賴上好姐姐 之二(二)

「東區的小套房歎,離你工作的地方又近。」關於這點,玉寒很不解,「住這裡幹嘛?這是老公寓了,搭捷運還得走十幾分鐘的路。」

「我喜歡走路。」睿明笑笑,「再說,伯父伯母都移民了,你一個人在家,我不放心。」

「說到那兩個唷……」玉寒滿腹牢騷,「年紀一大把了,跟人家趕什麼時髦移民?現在好像在坐牢,真的是移民監呢,還一直誇加拿大多好又多好……」

「玉寒姊姊不是去過了?加拿大很美呀。」他正在客廳等吃飯,玉寒不讓他動手,忙碌的不斷端菜出來。

「美?很美啦,當明信片看當然美……我不會看照片就好唷?你相信嗎?7-11下午六點就關門!7-11欸!而且遙遠得沒有人性啊!太陽一下山,整個城像鬼鎮,沒有一家商店開門的。除了在家看電視,還能去哪裡啊?那種沒有夜生活的鳥地方怎麼住人?讓我死死算了……」

「你還是最喜歡台灣?」

「這個亂七八糟的小島是我的家。」她擺出一桌色香味俱全的大餐,「我哪裡也不去,只有這裡適合我。」

接周添得滿滿的飯,睿明笑了笑,「我為你守護這個小島。」

「政治家的心願就這麼小啊?」玉寒又忙著幫他盛湯,「我真沒想到你會跑去念政治……我以為你不是當畫家就是當作家。上帝真是不公平,給你好看的外表,又給你那麼好的才華,所謂『上帝的寵兒』就是這樣吧?」

「……我不想當什麼政治家。」他垂下眼瞼,在臉上落下誘人的陰影,「我只是想為你守護家園而已。」

被他注視的時候,她的心跳居然有點不規律。

神經啊,那可是她抱過、牽過、呵護過的小弟弟,她在轉什麼邪惡念頭啊?!

「小明……咳,你長大了……睿明。」她決心好好跟他談談,「其實你要怎樣的女生沒有?何必在我這個老姊姊身上浪費時間呢?你只是被小時候的既定印象限制住了,這是青春期的症候群,而你應該早早離開青春期了,好歹都二十三歲了……」

「我要什麼,自己很清楚。」他望著玉寒,美麗的眼睛充滿熾熱的專注,「我不會勉強你的,玉寒姊姊。我會等你準備好,我們的一生都剛開始而已,我不急。」

我很急。玉寒沒好氣的想。

這個才華洋溢的弟弟為了自己浪費這些光陰,會錯過真正的幸福。

「小明……咳,睿明,你只是沒分清楚親情和愛情而己。」

「玉寒姊姊,你要說我『戀母情結』嗎?不,我並不缺乏母愛。事實上,我什麼也不缺。就算你不接受我……我也會耐心等候,並不認為是遺憾。因為……能夠專注的愛一個人就是幸福了。我只祈禱你幸福。」

她該拿這個小弟弟怎麼辦?「……怎樣才能讓你停止這種傻念頭?」決心正面面對問題,這樣下去不是辦法。

在他美麗的眼睛之下,她覺得越來越危險了……

「你接受我,或者有別人給你我不能給的幸福。」

「我會努力的。」她無力的端起湯喝了一囗。

「接受我?」

老天,他的笑容讓女人失去抵抗力。

「不是。」玉寒白了他一眼,「我想辦法找到那個真命天子。」

睿明沒有感到挫折,只是充滿自信的一笑,低頭喝湯。

不會有那個人的。既然他回國守在玉寒身邊,那個人說什麼都不會出現。

他很清楚自己的優勢,在他面前,所有男人都會自慚平凡。

「你……笑得好可怕。」但是很誘惑。王寒覺得很不安。

「有嗎?」睿明摸摸自己的臉,「玉寒姊姊,我不會傷害你,我是來照顧你、保護你的。」

「我都這麼大了……還需要你保護?死小鬼。」玉寒瞇了瞇眼睛,「不要裝出那副人小鬼大的樣子,受不了……」她起身去端燉排骨。




可一進入廚房,她立即發出驚天動地的尖叫聲,

睿明迅速的衝進廚房,玉寒一跳跳到他身上,「蟑螂……好可怕……還會飛……啊——」

他抱著尖叫的玉寒,哭笑不得。「不需要人家保護?嗯?」

「快……快打死它啦!」玉寒帶著哭聲叫。

那只無辜的蟑螂被她的尖叫聲嚇得動彈不得,僵在流理台上。

「玉寒姊姊,你好不好先下來?」抱著她是很樂意,但是抱著她打蟑螂似乎有點高難度,這樣我不能打蟑螂。」

玉寒這才意識到被睿明抱著,她一張臉漲得通紅,飛也似的跳下來,衝出門,顫巍巍的從門後探出眼睛,「快……快把它打死啦!」

正要處決那只蟑螂,瑟縮的蟑螂抬頭看著睿明,似乎在問,「憑什麼用人類的觀點否定我們存在的價值?我們並沒有侵害你們。」

這隻小蟲並沒有傷害任何人。他突然動了惻隱之心,拿起餐巾紙將蟑螂拎了起來,打開廚房的窗戶,讓它飛了出去。

「你……放它走?它還會再回來,它……」玉寒不可思議的囔著。

「玉寒姊姊,它沒傷害你。」洗了手以後,端起那鍋燉排骨,「來,我們繼續吃飯吧。它也是地球生態的一環,我們沒權利否定它存在的價值……」

這個弟弟,心慈若此,從小到大都沒有改變過。

「還氣我不打死蟑螂?」看她大半天沉默不語,該不會為了只小蟲和他發起脾氣吧?

