翩行者 之一

「妳還可以繼續逃嘛。」女孩有著葡萄酒紅似的眼睛,冷冰得宛如夜風,「逃得掉我就不再找妳麻煩。」她手裡拿著霜亮的死神鐮刀,姿容彷彿是最美麗也最可怖的死神。

滿身是血的妖狐甩著兩條尾巴,露出牙齒,憤怒的皺出怒紋。當她盡全力衝上前的時候,女孩俐落的閃過,飛快的砍下她一條尾巴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「啊~啊啊啊~~」妖狐轉身看著自己的尾巴,突然坐下來大哭,「我的尾巴啦~妳欺負人家……還人家的尾巴啦~~」

女孩臉上沒有表情,眼神卻出現了困擾。這種沒有神經的模樣,她突然想起自己的母親……

不由得長歎一聲。

「……妳怎麼這麼暴力?我又沒怎樣!都是那些男人來找我的啦~我也不過藉著做愛的時候吸一點他們的生氣啊?要不然他們還不是白白浪費在女人類身上?讓我吃飽會怎樣?嗚嗚嗚~還我的尾巴啦……」

「……我本來也不想苛責妳。」女孩將鐮刀一斂,「但是也不能為了吃飽,害那個男人不出門工作……他到底還是人家的父親呀……」

嘖,到頭來,真正的罪魁禍首是……女孩衝進屋子裡,舉起鐮刀準備砍向癱軟的男人,「乾脆把這傢伙砍了算了!下輩子再去補償你妻子兒女吧!」

「不!」狐妖擋在前面,「妳怎麼可以殺人!他只是好色點,又沒有怎樣!」

看著一身血卻毅然護衛著的狐妖,女孩拉起了一絲淡到不能再淡的笑意。「哪,」她將尾巴丟在狐妖面前,「妳叫狐叉吧?尾巴還妳。不要再讓我抓到了。我很不擅長說服的。」

拿起自己的尾巴,狐妖妖豔的面容依依不捨的轉向翻白眼又昏過去的男人,毅然決然的飛躍在天空……

然後結結實實的摔在地上。

「妳不是要放我走?為什麼又拉著我尾巴不放?」她哇哇的哭起來。

「我是要放妳走。」那張淡漠又清艷的臉靠近她,「有件事情要妳幫忙……」

「五百萬!」驚天動地的聲音幾乎掀了屋頂,女孩不動如山的坐在闊太太的面前喝茶,「趕走一個狐狸精要五百萬?」

「那是個貨真價實的狐狸精。」

「免談!」她丟了一張五百塊,「走走走!誰知道妳是不是跟那個狐狸精勾結?」既然趕走了那隻妖怪,我就不信這樣的小鬼能對我如何,「再不走,陳翩,我要通報你們學校妳非法打工!」

嘴臉和前幾天那個聲淚俱下的女人真是同一人嗎?陳翩拿起五百塊,「女士,妳還欠我四百九十九萬九千五百元。以後我再來收。」施施然的走了。

「哼,一個高中小女生罷了。要不是林雲大師沒空,我才不想拜託妳呢。」闊太太啐了一口,走到臥室,聲音又放柔,「老公……哇啊啊~~妖怪,妖怪呀~~」

狐叉不過是露出微笑,闊太太已經跑得身後一股煙。

站在圍牆外,陳翩伸了個懶腰。環遊世界比她想像的耗錢,得好好打工才行。看起來,這筆帳應該收得回來。

不過……就讓狐叉快活幾天吧。

她美麗的瞳孔掠過一絲溫暖的笑意。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分享好看的故事,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,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!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