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獄之歌 之二十五

良箴和拾夜吵了一場非常人類的架。

終於結束專案,開車北上的拾夜帶著刮著暴風雪的黑暗氣場,一見到良箴就說,「離婚。然後妳轉去曼珠沙華。」

然後震怒的饅頭M和更震怒的黑殭尸帝王,在人間永和的頂樓加蓋開戰了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所謂真理越辯越明,在很多眼淚和暴怒之後,良箴終於搞清楚了,拾夜怕發生類似的事情,所以要良箴轉去安全陽光又向上的曼珠沙華。但移民的要件之一是解除婚姻關係。

「我在曼珠沙華有封頂的人物。」拾夜疲倦的抹抹臉,「到那邊再結婚。」

「我還有很多財產需要處理!」她實在覺得拾夜太小題大作,「何況又不是什麼大事…就算將來又遇到了,還是可以自殺求免…」

「住口!」拾夜完全失去他那種陰森的泰然和冷靜,暴怒得非常可怕,「聽好,不管是遊戲還是現實,妳通通不准擦破自己一塊皮!」

「…那只是遊戲。」被嚇住的良箴,愣了幾秒才訥訥的回嘴。

「良家子,我不是今天才認識妳。」拾夜抓著她的手臂,認真的像是要焚燒,「妳馴良外表下有非常狠戾的一面。人生有很多意外和災難,妳要想的不是暴烈的金石俱焚,而是想盡辦法保住自己的命!被野狗咬了一口,是要去打狂犬病疫苗看醫生,不是把自己殺死…妳怎麼可以、怎麼可以…」

他握著良箴的手,在發抖。

太奇怪了,都不像他了。黑殭尸帝王欸,在發抖。

「我才不會那樣…」良箴短促的笑了一下,把臉別開。

「看著我的眼睛,回答我。」拾夜聲音冷了下來,「妳發誓現實遇到這種災難,會想盡辦法保住自己的命。」

她看著拾夜的眼睛,發現自己無法回答。她不能接受不合理的污穢。這麼小心翼翼的照顧著自己長大,她不能容忍這種災難。

「我就知道,我就知道。」拾夜咬牙切齒,「良家子!快發誓,不管遇到什麼事情都會保住自己的命!」

「我…」她說不出話來。在常識裡,網路遊戲是不能自殺的。她割開自己咽喉的時候就覺悟到,她無法接受這種厄運降臨到自己身上,可殺不可辱。她沒意識到自己在地獄之歌,她是反射性的反應…

她不想對拾夜撒謊。因為拾夜從來都沒騙過她,再怎麼黑也都黑得光明正大。

「妳…」氣得發抖的拾夜瞪了她一會兒,頹下肩膀,緊緊抱住她,「妳真的從頭到尾都是正正經經的良家子。為什麼把自己教得這麼狷介這麼直…」

因為不這樣,就會在這污濁的世間滅頂啊。不抱緊自尊和狷介,那她還剩什麼可以自傲呢?

但拾夜懂吧?他一直都把她看破、無所遁形。所以才會瞥一眼影片,就暴怒的知道她就會真的金石俱焚。

「…我若被弄髒,你不生氣嗎?」她弱弱的問。

「妳永遠是乾淨的良家子,不管發生什麼事情。地獄之歌不適合妳。」拾夜低聲,含著良箴很陌生的痛苦,「良家子,妳發誓。發誓不管發生任何事情,在什麼地方,妳都會保住自己的命。」

她眨了眨眼睛,眼前還是一片霧氣。「…我發誓。」

雖然損失很多,但良箴把手頭的存貨和財產都變現,夠她交上一年的房租,上下學期的學費,說起來,她在網路遊戲搶錢還真有一套啊…

但她想休息一下了。學校有固定的打工,畢業前的生活應該沒有問題。

雖然拾夜一直想乾脆的養她啦,不過她拒絕了。雖然缺乏鈣質,但她還是有牢不可破的底線。

前往曼珠沙華,得跟冥道主交談。她獨自走入華美的冥宮,俊美無儔的冥道主撐著頰看她。

「良箴小友,好久不見。」冥道主笑意盈盈,「去了妖界,就不會回來了吧?」很輕很輕的嘆了口氣。

良箴微張著嘴,「…你是npc對吧?」

「嘖,若不是挺喜歡妳,一定會痛責妳的無禮。」冥道主瞪她,「好歹我是有高超AI的冥道之主,地獄之歌所有事情鉅細靡遺無所不知。現在妳還是我的子民呢,不喊主上,居然說什麼npc…太失禮了。」

「…主上,恕我無禮。」良箴非常從善如流。

冥道主展顏一笑,「算了。誰讓我喜歡妳呢?雖然妳這樣的不適合這個罪惡的世界…但任何社會,都需要『異端』的刺激。妳相當努力的證明這個理論了。」

他趨前,俯瞰著半跪在地的良箴,輕輕摸她的頭。「可愛的『異端』啊,妳將離開這個世界。告訴我,這格格不入的世界,妳有過美好值得回憶的記憶嗎?」

她抬頭看著這個有趣又放蕩的冥道之主,眼睛慢慢湧出淚水,笑著。「主上,曾為你的子民,我非常榮幸,我會永遠記得你。我在這裡,遇到一個人,有些時候,覺得和你很像。」

冥道主垂下眼簾,思索了一會兒,不滿的說,「嘖,哪是。我比妳的那人和藹可親多了,溫度也比較高。」

良箴含著眼淚笑得很開懷。

「去吧,可愛的異端。」冥道主揚手,「或許我們會在冥道遠征時…戰場上見。很期待和妳交手哪…地獄之歌的傳奇。」

帶著冥道主怪異的祝福,她踏過光門,離開了地獄之歌。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、供人下載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