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風飛翔(七)

煩惱了很久,我決定順其自然。

反正一切都可以推給緣份。若是沒再遇到,那就是沒有緣份,這就不能怪我沒拉他一把。這麼想我就好過多了,於是我飛去劍刃山脈探望領主大人和他的養女,順便去幫小地精基地那兒解決一些難題。

劍刃等於是我第二個家,我最痛苦的時光是在這兒過的。正確的說,我待在德來尼礦坑隱居,長久的注視著水晶倒映出來的眼睛。

我絕望的眼睛。

原本以為,我會討厭這個地方。等我回到這個充滿崢嶸山脊的貧窮山區,我才發現經過時光的洗禮,我有種類似鄉愁的懷念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所以,矮人夫妻中的妻子請我去拿幾個水晶,我答應了。那裡我熟到不能再熟,熟到那些肥肥不會注意到我的進進出出。

我進入了礦坑。

等我轉個彎,突然如遭雷殛。

我和奎爾薩斯面面相覷。在我逃跑之前,他已經兩手撐住在山壁上,將我困在臂彎中。

「…你一定要靠這麼近才能跟人交談嗎?」我緊緊貼著山壁,希望跟他的距離拉開一點。

他笑,微微偏著頭。薄冰藍的眼睛在漆黑的礦坑閃閃發光。他湊近一點,在我耳邊低語,呼吸灼熱,「我喜歡這種姿勢。」

我可一點都不喜歡。

但他的白髮在我眼前飄動。「…你的頭髮是用染的,還是魔法的緣故?」

原本帶著笑意的眼睛火速結冰、拒人於千里之外。他瞇細眼睛,我承認他這樣很有吸引力,但也很可怕。「…都不是。」

「那就是憂傷了。」

他縮回雙臂,變得非常冰冷而遙遠。我知道我觸怒了他,但我也因此暗暗鬆了口氣。

奎爾薩斯交叉著雙臂,「來作什麼?」

我乾笑,「一個小任務而已…拿幾塊水晶。」但我想不通,為什麼我的運氣這麼差,這種鳥不生蛋的鬼地方還會遇到。「…你呢?」

「挖礦。」他指了指閃爍的堅鋼礦床。

…當然,這是礦坑,礦坑就有礦,他拿的深雷是制錘大師才能打造使用的作品,會挖礦完全是天經地義。

這只是個倒楣的巧合,不是緣份,一定不是。

他意外安靜的挖著礦,我硬著頭皮,把水晶收集完畢。應該有的守衛早躺了一地。我看到那麼多屍體就該想到的。

下意識的,我掏出任務日誌看還有什麼任務在附近,這是我犯下的第一個錯誤。

他又一把搶走我的任務日誌。「妳一定是專精恢復的德魯伊吧?偽裝什麼月梟呢?」他翻著日誌搖頭,「妳的任務等於都還沒有動。」

「還給我!」我漲紅了臉,想要搶回來。我是白癡,居然在他面前掏出任務日誌!

「我幫妳。」

「我不要!」

我越來越火大,他卻越笑越開心。大怒之餘,我用力踢了他的膝蓋。但我忘記穿盔甲的傢伙,硬得像是鐵龜,受罪的是穿著皮鞋的腳。

撲上去跟他搶日誌,他停了笑,「好啦,還妳。不過有件事情,我一定要告訴妳。」

我狐疑的望著他,他卻一臉肅然。「妳的…嗯…」他湊近,在我耳邊低語。

「什麼?」說得這麼小聲,誰聽得到?

「妳的唇很美。」

等我聽懂的時候,已經來不及捂嘴巴了。我果然是白癡!

張大眼睛,等我驚駭的意識過來時,他已經得逞。拳打腳踢的想要逃跑,他已經將我壓在山壁上,還抓著我的下巴。

我要缺氧了。

不對!這是什麼時候,我想得是缺氧?!

我只覺得腦門發暈,臉孔發麻。跟第一次的感覺差很遠…他像是在吃糖果一樣,一遍遍啜著我的唇。

…喂!

「妳接吻都不閉眼睛的?」他的語氣居然有一絲好笑。

「…我怎麼知道?這是第二次。」我愣愣的回答。

「哦?」他聲音裡的笑意更深了,「那妳也沒有經驗囉?妳不怕我呢。」

「怕?我怕,我怕得要命。」我根本魂魄還沒歸位,渾渾噩噩的。

他終於仁慈的放鬆我一點,讓我不再半窒息。他帶著鋼鐵手套的手撥了撥我散亂的髮絲,「妳不怕我。通常會不怕我的女人只有一個目的。」

「啊?」我依舊處於大腦混亂的狀態。

「有的女人就喜歡危險的男人。還是說,妳挑我當啟蒙的對象?」

啟什麼蒙?我的神智漸漸回來,終於明白他的意思。我覺得臉孔的血色漸漸褪去,然後又漸漸漲紅。

媽的。

我生平第一次打人耳光,而且還打了兩次,乾淨俐落。

「希、希望這能卻除你不潔的思想!」我氣得渾身發抖,「我我我、我可不是那種心口不一的女人!我若、若是想跟你上床就會直說,不會這樣拐彎抹角!」

勃然大怒的揪著他的胸甲怒吼,「我不是人類的女人你搞清楚!我不會救你就為了要你以身相許,他媽的!我只是同情心太氾濫,我在你眼底看到我同樣的傷口,就這樣!混帳、下流、虛偽無恥的人類男人,聽懂了沒有!?」

他驚愕的看著我,薄冰藍的眼睛漸漸有種奇怪的情感。我不想承認那是暖意。

「是我誤會,我道歉。」他微笑,有點邪氣,「我明白妳是可以溝通、直來直往的女人。那麼,」他將任務日誌還給我,「請問我可以再吻妳一次嗎?」

什麼?

但更讓我驚駭的是,我居然聽到自己說,「…可以啊,別咬我就好。」


感謝您若您願意支持贊助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,請見此小額贊助說明
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都是莫大的鼓勵。
←歡迎餵食(這是快速打賞連結,金額可自訂),詳情請見說明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