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炎 之二 彼昔

之二 彼昔

弦撥三兩聲,不成調。

這是某個供主送的琵琶,特別燒給她的。修道人總有些門門道道,但除了修煉這些沒什麼用的歲月,坦白說打個架都有點問題。

她其實很少接凡人的委託,因為那是實打實的減損壽命。修道人比較韌,通常五年壽算對他們來講不痛不癢,潛修幾年又回來了。

但朱炎卻總是淡淡的,不怎麼理會這些修道人。

記得嗎?她是人斬官護法,奉命代行天律。跟誰混再熟,萬一犯到她手底,還是免不了那一刀。她不講人情不徇私,指望她會網開一面是不可能的。

她會收這把琵琶,還是看在那個修道人大限將至,不忍拂了他最後心意。

其實她對這些風花雪月的東西不太擅長,只會幾個小調,指法也很艱澀。但在漂蕩著濃郁梔子花的夜裡,飄渺的小調就顯得很適合。

不過這些小調,並不是用琵琶彈的。在這個時代,應該也沒有人聽過。已經是很遠久的事情了……那時她還很小,五歲還六歲,剛讓師父從死人堆裡拖出來,聽師父用琴彈著悲涼的調子,聽熟了耳朵而已。

五歲之前的記憶完全遺忘,在那個年代,戰亂紛擾,趙匡胤的陳橋兵變還是十年後的事情。什麼叫做十室九空,什麼叫做杳無人煙,她都親眼見證過了。

荒草埋枯骨,孤墳鬼唱詩。空氣總是瀰漫的血腥的氣味,永遠都不會散。

在這種死人比活人多、人類互相殘殺的時代,邪祟橫行,異常猖獗。她的師父一直沒有說過自己的由來,只是沈默的誅妖驅邪,從一地浪游到另一地,帶著她。

朱炎會拿起柴刀,隨著師父以殺戮護蒼生,似乎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。

後來趙匡胤當了皇帝,妖魔橫行的狀態並沒有改善太多。戰亂一直都沒怎麼停止,橫亙整個北宋,她劬勞過甚的師父終於倒下,只是瞅著她,沒有給她一句遺言,就闔目長逝。

她並沒有浪費太多時間在流淚上,將師父安葬之後,繼續斬妖除魔。南宋維持了一百多年吧……但她很少南下,通常都在北地。

戰禍太烈,死人的冤與恨會呼喚更多的妖魔鬼怪。人間的人們可以選擇自相殘殺,但她是師父的徒兒,唯一的徒兒。她的師父為了讓人們的血脈延續下去,將自己的命都給交代了。作為徒兒的她,也就得跟她師父相同才行。

為什麼她會活過了整個南北宋,面容維持著少女模樣,她自己也納悶。之後身不由己的成仙,她更不明白了,而且還不由得她拒絕。

後來她被提升為清風司執法仙官,明白自己的職責所在,她一直想離開的心才安定下來。

她過去如此,現在依舊如此。一樣忠於自己的職守,不違背師父的教誨與道,她唯一知道的生活準則與方式。

即使被誣陷而下獄剮去仙體,她也並沒有懊悔。當然,她也想過,說不定有其他的生活方式,拋棄這種執拗的信仰……但在冰冷的天牢裡,她想了又想,發現拋棄信仰和職責,她就不值得存在了。

她不懂得其他生活方式,也沒有興趣沾染紅塵。

會做的,想做的,就是成為一個執法者,然後維繫住這種尊嚴。

撥弦三兩聲,指法漸漸純熟。

刀傷似的弦月默默的注視著半頹的孤墳,將她懷裡琵琶的弦,照得格外晶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