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獄之歌 之十五

一個優秀的畜生殺手,一定會堅定的把自己的PK開關指向「守護」,不會蠢到讓任何人將自己騙成紅名罪犯的。

非常敬業的良箴與食物鏈頂端的拾夜,自然也是如此。

所以,被CD長達四十八小時的絕學「冰魂雪魄」打個正著的拾夜並沒有死亡,只是被打進坑裡凍成冰棒而已。那五個在旁邊看得失控狂笑的地支新手,也只是用臉龐迎接了黑殭尸帝王的子彈,臉孔冒煙的在地板抽搐,也沒死掉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可喜可賀,可喜可賀。

(但痛感回餽已經關到最低,還是非常痛、無敵痛…)

「記住,」黑殭尸冷冷的說,「自我控制很重要。不該笑的場合…後果很嚴重。」

恢復理智的良箴,膽寒的後退一步,擺出戰鬥預備姿勢。

不知道黑殭尸先生會怎麼對她…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。但她也不打算連明槍都沒躲過…

不過看這五個抽搐的倒楣鬼,她的臉孔也控制不住的抽搐兩下。

「哪,」黑殭尸先生非常和藹可親的露出改良版鱷魚笑,「這麼久沒見面,一見面就這麼熱情?」

…啥?

「不回答就是承認了。我懂,妳害羞。」黑殭尸擺了擺手,「妳一定能體諒我只是情不自禁。」

…欸?

「你們還要躺多久?」黑殭尸偏眼看著還在地上裝死的親朋,「今天進度沒達成…」他冷笑兩聲。

冒煙並且抽搐的五個人,立刻跳了起來,奪門而出,要多快有多快。

「走吧。」拾夜心情愉快的喚出獰爪,「上來。」

還在琢磨他真正用意的良箴,渾渾噩噩的上去,「…你不打算報復我?」她脫口而出。

拾夜用一陣壓低如咳嗽的笑回答她,「難道…娘子很期待為夫的『報復』?」

「沒有沒有!我知道大哥您最心胸寬大…」良箴趕緊擺手…欸?等等,那個「娘子」…是、誰、啊?

「妳都讓人叫那麼久的『大嫂』…還不肯正名?」拾夜高壓的睥睨她,「我最討厭言而無信的人了。當然跟這種人也沒什麼生意好做…」

「…名字只是個符號,大哥您愛怎麼叫就怎麼叫。」良箴非常願意為五斗米折腰,何況這不知道是五斗米的多少倍。

心情非常晴朗的拾夜,當場就「加薪」了。原本的三成半委託費變成四成,而且他出撫養費。

「養家活口,是男人的義務。」他微笑,露出整齊(並且尖銳)的白牙,讓陽光一照,閃過發出「錚」的一聲的燦爛。

難得他笑得這樣璀璨,良箴好一會兒沒聽懂他說啥,讓他那黑暗帝王的魅力和風采短短的震懾住了,心跳不由自主的蹦蹦加速…但拾夜發出來的強大黑暗氣場,讓她在心悸之餘,嬌弱的膽子也跟著顫抖起來,幾乎膽落。

這該叫做驚艷呢,還是驚悚?或者兩者都有?

良箴的感覺非常複雜。

「良家子,妳看我看呆了呢…」他靠近良箴的耳邊,用氣音低訴。

她腳一滑,差點從一千碼的高空跌下來成團肉餅。

拾夜姿勢非常帥的駕著獰爪攔截到一失足的良箴。被他攬進懷裡的良箴非常反射的摀住自己的嘴…只能說她的反應已成戰鬥本能,能夠先讀敵手的所有預動。

失去目標的黑殭尸,不滿的咬了她的上臂。除了隔了太多層的衣服讓他很不滿,最少在虛擬暫時的滿足了他吃黑糖饅頭的慾望。

他應該高興,因為絕學的CD太長,所以沒挨「冰魂雪魄」。

不過即使在「守護」模式下,超近距離的淋冰雨,也不是太好受的滋味。

分享好看的故事,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,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!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