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愛情不含鉛(五)

艾倫不知道硯耕的掙扎,在一天的勞動之後,甜甜的墮入夢鄉,直到天濛濛亮,硯耕房間的燈終於認命的熄滅,她才睜開眼睛。

天亮了嗎?

懶懶的起床,洗了個熱熱的熱水澡,無視那一屋子的混亂,她拿起畫筆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畫著畫著,綁著兩條麻花辮的麥穗娃娃牽著野鴨,遙望著發過脾氣,卻留下食物的狐狸。

野鴨:狐狸不喜歡我們住在他的麥田。

娃娃:不,狐狸喜歡我們住在他的麥田。只是不知道該怎麼歡迎我們。你看,他留下好吃的葡萄酒和麵包,他幫我們趕走了討厭的烏鴉。我喜歡狐狸。

野鴨:呱呱,娃娃,我也喜歡他。他有澄澈的眼睛。

忘記回南過冬的野鴨,迷路的麥穗娃娃,一起望著遙遠的西方,太陽安靜的緩緩墜落,金光染遍了麥穗娃娃和野鴨,和遠遠走著的狐狸,也染了半身,像是黃金打造的狐狸一樣。

她滿意的看著自己的作品,天已經大亮了。她突然發現,那隻壞脾氣的狐狸,有著和硯耕相似的眼神。

笑了起來,卻發起呆。心裡的一股酸楚,慢慢的冒上來。一定是我想太多了,她安慰自己。因為硯耕人太好了,自己又走投無路,才會把依賴當成喜歡。

沒有那種事情的。我不會再愛上任何人,愛情只是把雙面刃,傷害了自己,也讓原本可親的男生,變得猙獰可怕。

我不會再愛。

我不會再愛。

早就醒了的硯耕望著滿室的金光,愣愣的追憶流淚的夢境。大男人哭什麼哭?!他忿忿的擦去頰上的淚,女人就是這個樣子,說愛的時候,像是沒有你會死,一但不愛,變臉比翻書還快,什麼樣的缺點都可以當罪狀。

他點起煙。

不是愛我的男子氣概嗎?分手的時候說我只會大聲,不懂體貼。不是愛我的真嗎?分手的時候說我從來不會哄她,不懂女孩子的心。不是愛我的專注嗎?分手的時候說我只愛實驗室,沒有絲毫的關注放在她身上。

只要不愛了,連呼吸都是罪狀。女人真是…真是非常虛偽的動物!

煩躁的煙屍積在煙灰缸裡,漸漸滿出來。太多的煙蒂彼此悶燒,像是他煩悶的心情…

刷啦~

他怔怔的看著拿著水桶,滿臉驚恐的艾倫,和自己一臉一頭的水、溼透的床單、被子、和可憐泡滿了水的煙灰缸和地板。

「要不要緊?你怎麼在床上抽煙又睡著了?」艾倫叉著腰兇他,「我要是沒發現,豈不是失火了?太危險了~」

唯一危險的是,他又忘記鎖門了…或說,他忘記修理門鎖了。

「我沒睡著~天啊,妳哪隻眼睛看到失火了?!」他氣得暴跳,「妳…妳這個瘟神~~~」

最後艾倫含著眼淚,乖乖幫他擦地板,晒棉被。他盛怒的看了一下子,滿肚子火氣又消了。

當他看到艾倫拖了半天地板,連自己都搞不清楚拖過哪些地方,沒幾平方公尺的地拖了快十分鐘,還像Qoo那樣揮汗,要非常忍耐才不笑出來。

「我來吧。」為了檯燈的安全,他拿過拖把。艾倫感激的看他一眼,吃力的把棉被抱起來,也如他所料的,一步一跌,一路跌出客廳。

他俐落的拖好地板,到客廳把快變成抹布的棉被一手抱起來,另一手提著跌倒的艾倫。

「走啦,難得有太陽。」他在屋頂晒棉被,回頭看到像是洋娃娃似的艾倫,一時起玩心,把她一把叉抱到斜斜的屋頂上。

「哇~」一下子坐到這麼高,艾倫嚇圓了眼睛。

「妳就坐在這裡!不要再去製造任何災難,聽到沒有?」他走進屋子裡,不到五分鐘就擦好床頭櫃和滲水的木板床,洗了煙灰缸。

抱兩個墊子出來,發現艾倫還提心弔膽的坐在屋頂上,乖乖的。

丟了個墊子給她,自己也跳上斜斜的屋頂,舒服的枕著墊子,瞇著眼睛曬和煦的冬陽。

「今天不用去實驗室嗎?」艾倫小心翼翼的問,她微瞇的眼睛像是貓咪一樣,晶亮的陽光讓她打起貓咪噴嚏。

「今天沒我的事情。」他閉上眼睛,「太陽這麼好,今天是曬棉被和曬貓的日子。」

「貓?」艾倫四下的找著,「哪裡有?在哪裡?」

他偷偷地笑了起來,沒有回答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