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蛾 續六 環之先

續六 環之先

太糟糕了。簡直是糟糕透頂。

拿著湯匙的黃娥,看著彎曲的湯匙,默默的想著。居然連彎曲湯匙這種事情都辦得到…糟糕到不能再糟糕。

正在看書的瘴滿臉疑問的看著黃娥,不知道她為什麼拼命瞪著湯匙。現在他在家會把面紗和口罩拿下來了,黃娥的環威力似乎很強,不受他影響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那把彎曲的湯匙又緩緩的回正了。

「…太糟了。」黃娥放下湯匙,無語望天…卻發現天花板在轉,眼前一黑,非常結實的倒下。

啊勒?

等她緩緩醒轉,睜開眼睛時,瘴緊張的蹲在她旁邊,戴著黑手套的手緊緊抓著膝蓋的袍裾,擔心得不得了。

「…娥君,太亂來!」他的聲音在黃娥腦袋裡迴響,隆隆若雷,「未曾修道行此險事,實在…」

差點又被震昏過去。黃娥捧住腦袋。「哈哈,只是…想知道橫渡彼岸之後還有什麼多餘的變化…」

「若戮力修道,可登仙籍也未可知…」瘴皺著眉。

「別鬧了,我才不想登什麼仙籍。在這幾十年裡頭打轉還不夠慘嗎?」黃娥扶額。

「世俗人皆企望超凡入聖得道升仙,然也?」瘴訝異。

「才不是,我才不想。」黃娥嗤之以鼻,「自找受罪啊,拜託…那又不是我真正的願望。」

「何為汝願?」瘴倒是提起興趣。

「戀愛、結婚、生子,守護住家庭,小孩子都能自立而且堂堂正正。老的時候可以跟丈夫牽手散步。」黃娥斬釘截鐵的回答。

完全出乎意料之外,平凡到簡直不適合黃娥的願望。

「…你的表情完全說明了你現在在想什麼,毀瘴大人。」黃娥扁眼了,「若不是還抱著這種不適合的願望,我怎麼會跑去結婚啊?」

雖然她在給自己畫自畫像時,畫出來的不是人,而是一隻狂暴的皇蛾…當時還沒察覺身在環中的她,還是竭盡所能的努力過了。

當一個受盡老與病折磨而死的倒楣鬼,死後再清醒,發現自己回到少女時代,雖然糊裡糊塗,卻也欣喜若狂。

那麼的年輕,充滿生命力,還有無限可能。甚至健康得過了頭,近視不藥而癒,看得到靈異也只是小小副作用,連青春痘都沒冒半顆,根本不知道啥是感冒。

一切都來得及,可以隨心所欲的生活了。

「因為我活過一次了,所以生存實在不是什麼大問題。」黃娥聳肩,「國中畢業我大鬧了一場,超痛快的…那些欺負我的傢伙表情真好笑。我在黑板上寫了『永不再見了混帳王八蛋們』,站在講台上把所有的人都痛罵一頓,還打斷了一根掃把…因為只是群膽子很小的小屁孩。「離家出走也很順利,雖然沒有美術天份,我還是去念了復興美工夜間部。」

雖然念了五年才畢業。

「還有啊,上一次的少女時代,我老糾結在自卑感上面,覺得自己醜翻了。但是呢,毀瘴大人,所謂的『美』是很模糊也很容易影響的概念。經過老與病的折磨,我剛回少女時代的時間點,覺得自己簡直美呆了。自卑個屁啊混帳。結果身邊的人就被影響了…」

坦白說,眼前都是些小屁孩,腦袋沒貨,心眼又淺。真不懂上一次的少女時期怎麼能過得那麼陰暗和晦澀。

很多事情只要冷靜下來,謀定而後動就能解決了。少女時代的她雖然不是美人,但氣質還不壞啊,標準乖寶寶型的文藝少女。

在她看來沒什麼的不良場所打工,顯得很突兀也很特別。剛好跟濃妝豔抹裝大人的其他女孩子做了很好的市場區隔。而她也實在很難對這些小鬼產生什麼臉紅心跳的化學反應…反而這樣落落大方到簡直有些輕視的態度,讓她交到很多豬朋狗友。

如果一直保持那種心態生活下去,說不定還比較幸福一點。

只是能玩的都玩過了,靠著諸樣打工也過上了經濟無虞的生活…她雖然缺乏美術天分,卻意外的能解決靈異事件。當時大量出現、粗製濫造的童書,願意找她畫插畫…出版社需要的是擅長溝通,水準中等的商品,而不是藝術品。

但她自以為掌握了新的人生,藏在內心深處的願望就悄悄的冒頭。剛好看似完美的葉彰就出現在她面前。

謹慎觀察交往了三年,又結婚了三年,事實證明她百分之百的努力只是百分之百的丟進水裡。

更讓她受打擊的是,根本就和上次的主線任務沒有太大的差異,大事記沒有任何偏差。

她就陷身在梅比斯之環中。

「…之前沒有發覺,所以沒有去發現到底橫渡彼岸有什麼重大影響…只覺得健康得過分。結果…」黃娥拿起湯匙,很憂鬱的嘆口氣,「我不敢想像這一次的橫渡彼岸還會多些什麼…」

「此為…進化?」一直靜靜聽著的瘴小心翼翼的回答,「冥風原可淨化陰暗或渣滓…」

「我不要進化。」黃娥疲倦的摀住臉,「在無盡循環的時間軸進化有什麼用處…毀瘴大人,我已經對什麼都沒有興趣了。」

「…其不知足也,莫若此甚!」瘴突然發怒,「夏蟲不可語冰!」匆匆戴上口罩和面紗,霧化為鴉,就飛出窗外。

半天後才在後院的樹上找到他…很顯眼。因為他棲息的那根樹枝,所有的葉子都凋萎了,地上許多落葉。

「…比慘沒有意義啊,毀瘴大人。」黃娥聲音有些疲倦的說,然後伸出手。

「哼!」瘴憤怒的別開頭。

「還可以沐浴在白日晴空之下,其實我該知足了,對嗎?」

瘴沈默良久,才緩緩飛下來,霧化成人形,黑手套輕輕的搭在她手上,幾乎沒有重量。

他握得緊一些,抬頭。原本凋萎的樹枝,漸漸恢復翠綠。區區人類的環之力比他還強。

「至、至少,吾願隨汝之環而行。」瘴垂下眼簾。

不可能的吧?黃娥臉垮了下來。毀瘴大人的時間軸要出現相同的錯誤,怎麼可能啊?

不過也不是不能了解他的心情…只有在她身邊才能毫無痛苦和壓力的仰望天空。

說不定支線任務能出現不同結局,破除這個梅比斯之環。試試看也無妨…反正距離她的歿日還有幾十年的時光。

「您別生氣了,我知錯了。」她先低頭。

瘴沒有回話,只是默默的拿下面紗和口罩,想盡量繃緊臉,卻微微的彎了彎嘴角。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