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創作] 蒼穹(八)

才登上默亞基港,聯盟的信差就等著,顯得非常焦躁不安。看到蒼和史瑞,先是鬆了口氣,然後顯得更惶恐侷促。

他蒼白著臉孔,行了個軍禮。「史瑞.普瑞斯托…閣下。」

史瑞瞇細了眼睛,又恢復那種懶洋洋、厭倦的神情,「做啥?國王陛下對我有意見?伯瓦爾沒跟他提嗎?你們別煩我,我就不煩你們。伯瓦爾又還沒老,怎麼就老年癡呆了?」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「不、不是。」信差揩了揩汗,瞥了眼一臉莫名其妙的蒼,「弗塔根公爵有書信…」

他厭煩的跟著信差到僻靜的地方,看了一眼信,就燒了。

「我不管你們跟誰打。」他跟信差說,「我也不管紅龍后要不要幫你們。我不是任何一方,甚至不是黑龍這邊的。你告訴他,我不會扯後腿,更不會去跪在腐敗王子面前當小弟,這對他來說就算好消息了吧?告訴他,我還依照著我們當初的協議:他不煩我,我不去散佈死亡和恐怖。緊張什麼?我不能來玩玩?笑話!」

信差的臉更白了,唯唯稱是,擦著額上的汗去了。

蒼留在原地張望,並沒有跟過來。嗤,這丫頭。看起來笨笨的,關鍵時刻都很識大體。

這種女人才夠聰明,什麼時候該柔軟,什麼時候該踹。真不愧是他看上的「玩具」。

他慢慢的踱回去,蒼沒問什麼,倒是他主動說了。「大領主的信差。說第七軍團那兒很危急,既然我來了,能不能去看看。」

「…真的很急麼?」來北裂境一年多,她臉上那種稚氣漸漸的消退,反而露出一種堅毅的神情。「呃…你認識大領主?」

「我老姐當他老婆的時候,我是他小舅子。」史瑞聳聳肩,「我在他麾下當過一陣子的軍官,在希利蘇斯協防。」他語氣平淡,「我老姐事機敗露的時候,他想過把我抓起來…但對付兩條黑龍實在太可怕了。」

他短促的笑了一下,「我跟我老姐不同。她擁有黑龍所有的法術和能力,但我被困在人身中。不過這就是黑龍…龍族最糟糕的一點啦。只會靠力量和法術,活太久腦袋都銹光了。但我腦袋還算靈光。」

「…你威脅大領主?」

「算威脅嗎?不算吧。」他心不在焉的回答,「聯盟不是牢不可破的同盟關係。我只是寫了封信,告訴他要怎麼從內部破壞,還是千萬種方法中的一條而已,簡單、確實,立刻可以付之實行。而且,我根本不關心黑龍的一切,抓我做啥?不如跟我協議吧。我不搗蛋,他不煩我。這麼多年來,都還算不錯。」

「…那是你的親人欸。」

「親人?親人…」史瑞露出一個極度譏諷的笑容,「親人怎麼定義呢?血緣?情感?我的老哥老姐對我父親是非常忠心的…盲目的很。我不知道要怎麼忠心於一個神經病欸。

「情感?他對我們並沒有情感,老哥和老姐已經變成情侶關係了,亂七八糟的家庭…血緣?這更是笑話。死亡之翼發瘋的時候,把自己的配偶和龍蛋都燒個精光了。他之後的子嗣都是偷別人的龍蛋改造出來的。血緣?哈哈哈哈…」

他狂笑的樣子非常可怕,周遭的人紛紛走避,像是黑色的風暴降臨一般。

蒼反而握住他的手。「我不該問,對不起。」

史瑞盯著她一會兒,又恢復那種無所謂的模樣,聳聳肩。「是我起的頭。」他牽過馬,「我們若要去第七軍團的駐守地,得馬上出發了。」

「…你不是說,你不去嗎?」

「我是不想去。」史瑞漫應著,「但妳想去不是?」

蒼偏著頭看了他一會兒,輕輕笑了一聲。「史瑞,你人真的很好。」

「嘖,胡說什麼。」他上了馬,像是枝箭般飛馳而去。


關於黑龍公主和王子的部份,完完全全偏離正史到恆河沙的地步。請原諒我吃書…(遮臉)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