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愛情不含鉛(十八)

和艾倫定下來,硯耕一直沒有後悔過。

只是被良良知道那天的經過,他實在後悔不已。休假結束,一回到實驗室,實驗室的人都在後面竊竊私語和竊笑。

心裡除了一個幹字,還能夠說啥?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「學長,恭喜你通過資格考呀,」建國笑嘻嘻的,「沒想到您這麼守身如玉,二十七年如一日呀。」

硯耕一個殺人的眼光,「還好,學弟。聽說你也二十四年如一日的守身如玉,連女朋友記錄都還沒破蛋,是吧?」

「唉呀,學弟是向你學習崇高的精神控制力哪,」新民也笑嘻嘻的,「學弟呀,跟嬌豔的女朋友住在一起,居然…你需不需要看看醫生?我倒是認識一個很不錯的泌尿科大夫…」

「學長,」硯耕頂回去,「原來你的十一連敗是這麼來的?!對不起,加上艾倫是十二連敗…不知道泌尿科大夫治好你沒有?」

真是令人氣炸。一整天,大家都這樣冷嘲熱諷。

「那是當然的,」良良口袋裡放著試管,悠哉悠哉的走過來,「喂,那個能幹的學妹,我過來借試紙可不可以?會不會浪費你們實驗室的資源哪?」

皙慧臉孔蒼白,小心的陪笑,「學姊,請用,請用…不要客氣…真的…」都快一年了,良良就是不肯原諒她。

「當然什麼?」硯耕罵她,一把奪走試紙,「只有這個時候,我才發現妳是女人!妳的舌頭那麼長幹嘛?我已經被笑一整天了!」

「有什麼辦法?」良良聳聳肩膀,「實驗室這麼無聊,我已經悶死了。好不容易有這麼爆笑的事情,當然獨樂樂不如眾樂樂。怎麼,去見過他們父母了?伯母對你還滿意嗎?哈哈~現在生小孩子也沒人阻攔了。你終於可以放心拋棄處男身分啦~哈哈~」她把試紙搶回來。

是真的?皙慧的臉孔慘白得更嚇人。她還以為只是艾倫拿學長當擋箭牌…沒想到他們真的成為男女朋友了!

那個沒出息的表哥!她的手有些發抖。

「唷,能幹的學妹怎麼在發抖?怎麼?心上人被搶走?」良良那張嘴巴實在太不饒人,「哪一個?說說嘛,學姊幫妳拿個主意。」

她寧定一下心神。哼,女朋友算什麼?結婚都能離婚呢,何況是沒任何名分的女朋友?

「謝謝學姊。我只是覺得有點頭暈。」皙慧露出最誠摯的笑容,「恭

喜你了,學長。艾倫是個好女孩…」好…好個狐狸精!「你們會幸福的…」你們會幸福才有鬼!

良良覺得納罕,倒也不好再譏誚。硯耕也有點感動,畢竟皙慧這麼多年來的付出,他又不是石頭,怎麼會不知道?只是,他實在無法喜歡皙慧。

「謝謝妳,學妹。」他破例主動對皙慧微笑,「以前有些誤會…有空過去找艾倫玩。她一直喜歡妳,是我心地太狹窄,一直對妳有成見。

硯耕那粗獷又溫暖的笑容,害皙慧的魂魄不知道飛到哪去,只覺得輕飄飄的。「哪裡…學長。過去是我太過分了。」

我的戰術果然是正確的!她在心裡大喊。先接近狐狸精,不要跟她正面為敵,果然學長就會對我盡棄前嫌…現在只要那個沒路用的表哥加把勁,追走狐狸精…

硯耕就是我的了~桀桀桀桀…

硯耕剛好轉過去,沒看到皙慧恐怖的笑容,良良若有所思的暗暗注意,一面灌開水。

哼哼,妳以為我不知道妳打什麼鬼主意?良良在心裡冷笑。這個笨頭呆腦的兄弟還以為壞人轉性了呢。妳瞞得了別人,休想瞞得了我!

妳別想把硯耕怎麼了!賭上我兄弟的幸福和可愛的艾倫,我一定要將妳的真面目轟殺出來!桀桀桀桀…

良良也露出猙獰的笑容。

此後,不管是什麼聚會,只要硯耕出現,良良也跟著出現。皙慧想製造獨處的機會,總是卡著一個良良。

這個該死的拉子!她和良良的眼神交會,併發出火花。

「良良學姊…良良…」發現良良的眼光兇猛的注視著皙慧,良良迷哇的哭出來,「天啊~良良愛上皙慧啦~」

流言馬上傳得到處都是,皙慧差點氣死,連室友都語重心長的拍她的肩膀,「皙慧,我能明白,真的完全能夠明白…這條路充滿了玫瑰和荊棘,真的,如果是良良學姊的話,我們都在精神上完全支持妳…」

