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愛情不含鉛(二十)

住在一起都一年了,誰相信我們倆還是「清白」的?她沮喪的蹲在床上畫圈圈。

是不是我不夠吸引人?她拿起鏡子東照西照,實在照不出所以然來。同樣一張臉看了二十六年,誰還看得出來好不好看?

硯耕…真的愛我嗎?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………他似乎只在去媽媽家那次說了愛我。住在一起一年多了,居然說「我愛你」的次數只有唯一的一次!

她赤著腳跑去敲硯耕的門。好不容易睡著的硯耕沈著臉開門。「妳最好有很好的理由…」

「你愛不愛我?!」

硯耕瞬間清醒。「呃?啊?啥?我當然…當然…我當然愛妳囉。」為什麼…突然把他挖起床說這麼「刺激」的事情?!

她舒了一口氣,「太好了…我也愛你。」

「那真是太好了~」兩個人面對面哈哈傻笑了兩分鐘。

她突然這麼問,是不是…硯耕全身緊繃了起來,糟糕~我還沒心理準備!保險套…我上回買的保險套過期沒有?我到底塞在哪?

「那…」硯耕緊張的等她繼續說,「我可以睡覺了。晚安。」然後她只穿著一件大襯衫,咚咚咚咚赤著可愛的小腳,又回房去了。

的確是太好了。硯耕覺得自己背後有寒風吹過,捲起幾片枯葉。哈哈…我又睡不著了…

什麼時候可以達陣?到底什麼時候是好時機呢?

什麼時候是好時機呢?艾倫也在想這件事情。煩惱了幾天,她決定讓時間決定一切。如果,我是說,如果。如果真的和硯耕結婚了,說不定新婚之夜就是好時機。

那,現在煩惱做什麼?煩惱一拋開,她馬上心情大好,繼續畫她的繪本,打她的工。有時加油站的小朋友想調班約會,她也會白天去幫忙。

「說真話,」站長遙遙的看著再次替客人汽油洗臉的艾倫,「她實在很努力…只是…人總有行和不行的…」

「她沒把加油站燒掉就不錯了,」剛升上幹部的小悠搖搖頭,「…站長…你能不能告訴她,用抹布幫客人擦臉,很可能會長痘痘?」

「我說過了。」站長繼續看好戲,奇怪,讓她洗了這麼多次的臉,客人還是喜歡找她加油,油漏在地上,就是有客人會挽起袖子幫她拖地板,「有她在還是比較好的啦,營業額增加了不少呢。」他滿意的點點頭,加油站的柱子上貼了不少艾倫的畫,居然有人找他買,「這就是美少女恐怖的黑暗原力哪…」

