臨江仙 之二十

本來他希望可以耍耍不耐煩就全身而退,哪知道想得太天真。

他那便宜老娘抱著他又揉又搓,兒啊肉啊叫了半天,又讓奶娘把嬰兒抱出來硬塞給他,結果被吵醒的嬰兒大哭,他娘也哭,那個表妹哭得更淒慘。

我做什麼了啊我?二爺只能無語問蒼天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好不容易大家都消停了,嬰兒抱進去吃奶了。老娘泣訴兒媳不孝、善妒、無出…算算大概七出之條全滿了。

坦白講,他對謝子瓔的爹娘還生不出什麼感情…哪有那麼容易啊?對他爹還有幾分佩服和親情,那老爹雖然是恨得牙癢癢,但是他還連話都聽不懂的時候,老爹還悄悄的來探望幾次,頻頻嘆氣,罵過幾聲,但背著人悄悄掉過幾滴眼淚。

據說很寵溺他的娘親可沒來看過半次,聽說都在顧著王姨娘肚子裡的那塊肉。

太複雜了坦白說。他追問過顧臨,她只是一臉為難,卻不肯說什麼。

他自己是猜測過,不知道對不對。再怎麼寵,兒子廢了就是廢了,不如把心力花在孫子身上?

真希望自己猜錯,不然他還真替那小渣有些難過。可有這層疙瘩,他真的對這便宜娘親不起來。

現在他只希望這便宜娘不要再罵顧臨了,聽人罵自己老婆挺難受。終於到了極限,他冷冷的說,「娘,我還有書要讀。」

「讀什麼書?還不是想回去跟那小娼婦膩在一起?」謝夫人發火了。

二爺霍然站起來,臉孔鐵青,緊緊咬著牙,從一數到十,又從十數到一。

謝夫人看他變色,也有點慌了,忙著哄他,「娘就說錯一句話,你就這樣甩臉子給我…十月懷胎養你這麼大容易嗎?真不知道顧臨給你吃了什麼迷藥…」

「表哥,你不要跟姨姨生氣,姨姨也是為了你和少奶奶好…」蓉蓉表妹在旁邊抹著眼淚勸著。

罵我老婆是為了我們好?笑話。

他對這樣拐彎抹角拼命繞圈的無聊談話真的不耐煩到極點,好不容易終於聽懂了,他那娘親認為他該雨露均霑,只有個孩子子嗣太單薄了之類。

他再次深刻感到身為種豬的痛苦。

咬咬牙,他強忍男兒淚,吞吞吐吐的說了他的身體虧得厲害。簡單說,還想活長點,這兩年他…只能沒種。

天啊地啊,誰來殺了我吧!男人還有比這更恥辱的嗎?!硬逼我說出口妳們高興了沒?!再一次的他真恨那個渣男。

但很明顯的,他那便宜老娘加上餘孽細姨,壓根不相信。他真有萬念俱灰的感覺。磨到最後,他勉強答應每個月挪出三天,去每個姨娘的房裡坐坐,省得便宜老娘繼續罵顧臨不賢良。

之後他那便宜娘還不放過他,要他送餘孽細姨回去。

二爺面無表情的站起來,轉身就走。蓉蓉緊跟在後,嬌喘微微,顯然跟不上他的腳步,嬌呼一聲表哥,扯住他的袖子,就往他身上歪倒。

可憐兮兮的抬頭,梨花帶淚。

…妳們,不洗頭,光抹頭油?他的臉孔抽搐了兩下,明顯他的袖子被蹭了一塊油光水滑。嗆人的脂粉味和體味融合…是古今審美觀大不相同,還是前身品味太差?

「小五子!」他吼了,「把這個姨娘送回去!」用力一甩袖子,他用最快的速度逃了。

氣喘吁吁的跑回浩瀚軒,大大的深吸幾口新鮮空氣。顧臨詫異的出來,「婆母沒有留飯?快午時了呢。」

他抓著顧臨雙臂,拖進屋裡,上上下下的仔細打量她。終於明白為什麼會對她如此鍾情…除了重情重義外,御姐氣質強烈,素面朝天,而且從來不抹髮油。她喜歡研制香藥,但講究淡雅,若有似無。

最重要的是,她有潔癖,天天洗澡洗頭,他自己也是這樣的。

「我要換衣服。」他能忍受泥濘汗臭等等艱苦訓練,但他不能忍受頭油和脂粉沾在身上,「可以的話,我想洗澡洗頭!」

顧臨還沒回話,甜白小聲嘟囔,「爺跟奶奶頭洗太勤了…以後閻王爺會逼人把洗頭水都喝下去呢。」

少奶奶沒好氣的瞪她一眼,「閻王爺管得多呢,哪還管得到洗頭水啊?最多忍妳們三天,三天不洗頭,別在我身邊伺候!」

「就是就是!」二爺拼命點頭,「御姐兒,我真的太愛妳了。」

丫頭們一起深深抽氣,快速的退走,還細心的關上門。

「瓔哥兒,發什麼瘋你!」顧臨雙頰飛紅,大驚失色的看他飛快的寬了外袍,「你、你你你…姑姑說過…」

「我知道我知道,」二爺咕噥著,一把摟緊她,「我沒要幹嘛…我只是需要收驚。」

「…哈?」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