「你……你這樣子怎麼在政壇生存?」她憂心仲仲,「你的心太軟了,這樣一定會被人家欺負的……」

原來是為我擔心啊。他的心裡湧起一股暖意。

「……我對人類,就沒有這麼慈悲了。」他氣定神閒的說,「玉寒姊姊,你的手藝真好。再一碗。」

「那當然。為了當個了不起的家庭主婦,我可是下過苦功呢。你知道嗎,我有廚師執照,還有保母執照了!當家庭主婦也是要專業化的……」

成功的轉移了她的注意力,睿明微微的笑了起來。畢業兩年,玉寒的年紀越來越大,際遇卻越來越落魄。

工作換來換去,現在在某大出版社當行銷編輯,上面層層峰峰,都拿他們這些小行銷當代罪羔羊。

但是……能怎麼辦呢?景氣這麼差,有工作就很好了,她不敢奢求什麼。

老同學步步高陞,連最不看好念中文的阿敏,都已經是呼風喚雨的主編了,就只有她……真是令人黯然神傷。

睿明更不用說,儼然是梁立委的代言人,甚至得到大老的注意,年紀輕輕已經是媒體寵兒。

阿敏約她出來喝茶,實在意興闌珊,拿什麼跟人家比呢?但是阿敏的車都停在樓下了,她只好胡亂的拉件衣服來套上。

「我是請你喝茶,不是拉你去斷頭台。」阿敏沒好氣的白她一眼,「畢業都不是姊妹啦?同學會不到就算了,連我們同寢聚會都不到!你搞什麼飛機呀?」

「……你們本來都是我的學妹,差點又變成我的學姊。現在……大家都出人頭地了,要不就嫁了好丈夫……你看不婚的阿如連孩子都有了,就只有我……我不知道我在幹嘛!」她差點哭了出來。

阿敏氣得發怔,抓起點單往她的頭上敲,「我敲死你這混帳東西!你還好意思說?大四那年是怎麼留級的?為了被破爛男人甩了,連期末考都沒考,不被當才叫做有鬼了!幹嘛念到研二畢不了業?還不是你自己豬頭,跑去幫男朋友做論文,反而耽誤了自己的論文!你是哪點比不上我們?你倒是說呀!」

「我……我……」她委屈的扁扁嘴,「我只是想要穩健的愛情,可以平安進禮堂嘛!就算不提學業,畢業以後,大家都有成就了,就只有我……我都快三十了……嗚嗚嗚……」抓起餐巾她又哭了起來。

「……那是因為,你最想做的工作都不是這些。」認識她這麼多年,眼淚怎麼哭也哭不幹,阿敏反而沒辦法了,「你最想做的還是生兒育女,當個一等一的家庭主婦,對不對?」

玉寒只是飲泣,沒有回答。

長歎一聲,阿敏不是不感慨的,「笨寒哪,你的願望何嘗不是我的願望?只是我沒你天真,這世界上哪有長期飯票這回事?」

「怎麼會沒有?」她不服氣的擦乾眼淚,「我爸媽結婚三十二年,到現在還是恩愛得很,我媽可當了一輩子了不起的家庭主婦。」

「就是你爸媽做了錯誤的示範,你才會夢幻的以為每對夫妻都這樣。」

阿敏老實不客氣的頂回去,「你睜開眼睛看看四周,哪對夫妻跟你爸媽一樣?那叫做異數、奇跡,前輩子燒了好幾台砂石車的好香才有的,懂不懂?男人都是混帳東西,他們只想要享受免費的女傭、性伴侶、保母、生孩子煮飯燒菜洗衣服的自動化機器人,了不了呀?你這笨蛋單純加到爆的極品!」

越想越氣,阿敏乾脆一股作氣的發作起來,「當家庭主婦?帶可愛的寶寶?廢話,我也想啊!只是想到要受豬頭老公的氣,我還不如受豬頭老闆的氣,豬頭老公給你家用給不給薪水啊?不給薪水,給不給感謝啊?你慢慢想吧!豬頭老闆還不敢得罪我,該加薪就得加薪,該讚美就得讚美,老娘不爽走人,我看他怎麼辦好?!你呀!認清楚事實好不好?極品男人已經很少了……」

「這個我很清楚。」玉寒沮喪得不知道該怎麼辦。

「我看你才是不清楚!」阿敏索性扯開來講,「你以為娶了老婆的人就是續優股啊?笨寒,這只會讓你身敗名裂而已。」

「我沒有!」她嚇了一大跳,「我沒有做這種事情!誰啊?是誰啊?!」

阿敏鰍了她一會兒,面色緩和了些,「笨寒,我問你,甄瀾仁是不是你的頂頭上司?」

「甄先生?」她呆了一會兒,「是呀,他很照顧我,出門應酬也照顧我的……」

「怎樣個照顧法呀?」阿敏快氣歪了。

「就是……跟廠商和書店經理應酬,都會帶我去呀。他還說,應該要跟這些人打好關係、拓展人脈……」

「拓你的大頭啦!」阿敏想拿起點單,發現讓服務生收走了,要砸咖啡杯,她又還沒喝完,「哪個女性行銷要去應酬這種鳥玩意兒?你是不帶大腦出門是嘛?你知道甄瀾仁出去都怎麼講的?他都說這個小行銷是他的小情婦兒,把你形容得多麼不堪!出版界就這麼一點點大,你這種名聲怎麼嫁得出去……」

 


感謝您若您願意當我們的乾爹乾媽,請見此小額贊助說明
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!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有莫大的鼓勵。
←歡迎餵食(這是快速打賞連結,金額可自訂),詳情請見說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