事情不是這樣的啊~

冷靜,冷靜。我一定要忍辱負重,努力凹到學長…

硯耕也凝重的拍她的肩膀,「皙慧,良良個性是有點怪…不過,愛情是無罪的…」他想到艾倫,沈重的嘆了一口氣,「真的,愛情來了就是來了,一點道理也沒有。」

「………」

起碼硯耕對我比較沒戒心了!皙慧咬著牙,我一定要找到好機會…這個機會很快就到了。

好不容易,良良讓實驗絆住,副教授升等,請了實驗室一大票的同學喝酒,硯耕喝了幾分醉意,覷著這個好機會,皙慧卯起勁來灌他。

哼哼,為了這一天,我可是練了很久的酒量!她笑嘻嘻的勸酒,等硯耕喝得不會動的時候,乾脆拿起整瓶高粱灌他。

硯耕晃了兩下,倒在實驗室裡。其他的人也不會動了,回去的回去,剩下的七橫八豎的躺在地上。

她夢想這樣的機會好久了…

天亮,她拉著被角暗暗哭泣。

「我…我怎麼…」驚覺自己和皙慧一絲不掛,「天啊~我做了什麼~該死…我喝了太多酒了~妳…」掀開被子,發現被子上留著豔紅的血跡…

「妳…皙慧…」風吹過床頭的玫瑰,凋零了幾片下來,「我…我一定會負責…」

「那,艾倫怎麼辦?」她仰起滿面淚痕又楚楚可憐的臉龐(腦袋後面還打柔光),「沒關係的…雖然…我一直說不要,但是學長你…嗚嗚…你就是…這樣把我XX,然後還OO,嘴巴還一直說愛我…然後我們又OOXX…然後你又要從後面噗噗咻咻…還把我抱起來XYΖ…就算我得了性病…就算我得了B型肝炎…就算我懷孕了…我也不會怪你的…」

「不!皙慧~」這時候,硯耕一定會憐惜的撫摸自己的臉,「我現在才發現,妳是這麼溫柔,這麼善良,這麼體貼,這麼善解人意(以下太長,刪除)…我一定會負責到底…艾倫?艾倫是誰?妳才是我的唯一…」

「不,讓我死吧~讓我抱著這樣美好的記憶去死吧~」她這時候會跳起來(順便讓他看看努力健身的結果),衝向窗戶,硯耕就會抱住她,「不~就算是不為妳自己,也要為妳肚子裡的孩子~」

「孩子…啊~我們的愛情結晶~」

「是的,讓我們結婚吧~我愛妳,喔,皙慧~」

「喔~硯耕~我也好愛你…」 

她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。

「笑很好,不要把口水噴在我兄弟臉上如何?」良良冷冷的聲音傳來,把她的美夢打個粉碎。

該死,為什麼她又來破壞我的好機會…媽的!連艾倫都來了!

「哎呀,怎麼喝成這樣?」艾倫拍拍硯耕的臉頰,「喂?還醒著嘛?」

「不要緊啦,」良良把他扛起來,輕輕鬆鬆的,「酒醉失身比較自然。」

「良良,妳胡說什麼?」艾倫的臉又紅了。

「再錯過這個『好機會』,你們難道真的要等進禮堂才要嘿咻?不要啦,可憐他已經快變成全中華民國最高齡處男了…」她們越走越遠,越走越遠…

我的「好機會」…皙慧忍不住哭出來。

還我的好機會呀~

好機會…艾倫想著良良的話,臉還是一直發燒。住在一起這麼久,不知道要說硯耕太君子呢,還是自己沒有吸引力…硯耕一直沒有不軌的跡象。

拉開自己的前襟…唉。這種幼兒體型,難怪硯耕沒感覺。

真的要利用這個「好機會」嗎?她支著下巴,蹲在硯耕的床前想。不要,這樣好蠢…

正想離開,硯耕眼睛睜開一條縫,「艾倫…我想…」

啊?真的酒醉失身比較自然?她的心蹦蹦的跳著,「想…?想…想什麼?」

「我好想…我真的好想…」他勉強坐起來,緊緊的拉著她的上衣,「我想…我想…」

怎麼辦?怎麼辦?我還沒有心理準備呀…好害羞…

「我好想…噁…」硯耕就這樣吐在她頭上。

好想…好想把我作成蓋飯是吧?!她也好想…好想哭哪~

把他拖去洗手間吐個夠,艾倫就在裡頭脫衣服洗澡,那王八蛋吐得沒時間注意她沒穿衣服。

含著眼淚換好衣服,拖好房間的地板。到浴室把醉成一灘泥的硯耕拖到床上去,喘得連話都說不出來。

是誰說酒醉失身比較自然的?!到底是誰呀!?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