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娘病毒(二十二)

去國多年,彥達的乖戾沒有消失,只是陰沈。

表面上,他已經洗心革面了,但是季常知道,若彥達會反正,那天地也可以倒轉。

在淑真和鎮岳沒有看到的地方,他對著皓華,現出垂涎的樣子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「妳要小心彥達。」擔心的季常,不只一次的勸著皓華。

「放心。」皓華似乎不以為意。

甚至哲平也戰戰兢兢的跟進跟出。

「繼母,妳得將房門鎖好。彥達那混蛋,強暴過家裡的女佣。」

「我是女佣嗎?」

妳這樣的美貌,連我都幾乎有非分之想,彥達?

只覺得繼母身處飄搖風暴。

但是皓華似無所覺的來去,無防備。看在彥達眼中,分外的覺得是誘惑。

終於,在某個兩人獨處的時刻,他拉住皓華的手,笑。

「嫁給老頭,實在可惜了妳這個美人兒。」彥達很高,容顏雖然殘忍無情,卻有種粗獷邪惡的英俊,「不如給了我,讓妳快活快活。」

「咦?我是說了什麼,還是做了什麼?你怎會這麼想?」

「妳不用說什麼…也不用作什麼…光站在哪裡,我就覺得不拯救妳,真的是沒有天理的事情。」

他開始撫摸皓華光滑的手腕,「那個糟老頭很爛吧?嘖嘖…居然讓妳這樣的小美人兒獨守空閨,他一定都不曾滿足過妳…」

他自己的聲音讓他停滯了一下。「妳不用說什麼…也不用作什麼…」皓華笑笑的,將一個極袖珍的小錄音機拿出來,重播著他剛剛說的話。

彥達的臉色發青。他衝上前,想要搶下那個錄音機,沒料想皓華拿了把小巧的白朗寧對著他。

「這把槍還沒殺過生呢,你想當第一個?」在大陸混過的他,識得是真槍。雖然她臉上的笑容溫柔可人,但是眼神卻冰冷瘋狂。

「不要…哈哈…開玩笑而已…別衝動…」

「別再拿你的髒手碰我,明白嗎?」皓華溫厚的笑容沒有改變,用冰冷的眼神掃得他遍體生寒。

他拼命點頭。

等皓華離開了他的視線,他才開始罵自己笨。媽的,真槍怎樣?要弄到槍又不是什麼難事,子彈才是困難點。

萬一她拿的是把空槍勒?當場給她唬過去。這下子,她手裡有了錄音帶,想對她怎樣,這下就有了把柄。

雖然說,那個錄音帶也沒說啥,但是老頭恨他,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。

「彥達∼你怎在這裡?媽媽找你找得好心焦…」淑真慌忙的跑過來,圍住他的脖子。

生生的把她的手拿下來,「煩啦!」

「彥達…」

那個死女人…他大踏步的出去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