飛機裡送回義大利?

頂多多則空難而已。

摸了摸臂上的封環…嘖。已經出現細微的裂痕,她不能動用力量。左顧右盼,她拉著法爾上了附近大樓的頂樓,緊急的畫出一個圓,在四個角安了符紙。

她不懂…為什麼那麼多年都沒有滲漏,法爾卻會在一天之內滲漏的這麼厲害?

「你的味道…你也稍微控制一下。」陳翩無奈的坐了下來。

「什麼味道?」法爾望著她,「妳是說…我真的是鳳凰的後裔?」他自己都笑了出來。

陳翩卻笑不出來,「…我簡單說明,你信也罷,不信也罷。人類的血緣裡頭,還含著另一種遺傳。你看得到的每個人…或多或少都有神和魔的部份血統。這世上已經沒有『真人』了。只是這些遺傳因子都潛伏著,讓人類的強性基因壓制。」

她揉了揉額角,「我不知道你的哪一代祖先有混了這種血統。只是很詭異的,在長久的婚配中,你父方有強烈的不死鳥因子,母方有強烈的鳳凰因子。更糟糕一點的是…他們結婚了,生了你。你的眼睛和髮色都不是人類的遺傳部份,而是遠祖的神獸。」

陳翩覺得很疲倦,初相遇的時候只覺得他的「念」很特別,卻一點味道也察覺不出來。

現在卻漏的像個篩子一樣…

「…雖然不太懂,但是我在消化。」法爾很想說他不相信,但是他也只能指指圈外的異類,「這些…是為我來的?」

「…我要收打工費。」陳翩垂下雙肩,「我非收你個幾億打工費不可。」

要怎樣不動用力量消除這群阿撒不魯?整個都城內的妖異幾乎都集中在她的結界之外了。

「當初的日本人是怎麼規劃台北市的!?」陳翩怒吼起來,「弄了那麼多九字切,這個台北市根本是個錯綜複雜的鬼城!」

輕微的地震了很久很久,久到狐影都有點暈了。

接到一通冷冰冰的電話,「想點辦法,我想吐了。」舒祈交代完就摔了電話。

這又不關我的事情…

狐影搔搔頭,順著夜風,飄然的出現在陳翩和法爾旁邊。「好堅固的結界…我也進不去。」他欣賞著陳翩的傑作。

不過陳翩的瞪眼讓他有點膽寒,他嘆著氣,交這些朋友有什麼用…只會差遣他。

拔下幾根極長的頭髮,幻化成封環,「喏,給他戴上。雖然比不上六翼,但是可以擋一陣子。」

陳翩伸手取了封環,粗魯的戴在法爾手臂上。那種芳香立刻消失了,茫然的妖異徘徊了一會兒,又消失在台北的天際。

「擋不了太久…妳還是找六翼想辦法吧。」狐影很體貼的遞出瞬間膠,「給妳補一下封環,不然基督天界要出現很多光頭的天使長。」

陳翩一把搶過來,很無奈的補著封環越來越大的裂痕。

「鳳凰,你不能留在這個都市。」狐影揮揮手,落日漸隱的台北市隆隆著,除了車水馬龍還有另一種不安的聲音。「這是個破綻百出的城市,沒有任何足以守護的力量。你知道嗎?鳳凰幾乎絕種了…」

他背著光,看起來似乎有種莊嚴,「因為鳳凰的血肉,可以讓妖異成為妖仙,甚至可以不死…你了解我的意思嗎?」

法爾定定的望著他很久,「…但我想留在這裡。」

有種情感,破壞了他的穩定。青春期加上這種情感,真是糟糕中的糟糕。

隨著夜風,狐影飛了起來,「妳要負責喔,翩。」

她愣了一下,「喂!為什麼是我?」

「因為是妳造成他的滲漏的。」狐影笑了起來,「別讓舒祈火大唷…該負責的還是要負責…」

這兩個孩子,還不知道為什麼吧?他壞心的笑笑,飄然遠去。

…難道是我接觸了他所以他會漏成這樣?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啊!

「看起來…要麻煩妳了。」法爾不好意思的笑笑,心裡卻覺得很開心,很開心。

為什麼我要負責?我什麼也沒做啊!?

「你趕緊滾回義大利吧!!」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著作權所有,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、供人下載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