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娘病毒(二十)

離開了季常,淚眼朦朧的皓華,在街頭不知道該到哪裡去。將眼淚嚥下,打了電話回張家,她回娘家去。

母親父親都外出,只剩下妹妹和保姆在家。

遠遠的看到姊姊,小小的粉嫩的小女生,張開雙臂,「姊姊姊姊姊姊…」的跑過來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緊緊擁住她,和母親同時懷孕的小孩子,現在已經三歲多了…開始上幼稚園,開始會用稚嫩的聲音念童詩。

如果他還在…

忍不住的眼淚落下,繼之嚎啕起來。怕嚇著了妹妹,她淚如雨下的將妹妹交給保姆,她卻像小小的無尾熊,頑強的纏在皓華身上,「不要不要∼姊姊∼達達要姊姊∼」

撅起小小的嘴巴,吹著皓華的眼淚,「呼呼,不痛不痛,姊姊不痛,痛痛吹跑了…達達把痛痛吹跑…」

抱著她,皓華透過眼淚,凝視著她。總要保衛她到成年,不讓她經歷自己深受的苦楚。

「皓華?」母親看見她眉頭深鎖,不禁擔心的坐到她的身邊,「怎麼了?」

皓華自從出嫁後,鮮少回到家裡來抱怨。一方面忙功課,又要打理事業,來去總是匆匆。

自從三年前流產後,也沒再聽說她懷孕,應芬一直很擔憂。

現在居然面有淚痕,可見受到的委屈,著實不小。

「沒什麼…只是…我的孩子…」抱著妹妹,皓華聲音哽咽,嗚嗚咽咽起來,小小的妹妹拿了面紙替姊姊拭淚。

「別難過了…」看她這麼多年,居然對那個失去的孩子念念不忘,應芬只能長歎一聲,「妳還年輕…總還會有小孩的…」

終究要回到張家,在外已經眼淚流盡。

和哲平擦身,他喊皓華:「繼母。」

皓華停下來看著他。訥訥的,他不知道該怎樣開口才好。

聽說了自己家裡又添了個妹妹,對於無法生育的繼母,不知道是怎樣的刺激。

月光雪片般,跟著如飛的雲明滅。看著美麗的,年紀比自己還小的繼母,居然慌了心腸。

接掌織文鋪兩年餘,他沒辜負繼母的托付,將織文鋪的名聲和發展推到了另個高峰。很少注意到繼母的容貌如何,急著在這個家出頭的哲平,只來得及和她商量如何推展織文鋪。

在這雪片般的冬天月光下,寶藍色,含著滿滿水氣的夜間,突然,讓某種情緒重重的敲擊了心臟。

察覺他神色有異,皓華倒是垂了頭。對於哲平,她一直是欣賞的。哲平認真。對於認真的人,皓華都很喜歡。

身為他的繼母,不是她迴避哲平的原因。實在皓華不知道什麼叫戀愛。還來不及知道戀愛的滋味,她嫁給震岳。在張家受季常的照顧,這種曾有的親暱,卻也跟愛情無關。即使一個禮拜要在站上碰到好幾次的汶萊,她也感受不到一絲絲網戀的甜蜜。

別人對她總能輕易的點燃愛戀的火焰,為什麼她沒有辦法如此回應?

她不解,也無意解。

對他笑笑,進屋。

哲平站在月色下,寒氣侵袖,只是獨立。

皓華沒有心思想到哲平,震岳知會她,周日愛音和她的小孩子將來到張家居住。

幸好有三樓,要不,怎住得下這麼多的人口?

累了一天,回到自己的房間。這期的天下採訪了織文軟體,翻過自己的照片,迎面居然是愷軒的,霎那間,她感到窒息。

換她的心臟,受到莫名的重擊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