殿下的日常 之十二 代溝(上)

殿下遇到巨大的難題。

是的,她撕毀了辭職信,也乖乖回廟,並且跟找她找瘋了的同僚道歉,決心當個真正的神明,好好代班。

但是第一個案例就讓她很茫然。

讓她救回來的女人非常無助,殿下也真的是想幫她。

這個叫做吳美芳的女人的經歷,足以寫上一百回的悲劇,文筆夠好應該可以賺足眼淚。

她和初戀相戀結婚,可說是男才女貌天作之合…起碼周圍的人都這麼說。但結婚沒幾個月,就發現一切跟她想像的不一樣。

婚前待她很友善的伯母和姊姊(男朋友),婚後成了婆婆和大姑子就對她露出猙獰的面孔…單獨面對她的時候非常猙獰。

而溫柔體貼的男朋友結婚後成了忙於工作漠不關心的丈夫,婆婆和大姑子說什麼就是什麼。

她以為這是磨合期,所以一直忍耐、順從。直到結婚五年沒有生下孩子,婆婆和大姑子變本加厲,她不但要賺錢養家,還要承擔所有家務,略有差池,就是一頓教訓痛罵。

丈夫冷眼旁觀,指責她不孝順。

讓她忍受不了要自盡了此殘生的是,她好不容易懷孕了,喜極而泣的告訴丈夫,丈夫勃然變色,將她痛毆了一頓導致流產。

父母雖然打罵了丈夫,卻決計不准她離婚。因為就外人看來,他們家庭還是很美滿的,男人不過是一時衝動,要她檢討一下自己的脾氣。

…殿下真的不懂。

維持著「廟公的女兒」的真身,殿下不解,「既然都有勇氣死,為什麼沒有勇氣走呢?」

「我不能走。」美芳擤了擤鼻涕,「我的考績正在重要關頭。」

…妳都要死了,升不升職有什麼關係?冥府不會承認的。

話一出口,美芳終於發現邏輯上的謬誤。她握著殿下的手帕一臉茫然。是呀,這絕對不是理由。

「其實妳只是想懲罰那些人。」殿下率直的說,「事實上他們不會被懲罰,也不會受到什麼責怪,畢竟不是他們把妳推下去。」

「他們怎麼可以不受懲罰?難道他們良心過得去嗎?」美芳哀泣。

「他們有良心這種東西不會把妳逼到這地步吧?」

「老天不開眼啊!」

「…老天沒辦法管得那麼細啊!妳知道老天爺的工作量有多多嗎?」

最後殿下頭痛了。因為完全雞同鴨講。這蠢孩子不累她累了。

「就當作妳已經跳下去了!」殿下對她吼,「對!妳跳了!現在妳已經死了,妳已經是鬼了,過去的一切再也不能束縛妳。」殿下不耐煩的晃手,「想去哪就去哪吧。」

美芳怔怔的望著殿下,「可是我的身分證、信用卡、銀行卡…」

「回去拿啊!」殿下暴怒了。

美芳哭了。

殿下頹下雙肩,「行了。我陪妳去拿。」

美芳覺得自己在做夢。只一步就到了婆家門口,還沒掏出鑰匙,大門就開了。

說不定,說不定我真的死了。美芳想。

但是婆婆看得到她,對著她破口大罵,從不做家務出去浪,一直罵到一定在外討客兄。

她站定,看著嘴巴一開一合快速噴毒汁的婆婆。揚起手,一巴掌搧過去,讓她婆婆原地轉了兩圈。

一開始是惶恐和害怕,緊接著卻是狂喜和愉悅。

沒事。我死了,我是鬼了。我什麼都不怕。我終於做了我一直想做的事情。

很強勢很潑辣的婆婆看著她明顯不正常的表情,哭嚎著衝回房間鎖門打電話。

贏了,我贏了。美芳心裡湧現喜悅,回房收拾了證件和幾件衣服,平靜的和殿下一起走出大門。

「陰間…要怎麼去?」她殷切的看著殿下。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*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,錯字難免請勿介意,出書時會再行校正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