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創作] 蒼穹(十五)

溫特加德的戰役,終於到了尾聲。

負責這個戰場的巫妖主帥在聯軍的努力,走向他的末日。但他實在太強悍了,眼見就要功虧一簣時…伯瓦爾大領主居然從前線趕回來,親自執行了巫妖主帥的死刑。

在歡呼的人群中,史瑞低低的跟蒼說,「如果妳想親他一下,我可以跟他講。」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蒼狠狠地用手肘撞他的肋骨,讓他悶哼一聲。

其實,這是種強烈的英雄崇拜而已,史瑞也不是不了解。而沒有親人的蒼,更強烈的將這種崇拜混合了孺慕和親情。

如果可以移民,這丫頭大概會歸化到暴風城王國,天天喊著「大領主萬歲」。

一種士兵對值得的將領那種強烈崇愛。他完全明白。

但他低估了蒼,完全沒想到她的反應會這麼激烈。

***

那一天,是聯盟的國殤日。

聯盟和部落的聯軍匯集在憤怒之門前,決心和巫妖王決一死戰。但誰也沒有想到,大藥劑師普崔司叛變,施放荒疫,導致聯軍全軍覆沒,伯瓦爾大領主飲恨戰死。

他們本來在伯坎根堡休息,聽到吵雜聲跑到懸崖觀看,正好看到伯瓦爾大領主倒下。

「不!」蒼大叫,就要衝下懸崖,「不要!大領主,不要!」

「妳瘋了不成?!」史瑞緊緊抓住她,「妳瘋了嗎?我們快走!荒疫很快就會蔓延上來…」

「不!不要!」她拼命尖叫和哭泣,「大領主…大領主!他說不定還沒死啊?他需要救助!」

「他死了!」史瑞當然感覺痛惜。但他活得太久,已經看過太多生死,顯得淡漠,甚至不解蒼的激動。這丫頭幾乎不認識這樣大領主,幹嘛這樣?「我以黑龍的名義發誓,他死透了!再多放一會兒,搞不好就成了殭屍…」

「不,不行,不可以。」她的眼淚洶湧,「不可以不可以不要!」

史瑞的脾氣也上來了,正在考慮打昏她好扛走時…大群紅龍降臨,開始用火焰淨化戰場和荒疫。

龍后抬頭看他,和哭得幾乎倒地的蒼。

無言交流了一會兒,史瑞勉強的說,「…龍后叫我們過去。」

他半扶半抱的將蒼帶到龍后面前,巨大的紅龍悲憫的看著泣不成聲的蒼。「孩子,撿起公爵的盾,回暴風城去,榮耀他的名字吧。」

蒼依言照做,一路上什麼話也沒說,只是抱著盾。她幾乎是極度不情願的將盾交出去,跟隨著國王的大軍殺入幽暗城,處決了大藥劑師。

但她還是沒有絲毫歡喜,回去之後,甚至病了一場。

史瑞沒說什麼,只是照顧著她。不過是傷風而已…但她內心受到很沈重的傷,這讓他更不了解了。

一個幾乎等於是陌生人的英雄而已。

「是啊,陌生人。」蒼的聲音乾澀,「我也不知道我做啥這麼傷心…或許,我想過,如果我父親是這樣的人就好了。或許,我難過,因為一切都完蛋了…聯盟和部落再也沒辦法整合起來,勢必決裂而交戰,然後被巫妖王各個擊破。那我們之前的努力有什麼意義呢?

「好不容易收復的遠郡,又要成為屍鬼橫行的地方,就跟腐屍農地一樣…再也長不出半根草了。一切都完了…」

那些人,那些她真心喜愛的人,善良的農夫。她遇見過的,慷慨就義的士兵們。漫長的惡夢永遠不會結束,取而代之的是蜿蜒到末日的虛無和死亡。

一切,都歸於毀滅。毀滅在一個白癡的爛骨頭身上。

「這有什麼意義呢?我好恨,恨我是這樣一個軟弱的人,什麼力量都沒有,都沒有!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末日降臨…他們都是無辜的!」

「妳啊…真的渴求力量嗎?」史瑞陰森森的聲音,在淒涼的病房迴響著。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 ♥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