葛葉之章 之一(五)

一面聽著總督大人的報告,我一面分析思索。

艾爾羅總督提供我一份詳盡的官方報告,關於塔妮亞公主,我一面拿民間傳說和閱讀過的資料與八卦相對照。當然,聽起來完全切合她的身分。低調、謙和,非常親民,卻從來不干預政事。

這是個模範的貴族女性,非常完美的典範。

「官方報告我聽夠了。」最後我打斷他,我不想知道公主去哪些服裝店買衣服,「我想問幾個問題。」

「我能說得一定說。」他微微笑,眼神卻很機警。

幹情報的人實在討厭,他們總是用笑容掩蓋一切。雖然需要我的幫助,但這該死的傢伙還在評估我的能力。雖然我不是那麼甘願,但我已經在這裡了,我是院士,代表亞爾奎特學院。而且就是因為討厭這熱死人的鬼地方,所以我希望趕緊了事回家。

清了清嗓子,「海薩君主十六歲登基,原因是先王『急病猝死』。」

他的眉毛微微皺起來,「這是必要的問題嗎?」

「聽我說完…當時塔妮亞公主十八歲。你只要回答我是不是就好了。事實上,先王是被刺,海薩君王倖存,是因為塔妮亞公主捨命相救吧?」

哇,被這麼兇惡的綠眼睛瞪視,真是令人膽寒。

「葛葉院士。」他警告似的說,胳臂微微一動。我敢說他腦袋裡繞到不該繞的地方去了,我可不想一劍穿心。聽說我們總督大人劍術極為高超。

「這是很容易推斷的事實。」我舉起雙手,表示我沒有惡意。「海薩君主登基的時候,塔妮亞公主『重病』沒有參加登基典禮。之後塔妮亞公主痊癒,卻在王位之旁,擁有她自己的座位…雖然她從來沒在殿堂之上開過口。她的座位甚至比皇后還接近君主。海薩君主出行必定帶上她,卻不一定帶上皇后。」校報寫過這個八卦,許多人都相信皇室有不倫之戀,但我可不這麼覺得。

官方將塔妮亞公主塑造成一個謙虛、內斂、安靜守分的柔弱公主。但她擁有自己的花園,親自去商店買花種和鏟子。她有自己的馬廄,親自為馬命名上鞍。

養在皇宮的柔弱公主,會懂得花鏟種類?能夠自己替馬上鞍?這幾年流行柔弱的審美觀,所謂的「貴女」是足不沾塵的。最近變本加厲,有的貴族千金出生後就沒用過自己的腳走路,都是僕人抱進抱出,乘車搭轎。

但今年已經三十歲的塔妮亞公主,依舊會騎馬出宮參加慈善活動。

「君王很重視塔妮亞公主的建言吧?」我問,「所以君主公開斥責了這股『貴女』的歪風。」

艾爾羅總督按著劍看我,我覺得背上的冷汗像是蚯蚓在爬。

「…妳該來幫我工作。」他鬆開劍柄,輕鬆的笑。「很正確,如妳親眼所見。」

我可不想附和他。「我還滿喜歡雅爾奎特學院的…我不適合在外工作。」我趕緊把話題轉開,「所以請你誠實的回答我,公主有沒有自衛的武力和能力?」

「有。」他很乾脆的回答。

「到什麼程度?」我繼續追問。

「我未必會知道。」他詫笑,「執法署的權限只到全國鄉鎮與首都,不包括皇宮。」

「總督大人,我們就別兜圈子了。」我開始有點不耐煩,「更不要再考我。您是艾爾羅,全恩利斯劍術第一人,很年少就威名遠播。我若是君王就會請你去教導皇家劍術。而且您對公主的了解太詳細了,我大膽推測,你們是感情很好的師生。」

可能不只是師生。我當然不會對他說,開玩笑。公主二十歲就嫁給宰相,去年宰相病死才新寡。但艾爾羅提及公主時,即使非常克制,語氣還是帶著親微的親暱。

「呵。葛葉院士,是我無禮了。」他和緩下來,但只是表面。「公主通過高等劍術考試,射箭命中率有九成二,而且幾乎是個天生的騎師。」

哇,養在皇宮內院的武術奇才。

「艾爾羅總督,你比我了解皇室。你認為有什麼人可以不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下,將公主綁出皇宮?」

「絕無可能。」他斬釘截鐵,「皇宮親衛隊或許偵查能力不怎麼樣,但防衛森嚴,進出貨物都需要盤查。或許可以下藥迷昏公主,但要怎麼將她運送出去?」

我注視著他,「總督大人,告訴我你的推測吧。」

他沈吟了一會兒,「我認為公主是自願離開的。」

「…我想某些人不喜歡公主在皇宮吧?」

「因為她哪一邊都不是。」艾爾羅回答,「她只是君王這一邊的。」

「擋了很多人的路啊。」我點頭。

「沒錯。」他無奈的笑。

太好了,更棘手了。還牽涉到皇室與宮廷鬥爭。我捅這個馬蜂窩做什麼?成與不成,我都很倒楣。

「我需要跟公主見一面。」艾爾羅正色,「我要知道她為什麼離開皇宮。」

「那不難。」我漫應著,「任何城市都有秩序,克麥隆也不例外。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城市,什麼東西都得靠貿易。貿易,就是一種秩序。如果賣進去的東西都拿不到半分錢,而且必然死於非命,誰要去呢?你說對嗎?」

他很快的明白了,「水和食物。」

「沙漠裡最珍貴的東西。」我攤攤手,「支撐一整個城市的水和食物數量太大了,不能夠完全靠小量走私,尤其是這樣的罪惡之城,需要武裝商隊和大盤商。你找到了大盤商,就找到了進入克麥隆的鑰匙。」

這是個簡單的案件,只是涉及皇家,就顯得神祕困難,太多資訊無法取得。反正我只是提供諮詢而已,不知道也無所謂。

但想也知道,糧食的供應管道太多,但沙漠並沒有太多水源。距離克麥隆約一百公里有個獨佔的綠洲,所有人是個跨國大貿易商。

在我被沙漠的酷熱烤熟之前,跋涉了五天,屬於總督大人的小隊,在黃昏時奔進這個綠洲之內。

沙漠的夕陽,血一樣的豔紅。


感謝您若您願意當我們的乾爹乾媽,請見此小額贊助說明
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!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有莫大的鼓勵。
←歡迎餵食(這是快速打賞連結,金額可自訂),詳情請見說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