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風飛翔(八)

我沒跟別人接吻過,所以我不知道算不算好。但我有種發燒的感覺,頭重腳輕,感覺昏昏的。不過這次我有把眼睛閉起來了。其實什麼都看不見讓我緊張,但張大眼睛也實在看不到什麼。

等他放鬆下來,將額頭底在我額頭上的時候,我覺得他在笑。笑什麼我就不知道了。

「感覺怎麼樣?」

感覺?「…原來男人的嘴唇很軟。」

他忍俊不住,輕輕摸著我的臉,但另一隻手還掐著我的下巴。我開始懷疑,如果這是接吻的標準姿勢,情殺案件會不會只是激動過度,從掐下巴不小心掐到脖子上?

「還有呢?」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「有點發燒的感覺。」我坦白說,「而且溼溼的,有點噁心。」

他抵著我的額頭,像是聽到什麼笑話一樣爆笑起來。我有點發悶。

「但妳喜歡嗎?」

…這、這種事情我怎麼會知道?「…不、不清楚。」

「那討厭嗎?」

「也不會。」

他終於放開我的下巴,將我抱在他懷裡。其實真的沒想像中的羅曼蒂克,別忘了,他穿著鎧甲。被一個鐵皮人抱著有什麼好悸動的?

但他輕輕順著我的背,像是在安撫一隻貓。

「整個過程,妳最喜歡哪個部份?」

我離遠一點看著他,他的表情倒很真摯。我不懂,這是正常的流程嗎?接吻後要做問卷調查?我仰頭想了一下,然後放棄了。我一生只談過一次戀愛,那次戀愛綿亙了將近十年。但說來令人難以相信,我們最親密只到牽手和吻臉頰。

我對這方面真的完全沒有經驗,甚至我還沒有成年。

「…我喜歡你抵著我的額頭說話的那一段。」我誠實的說。

他張大眼睛看著我。在我後背游移的手也停下來。「妳坦白告訴我,妳今年幾歲。」

「九十二。」我補充,「對人類來說是老奶奶的年紀。」

通常對我有興趣的男人這樣就會跑得跟飛一樣。包括夜精靈。夜精靈以外的男人發現我是「老奶奶」,但夜精靈卻發現我未成年。

「還沒滿百歲。」奎爾薩斯訝異,「就夜精靈來說,妳還是未成年少女!」

…我第一次聽到人類這麼評斷的。

「但我可沒有那種道德觀。」他輕撫著我的唇,「我不管這個。」

…那你管哪個?

「妳第一次上床要跟我。」他用的是肯定句不是詢問。

「喂!」

「我會等妳準備好。」他放開我,非常自然的從我懷裡拿走任務日誌,「走吧。」

「…我的任務日誌!」

「我吻了妳兩次,還沒扯平。既然妳不讓我用身體回報,就得讓我幫妳。走吧。」

…我說過了,我不要這種「扯平」啊!

***

我不知道我和奎爾薩斯是什麼關係。

這個霸道陰沈的男人似乎對我另眼看待,這真是令人意外。他抓著我到處跑,跑也跑不掉。當接到大量地下城任務,我們難以招募合適夥伴時,他放下深雷,立刻去轉天賦成為防護系的聖騎士,卻沒要求我轉天賦。

但他都轉了,我怎麼可以說我不要?我也去轉成恢復系的德魯伊。

「妳當個治療者遠遠勝過一般人。妳是個天才補師。」他有點困惑,「為什麼要走月梟的路線?那完全不適合妳。」

我含糊了一下子,但我不知道怎麼解釋我曲折的心路歷程。「…我單獨過任務的時候需要力量。恢復系的德魯伊難以獨立。」他依舊狐疑的看著我,忍不住刺他,「你還不是?你是個很強的防騎,為什麼要拿起深雷?根本不會有隊伍要你!」

他微微昂起下巴,睥睨的看著我。我實在很討厭他這種高傲的視角。「我喜歡戰鬥。逼到極限的戰鬥。」

這說了等於沒說。

但我們很聰明的不去點破這點矛盾。每個人心底都有直抵靈魂的傷痕,只能自己慢慢痊癒,別人幫不上忙。

我也不懂,他帶著我做什麼。我不是個高明的戰鬥者,說白點,我只會補血。而且我不能夠連續復活人,這也是我被隊伍排斥的主因。

或許是方便擁抱和接吻?

有時候他會半夜來敲門,睡得迷迷糊糊的我爬起來應門,他會突然俯下身緊緊抱住我,輕聲問能不能吻我。

這種時候他的冷漠和憤怒會消散,露出一張茫然而年輕的臉孔。其實他還是個年輕人,心裡有個填不滿的破洞、冰冷吹著風的年輕人。

將來我勢必會傷心的。每次點頭的時候,我都會默默這樣想。是人就會背叛,遑論種族。

但領主大人的話縈迴在我心底。因為我知道,所以將來我承受的起,一定得承受的起。

我們用一種很曖昧的關係同行。我們不是伴侶也不是男女朋友,就只是旅伴。但我還滿喜歡他霜雪凝鑄的臉龐看到我時,那瞬間的粲然。

當然我還是沒讓他爬上我的床。=_=

人類把這種關係看得很輕易,我就是不懂。接吻不會生小孩子,那不要緊。上床是會的。我還沒腦筋打結到可以隨便生個混血兒,看他一生受苦。

這世界的歧見已經太多,我不希望再添一樁。

但這個霸道鬼,卻沒試圖強迫過我,也就是說,除了接吻和擁抱外,沒有更親密的關係。

但他不准別的男人太靠近我。事實上這是過慮。一來我缺乏那種嬌豔的魅力,二來有他隨行,什麼人也跑個精光。

不過他態度的確漸漸輕鬆下來。這是好事。

「你的頭髮,到底是怎麼白的?」我問。

「啊,自從我拔出霜之嘆息,就白了。」他很自在的唬爛。

最好是這樣啦。

「那請問你的霜嘆呢?」

「放在銀行啊。」他繼續鬼扯,「你知道世風日下人心敗壞,滿街的賊亂跑。這種神兵當然要放在銀行啊,不然被偷走怎麼辦?」

你繼續扯啊。

「拿出來給我看一看。」

「我忘記保險箱的號碼了。等我申請出來,再給妳看。」

你可以唬更大一點沒關係。


感謝您若您願意當我們的乾爹乾媽,請見此小額贊助說明
支持贊助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,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有莫大的鼓勵。
←歡迎餵食(這是快速打賞連結,金額可自訂),詳情請見說明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