「白車王子被黑暗原力吸引過來了,」小悠搭著前額,「屢敗屢戰,今天硯耕又不在,嘿嘿嘿…」

艾倫當然不知道她增加了加油站多少樂趣,她正在揮汗,亦凱凝視著她可愛的動作,渾然不知後面的車子喇叭按得震天響。

「歡迎光臨…啊?亦凱?好久不見啦?九五還是九八?」艾倫笑得一臉燦爛。

喔喔~真是太耀眼,太銷魂了~美少女終極瞬盲笑容…

「妳的美貌,耀眼得讓我瞬間全盲。」他用最帥的姿勢下車,撥撥前額的頭髮,倚著車子,含情脈脈的看著艾倫。

不知道為什麼…他的讚美詞總是讓艾倫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。

「喂!要作詩追女生,滾旁邊去啦!」後面的車主氣瘋了,「你一定要佔用兩個加油道嗎?」

「吵死啦,去…破喜美還在那兒叫叫叫?」亦凱不屑得很,艾倫苦笑著,「這個…我把油管拉過來好嗎…」

「不要理他。」亦凱拉住艾倫,「就要吃飯了,可以賞光嗎?」

「我還在工作…」她拼命拉油管,站長把她的油管搶下來--拉破的話,換油管是很貴的--「去吧去吧,反正要吃飯了…」她一個人常常要吃兩個便當,剛好省起來。

「可是可是…」

「不要可是了…後面的車子已經大排長龍了。」站長把她塞進車子,「再見再見~」

「……站長,這樣不好吧?讓艾倫跟別的男人約會?」小悠搔搔頭。

「很好啊,刺激一下小耕的忌妒心嘛。要不然,他一點警惕也沒有。唉,我也是一片苦心哪。」

一片苦心?其他工讀生互相看看,聳聳肩。

「不關我的事喔…」

「你也看到了,不關我的事…」

「對嘛,是站長自己想『站高山看馬相踢』的…」

「隔岸觀火…」

「隔岸觀虎鬥…」

「推倒油瓶兒不扶…還有沒有其他成語形容哪?」

「嘖嘖嘖…其心可議…」

站長吼了起來,「滾回去工作啦!哪來這麼多囉唆?誰敢告訴硯耕的,我扣他一整年的假!」

「獨裁啊~」「暴政必亡!」「政苛猛於虎啊…」「……」

艾倫擔心的回頭看看加油站,把鴨舌帽規規矩矩的放在膝蓋上。這麼一身髒兮兮的,真怕坐髒他的車。

「不要緊張…想吃什麼?」亦凱愛憐的看了她一眼。

「呃…池上便當?」她實在想不出來。

亦凱真的把雪白S320停在池上便當的門口。「走吧。」

實在很不搭調…她偷偷看了一眼亦凱,他慢慢的把雷朋拿下來,英俊的臉龐充滿堅毅,幾個吃飯的女生臉孔紅了起來,不停的偷看他。

艾倫不得不承認,除了他恐怖到不行的名牌服飾,亦凱的確是個英俊又瀟灑的男人。脾氣好,肚量大,心地又善良。但是…她還是喜歡那個壞脾氣老臭著臉的硯耕。

「……對不起,這麼幾個月沒回來。」他充滿愛意的看著艾倫,「追求妳雖然這麼重要,但是,我還是要把事業顧好。事業就是我的勳章。即使妳會寂寞…我還是必須以事業為重。請妳原諒我,去大陸去了好幾個月…」

放心,我一點也不會覺得寂寞,「去大陸呀?」她幾乎忘了這件事情,「大陸好不好玩,女孩子漂亮嘛?」

他皺起眉毛,不想讓艾倫知道大陸那邊是怎麼樣的,「…我的心裡有妳,沒有冶遊的興致。」

熱騰騰的飯菜來了,艾倫卻食不下嚥。「亦凱,聽我說。」雖然怕傷害他,她還是盡量鼓起勇氣,「你真的很好,」除了恐怖的名牌情結,「但是…我已經有硯耕了。腳踏兩條船不是我的作風,我還是把你當成朋友…」

「我知道。」他正色,「如果妳因為我的追求,就馬上拋棄所愛,我也會震怒的。但是,妳不為物質所惑,富貴不能淫、貧賤不能移、威武不能屈,這種高風亮節…」他激動得靜默了一下,「真的是我理想中最好的對象!」

「那…?」那你還追啥?

「但是,我不能安心把妳交給范硯耕!」他用最帥的角度看著艾倫,「不管怎麼說,性取向不同,是絕對不會幸福的…」

「硯耕他不是…」艾倫實在頭痛,到底是誰告訴他這種錯誤訊息的?

「好,算不是吧。」他語氣和緩下來,艾倫這樣為硯耕著想,實在令人感動。啊啊~跨越性別的相戀,真是盪氣迴腸…「妳可以不愛我,但是,妳不能阻止我愛妳。妳無須回應,也不用回答。只要保持妳的美,妳的才華,妳那高貴的心…」艾倫實在想就地找掩護,「我永遠都會在妳背後守候。只要妳受到一點傷害…我會張開雙臂,溫柔的呵護妳…」

這下子,她想奪門而逃了。真是…太丟臉了…

「嫁他吧!」隔壁桌的太太忍不住站起來,緊緊的握住艾倫的手,「嫁他吧!這麼浪漫的男人,錯過就沒有了!我以為木頭就是忠厚老實,我跟死鬼結婚十年了,連把草也沒看過!浪漫兩個字,他連寫都不會寫…」

「瘋女人!」她老公拍桌子罵,「誰說我不會寫?」他忿忿的拿出簽字筆,在桌子上寫了兩個好大的「浪漫」。

「你以為寫『浪漫』就會『浪漫』嗎?你這個棺材板!」太太罵了起來。

「先生,請不要亂畫我們的桌子。」

「媽的!就告訴妳不要看連續劇,現在腦子都發霉了,浪漫?!誰賺錢給妳吃飯?」

艾倫默默的站起來,拉拉亦凱的袖子,「我們走吧。」僵硬的。

走了很遠,還聽到池上便當吵成一片的聲音。她決定再也不要來這家吃飯了。

「真是的,好好的氣氛都破壞了…」亦凱撢撢袖子。艾倫無力的攤在椅子上,「請送我回加油站,拜託。」

「讓我為妳做些什麼吧。」亦凱凝視她,「妳的繪本,我會努力經營的。為什麼妳不簽約?」

「……」艾倫沈默了一下,「我不願意因為我的臉蛋,得到出書的機會。」她笑起來,亦凱覺得心花怒放,「將來我會自費出版吧。到時候,請你幫我介紹印刷廠。」

不管怎麼說,他都是個君子,一心一意的為我好。說不感動,是騙人的。她下車,伸手給亦凱,「追求其他的女孩子吧!一定有人適合你…很遺憾那個女孩不是我。但是,我願意跟你當一輩子的好朋友。真的,我很感激你的好意。」她用力搖了幾下。

等她走遠了,亦凱還在座位上發愣。啊~這幸福的左手…我這個月都不洗手了~

他突然想起在網路上看到的一個簽名檔:

「詩人用左手擺渡愛情。」(by whitedream

我也正在擺渡我的愛情…他覺得無限幸福。雖然這麼的令人感傷哪…喜歡悲情,真是魔羯座的宿命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