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閒聊] 可能是村巫的阿太(光明版)

其實我還滿遺憾沒見過阿太。因為她實在是個太傳奇的人物。

但我從來沒去過那個山村,在我印象裡,外公外婆和我娘親舅舅阿姨們都沒回去過。小時候不覺得,長大就覺得很奇怪。

可問大人往往都是避而不談,問我娘親只會挨揍。只有一回去外公家(離我家只隔一條街)時,某個表兄弟姊妹(記不起來)問過。

沈默寡言脾氣暴躁的外公淡淡的說,「阿母不在那兒,回去幹嘛?」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但是大人們談起阿太的時候,還是很津津樂道,或許感覺有點複雜。即使她過世很久了,覺得還深深籠罩著整個家族,並且影響著。

據說日據時代,攝像館還特別幫她拍照,放在店理當扛棒。

最神奇的事情是,聽說美軍轟炸的時候,差點被波及,也出現了「白衣觀音接炸彈」的傳說,還因為信仰中心的觀音媽連擦傷都沒有,很是自豪。

身為童養媳的外婆曾經叨念過,阿母(阿太)那一天浪費豬油塗手,不知道去哪裡燙傷了。卻被外公嚴厲制止,說,「阿母不喜歡人說啦!惦惦!」

當時我是個很安靜內向的小孩子,一直都不太討人喜歡。或許是很渴望大人的愛吧,所以一直很用心聽大人說話,有段時間為了逃避暴躁的母親,都躲在外公家,聽了他們相互鬥嘴吵架時的一些片段。

外公外婆常常提到阿太和山村的生活。

那個剽悍暴躁的阿太,大部分的時候卻是個面惡心善的美人。她不識字,卻會抓草藥看病,而且擅長收驚。

這些,是不可以收錢的,阿太也從來沒有收過錢。

在那個神祕的時代,在神祕有點可怕,有獨腳仔、魔神仔等怪物遊蕩的山村,阿太會抓著菜刀出去砍籬笆趕走那些奇怪的東西。

似乎像她這樣的人,在鄰近山村甚至鎮上,不是很罕見。被稱呼為「某姐」、「某姨」、「某婆」這樣。

但是誰也不知道她們是哪裡學來這些…都是女性。

遇到什麼怪事都會去拜託這些阿姐阿姨阿婆,她們在山村是格外受尊敬的…或者是敬畏。

可她們就是很普通的村婦,一樣生兒育女,勞苦農事和家事。揀到一點閒暇,會織布…用鳳梨絲。

是,我知道這很讓人錯愕。鳳梨哪來的絲。但是在我外祖家人人都覺得這是很正常的事,我娘親還抱怨過鳳梨葉要勦絲出來是讓手指很痛的事,居然還能用古老的紡織機織布真是太奇怪了。

長大我詢問過,但根本沒人知道這類的事情。

OK,這離題有點遠了。

總之,阿太就是這樣傳奇又神祕。雖然有黑暗的暴躁面,但也有光明的慈愛面。我就是浸淫在阿太的傳奇故事裡長大的。

她採藥治病,收驚、替小兒治抽搐。有村人撞邪,她會用細竹絲插打那人把壞東西打出來。砍籬笆怒吼的把怪物嚇走。在據說有魔神仔的山上來去自如,健步如飛。

甚至年輕時疑似代神接過炸彈。

都是一些完全不可思議的事情,但在外祖家好像覺得一切應該而且尋常。

外公其實也是面冷心熱的人,他對剛出生的孫女或外孫女其實都抱著很大的期望,但長大一點他又會很失望,一副看不良品的眼神。

有回我在外公家看小阿姨的書時,外公跟外婆抱怨,「沒有一個女孩子像阿母一樣。沒一個能…下去。」(中間的台語聽不太懂)

發現我在看他,外公沒好氣的拍我的頭,「妳馬只會看冊而已啦。」

長長幾十年,到現在我還是不太清楚外公的意思。


感謝您若您願意支持贊助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,請見此小額贊助說明
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都是莫大的鼓勵。
←歡迎餵食(這是快速打賞連結,金額可自訂),詳情請見說明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