臨江仙 之二十七

人家是斯文的朗朗讀書聲,他們家讀個書不但粗魯,而且動靜其大無比。站在書房外聽壁角的顧臨默默的想著。

琯哥兒一聲大笑,「二哥,我剛進書院九歲那會兒,字寫得比你好看得多。」

瓔哥兒頓時大怒,「你學多久我學多久?我學半年有沒有?有沒有?!笑什麼笑?牙齒白?再笑我就不教你怎麼考試…」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「你教我考試?哈!二哥你還是教我吃喝玩樂吧…算了,那個爺還不屑學…」

「門縫裡看人,你把人瞧扁了!」瓔哥兒更火,「爺不露一手,你破小子還不知道爺的本事…」

兩個人的聲音漸漸輕了,安靜了。好半晌琯哥兒的聲音異常驚駭莫名,「哥、二哥…你、你你你…」

「我什麼我?書來不及讀好,考個試還能準備不好?…」

兩個嘀嘀咕咕、商商量量,反而是瓔哥兒教訓人的時候比較多。甚至勃然大怒,「你豬頭啊!這是論說文,論、說、文!題目沒看懂破個鬼題…會破題了不起啊?!後面的呢?豬腦袋,沒自己想法啊?」

「哥你敢說我,你這大白話…比話本還話本兒!而且這個典不是這樣用…」

「那你說怎麼用嘛,不然我幹嘛教你怎麼考試?先生回家過年了,既然你書都讀熟了,自然是等價交換,我教你怎麼考試,你教我怎麼用典…」

甜白怯怯的輕輕扯了扯顧臨的袖子,很小聲的問,「爺跟五爺…讀書還吵架呢?」

顧臨微微一笑,往前走了,後面一群屏聲靜氣的小丫頭。在小丫頭心目中,讀書是神聖的,讀書人是讓人尊敬的。但今天她們小小的信仰有點受到動搖。

等遠了小書房,來到顧臨專用的大書房兼藥房,她才閒閒的說,「其實都有,當然吵架的成份比較多。只是吵架的種類很多種…有的是越吵越糟,越吵越離心離德,互為仇寇。但也有越吵越好,越吵越上進,越吵越親的。」

甜白想了一會兒,點點頭。爺和五爺能不能越吵越好,她是不清楚。陸娘子和她家漢子劉拐,沒能一天不吵,賊婆娘殺千刀的喊,可娘常嘆息沒人比陸娘子享福。劉拐是在外面跑腿的,得點賞錢,沒捨得喝口小酒,都塞給陸娘子。陸娘子省吃儉用,盡把劉拐打扮得體面了,還時不時打個一二兩酒給劉拐解饞。

這麼多年了,陸娘子沒懷上。趙婆子跑去慫恿劉拐買個小的,結果讓劉拐拿著棒槌打出去。

「人與人不同。吵也不見得感情差,笑也不見得肚裡沒把刀,奶奶,是不是這個理?」甜白仰著小臉問。

顧臨讚賞的摸了摸她的頭,「咱們甜白果然是我的心腹大帥,一點就通,都快可以出師了。」

「奶奶,奴婢不要出師。」甜白揉著衣角,「將來還要給奶奶當管家娘子,以後給小少爺小小姐當嬤嬤。」

這丫頭,年紀小小志不小呢。跟琯哥兒一般大而已,卻聞一知十,肯自己用腦子。有些心大的丫頭,這麼點年紀就會想辦法在爺面前晃…不是她讓小六子去照應琯哥兒,真有些丫頭天天轉著探頭探腦。

甜白倒是最有機會湊,卻只往她這兒湊。

「別白羨慕了,柑橘皮都收了來?等等咱們藥丸兒弄好了,我教妳幾個字兒。少奶奶的心腹大帥,怎麼能當睜眼瞎?」顧臨笑著說。

甜白高興的蹦了一蹦,才不太好意思的福禮。其他的小丫頭倒是羨慕得緊,可沒辦法,誰讓甜白是奶奶眼前頭一份兒。

這個和甜白丫頭同年紀的琯哥兒倒是一整個天雷滾滾、震撼莫名了。

他的奶娘是太夫人親自派來的,難得懂得識文斷字的婦人。可以說剛學會說話,就讓奶娘抱在懷裡學認字。他和那個同是庶子的三哥年紀相差太大,明面上沒有往來也沒有交往。

嫡母是看也不想看他,冷著。三哥可是苦頭吃盡,自身難保。可三哥會送一堆破書爛筆給他「引火」,書雖然翻得破了捲了,裡頭密密麻麻都快看不到行縫的親筆註解。

他的份例沒有紙墨,就是三哥給來「引火」用的爛筆沾了水,在牆上懸腕著練字。小時候吃不起這種苦,還真跟奶娘哭鬧不休。

後來奶娘沒了,他啼哭不已,挨了嫡母一頓家法。三哥頭回跟他說了一句話,「在這家,只有把書念好才有活路。」

他本來矇矇懂懂,只知道奶娘囑咐他要讀書上進,三哥一句有活路,就算是餓一頓飽一頓,他也一直沒把書本放下過。

直到三哥終於揚眉吐氣的金榜題名,攜妻外放當官,他才真正的領悟到,原來是這樣的「有活路」!

所以他一直很用功,非常用功。他以為四書五經爛熟,就能給自己博一個不凍不餓的前程!

沒想到他那暴躁紈褲的二哥,讓他張目結舌,大開眼界。原來光把書讀好還不夠,更有許多旁門左道啊!

聽說瘋傻過的二哥,不知道是一棒子敲開了竅,還是膽大心黑非笨蛋所能為。總之,他將收集來的所有所有陳題、窗課,名為歷代題庫,分門別類。只問出題所問的大方向,根本不管出自何經何典。

舉凡策論,不出那幾個大方向,不是問治民治軍,就是吏政財用…林林總總,也就十來類別。歷代考官出題,或三五字,也有數百字的。二哥逼他學的,就是先把題目讀懂讀透,然後不看別人怎麼策答,而是先打個草稿理清思路,然後對照別人的策答,或合或否,再次修正,然後按著新草稿引經據典。

「起、承、轉、合!懂不?說白了就是要充滿邏輯的去唬爛人!考官從四書五經哪兒出題關你屁事,讀懂題目!反正也就這麼十幾大類,大白話也沒關係,反正是草稿…引經據典來湊的時候就背那些就好了,少背多少啊…童生不會太難真的,也就第一關,算幼稚園入門考而已…」

「…二哥,你像是考了幾百次童生似的。」琯哥兒嘀咕,然後感嘆,「二哥你早點挨棒子就好了,早知道我自己敲。原來打破二哥腦袋就開竅成個人樣了…」

誰是你那倒楣黑心爛腸紈褲賣春藥的倒楣二哥啊?!久違的悲吼又在可憐的二爺心底爆發,回音陣陣。

他想上訴,他想辯駁,他想呼天搶地。很可惜,他什麼都不能。

「…你也想開開竅?」瓔哥兒臉色鐵青,「我幫你。棒槌還是厚背刀,你可以自己選。」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