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盡的旅程 後記(四)

過了幾天,百合笑咪咪的給了他們三人各一片光碟。

「這是什麼?」撒格兀瞪著這片光碟。

「補丁。」百合笑著擺擺手,「裡面有詳細說明。照著安裝覆蓋執行就好了…晚上七點我等你們唷。」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補丁?撒格兀和如意對看了一眼,有些摸不著頭緒。

小龍很誇張的嘆氣,「你們一定都沒玩過私服。」他今天出院,正在穿衣服,「喏,這是我的電話。如果不會安裝打電話來,我會教阿姨叔叔的。」

這兩個人心裡一起冒出怒火…死小鬼!

「就是個補丁嘛!有什麼難的!」撒格兀揮拳,「走!如意,來我家。我家有兩台超高性能的電腦,別讓死小鬼看不起我們~」

百合又探頭進來,「對了…若是螢幕發出強烈閃光,那是轉換過程,不是電腦要爆炸了…不要害怕。光碟片收好,別流傳出去唷。嘻嘻…」

她最後的「嘻嘻」讓人很不安。

懷著忐忑的心情,如意和撒格兀按著光碟內的說明,開始安裝覆蓋,執行一個很特別的檔案。一陣強烈的白光閃得兩個人眼前什麼都看不見…

等光芒褪盡以後,他們兩個人面面相覷,嚇得差點跳起來。

他他他、他們…他們用遊戲角色對望中!

這是很難形容的感覺…眼睛看出去,卻是陌生的手、陌生的腳和陌生的裝束。明明知道眼前的是撒格兀…卻是夢天裡的撒格兀,不是真實世界的撒格兀!

身邊的得慕嘆了口氣,「有這麼震驚嗎?想成換了個身體不就好了…」

不要那麼若無其事的樣子!我們是正常人類,正常人類啊!

「老先生老太太的反應本來就比較大。」小龍攤了攤手,模樣像是個少年盜賊,尤其是那種痞樣,「我倒是很習慣…」

「你這死小鬼!」「你還是當你的幼龍吧,還比較可愛!」這對「老先生老太太」一起對他施展了穿顱手,瞬間兩個包。

翔和百合在旁邊笑了起來。

…整個隊伍,真的只有他們兩個正常人嗎?

「翔,你的眼睛…怎麼會青了一隻?」如意驚魂甫定,看到了有單熊貓眼的翔。

他乾笑兩聲,「人沒有犧牲的話,就什麼也無法得到。為了得到什麼東西,就需要付出同等的代價…死神也是一樣…」

得慕扔出了一顆魔精石,讓他完美的成了徹底的熊貓眼。「…誰給你演鋼鍊啊!?這根本不應該的嘛!我們對這個世界來說是不純粹的存在呀!萬一因為我們有了什麼異變…誰要負責?你還是我呀!」

「但我們是遠征隊隊員啊!」其他的人憤慨的異口同聲。

「民主社會,少數服從多數喔。」睜著一對熊貓眼,翔很無辜的說。

「…笨蛋。」得慕沈重的嘆口氣。「好啦,走吧。別把這趟旅程想得太美…這可是徹徹底底的苦行!」她掏出翡翠葉,轉了一圈,「幸好…他們離我們很近。」

「有多近?」小龍滿懷希望。

「三天左右吧。」

…還真近哪…

這三天對他們這群都市人來說,真是苦不堪言。露宿荒野,睡得是泥土地,只有披風可以蔽寒。肚子餓的時候必須去打獵或是釣魚,不然得到處找可以食用的果子。

要休息的時候非升營火不可,不然會冷到無法入睡。男生們輪流守著營火,還得防範野獸偷襲。雖然他們的等級很高,武藝高強(?),近身相搏的時候還是讓人冒了一身冷汗。

「這是十二服嗎?」如意望著參天的樹木,不敢相信的問著。

得慕沒有回答。

「妳不如說…這是另一個真實的世界吧。」翔開口了。

「天使長沒死嗎?」她驚嚇了。

誰也沒回答她的問題。

沈默的跋涉了三天,終於抵達…一個村莊。他們的眼睛都直了。

是…村莊。有農田、有牛,有雞跑來跑去,河裡還有鴨子游泳的村莊!!

更讓人驚駭的是,他們的隊長,拯救世界的遊俠,彎著腰,正在黃澄澄的稻田裡面幫忙收割!

「燦月?」如意輕輕的喊,繼之狂叫,「燦月!!」奔進稻田裡,她一把抱住了燦月,淚流滿面。

「你們…?!你們怎麼會來了?」燦月驚喜極了,「如意…我好想你們呀…」她擁抱著如意,哭了起來。

其他人也歡呼著衝進稻田,只有得慕慢吞吞的跟在後面,「…有沒有常識呀,這樣衝入田裡…等等會打雷…」

「你們這群流氓、土匪,窩囊廢!在我的田裡做什麼?!」一陣驚天動地的大嗓門,嚇得每個人都跳起來,「糟蹋我的好田,浪費我的穀子!骯髒的豬,該下地獄的蠢貨!~」

怒氣沖沖的老農夫比巴溫還可怕多了,他們垂著頭讓老農夫罵了快一刻鐘,承諾無償幫他收割才平息了他的怒氣。

得慕悶悶的看著乖乖割稻的遠征隊,「…跟妳說過多回了,女神助割實在很好笑,拜託妳也有點女神的樣子…」

「我不是什麼女神啦…」燦月搖著手。

「手停下來做什麼?沒用的東西!這點點活兒就幹不了啦!」老農夫的怒罵又追了過來,燦月趕緊低頭割稻。

…這是她見過最沒用的女神了。得慕疲勞的垂下肩膀。

「不要以為妳是小孩就沒事啦!跟著這些流浪漢有個屁用?拿著這個籮筐,去撿蛋!」老農夫用巴溫的氣勢將籮筐一推,指使著得慕,「看什麼看?快去!」

等夕陽西下,他們累得在田埂喘氣。

「這比打巴溫還累…」小龍趴在自己膝蓋上,「遠征隊的首號敵手…『割稻』!」

大家都笑了起來。

「米迦勒回來了。」燦月站了起來,對著遙遠的馬車揮手。

馬車欸…小龍沒好氣的想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…但是他看到米迦勒身邊,坐了一個可愛的小女孩。

雖然面目一點都不像…他還是怔怔的看著,狂叫著衝上去,「杜莎!杜莎!杜莎,我是小龍啦!杜莎!」跑得太快,他結結實實的跌了一跤。

「…這麼大的人了,跑步還跌倒喔?」他的眼前有件女孩子的裙擺,杜莎蹲下來,擦了擦他的臉,「滿臉都是稻桿灰塵…分布得還滿均勻的。」

他一把抱住杜莎,放聲大哭。就算她坐在飛碟上、讓八條龍一起拉著飛也沒關係。

只要還能見到杜莎就好了。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著作權所有,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、供人下載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