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的貓(十一)

如果可能的話,我希望不讓穆棉掉眼淚。被打得幾乎站不起來的良凱,抱著肚子,精疲力盡的進了自己的辦公室,將門鎖起來。對於驚嚇的同事上司,完全無動於衷。

趴在桌子上,沒有一點力氣。這麼多年的愛戀,終於到了盡頭。穆棉雖然沒有追究,但是她看著自己的眼光,卻充滿了恐懼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不要這樣看著我,穆棉。我愛妳,我愛妳阿…這麼多年這麼多年了…這眼光我抵受不住…

所以,至勤發狂似的拳頭,他不大覺得痛,反而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。大家都一起死好了。大家都不要得到。他發現自己敘述的能力是這麼的強大,強大到自己幾乎都相信了。

但是那該死的小鬼,卻一點兒也不肯信。

或者說,居然沒打算追究穆棉被侵奪的事實。

什麼都結束了。血管裡的血液,急促的流著,潺潺的連自己都聽得見。

行屍走肉似的回到家裡。電話響了很久很久,他一直不想去接。響了好幾次,他終於拿起電話。

「幹嘛不接電話?」羅絲不怎麼高興,「明天我就要回去了。」

一直積壓著的眼淚,突然崩潰。他嚎啕起來,嚇到了羅絲。

延後了回家的時刻,羅絲盡快的趕過來。替良凱請假,照顧他,給他安慰和支持。

為什麼…我那時候會答應跟羅絲離婚?半昏半暈的依在她的身邊,覺得強烈的愛苗又開始滋長…

但是羅絲卻只輕笑了一聲。

「良凱,你有戀屍癖。」

「胡說。」良凱有些恚怒,可恨羅絲總不願意將他的話當真。

「真的呢,因為你老喜歡抱著過往的屍首眷戀。我和你一起生活的時候,你只心心念念的眷念遠在北部的穆棉,等我離開了你,你才開始眷念我們曾有過的美好生活。」羅絲輕輕爬梳他凌亂的頭髮,「今天是穆棉確定不要你了,你就回過頭來想著我的好了。」

溫暖的東風穿堂而過,飄來茉莉淡淡的芳香,混著羅絲身上的一生之水。

恍惚了一下。穆棉擦向日葵,卻喜歡在辦公室插上大把的玫瑰。羅絲偏好香水百合。

這兩個女人,都偏好花香。但是他住的地方完全沒有味道。也不知道可以把花香帶進來。

他的生活,得由她們的香來填滿才行。但是香氣終歸飄渺。

「是我不好…」他握住羅絲的手。這些年打工勞動,閒暇她又喜歡蒔花種菜,不復往日嬌嫩。這長了幾個繭又微粗的手,卻讓他覺得分外有安全感。

「妳不是屍體。」他平靜下來。

憐愛的看著他,羅絲摟著良凱,將他梳上去的頭髮披下來,原本精明幹練的臉龐,一下子顯得稚氣而脆弱。

一張迷失的娃娃臉。

「良凱,雖然你不該對穆棉這樣,但是因為我介意你,所以,我只希望不要再發生類似的事情,要不然,我會送你去住院。」

他輕輕的點點頭。

快四十了。良凱卻和剛認識的時候差不多,一點也不顯老。他可愛的娃娃臉卻要靠平光眼鏡和梳得水滑的西裝頭來撐,才顯得出成熟穩重。他一直不知道,羅絲會答應他的求婚,就因為淋了一身雨,頭髮全披下來的良凱,看起來拿麼的年輕和溫柔。

觸動心底的一絲惆悵和柔情,卻也只是一絲絲。

「該散場,就散場吧。」她輕輕的說。

良凱沒有掉眼淚,只是慢慢的闔上眼睛,疲憊的睡在羅絲的大腿上。

一週後,良凱申請的調職下來了,這次是美國。

拒絕了這些年,他終於前往了。

穆棉去送他,正好和羅絲照了面。第一次將彼此看得這麼仔細,羅絲不禁笑了起來。

果然像。像是三生石上舊精魂,良凱欠了,或是我們欠了良凱。也許此時償還完了,將來也就沒有瓜葛。

「保重。」良凱只逼得出這兩個字。自從那個失去理智的夜晚,穆棉沒和他說過一句話。

「你也保重。」穆棉微笑著,伸出手。良凱的心裡卻微微的刺痛。以前,穆棉會輕輕拍打他的背,柔軟的笑笑。

現在只是客氣的僵著笑容,冷淡的伸出手。

真的結束了。

等飛機飛出視線,緩緩步出機場的她,終於淚凝於睫。這麼多年的糾纏,終於劃下了休止符。

心裡沒有如釋重負的感覺,反而是強烈的失落和遺憾。

她不是不喜歡良凱。但是喜歡並不一定等於愛。無法回應,卻也無能拒絕,空空負了人,卻得這樣分開。

站在大雨初落的機場檐下,臉孔上有著相同的滂沱。

若是夏天裡的大雨,能洗淨天空,那麼,也請淚水洗清心底的陰霾吧。

穆棉的生活步入正軌,卻沒有注意到至勤焦慮的注視。

只是有些奇怪,這些日子至勤突然迷上藥補,努力的煮了香噴噴的人參雞或四神湯,四物更是家常便飯。

剛好良凱離開後,穆棉忙得不可開交,這些食補也算來得正是時候。只是至勤的胃口似乎不太好,總是若有所思的看著穆棉。

「怎麼不吃?」她覺得奇怪。

「我不太餓…」至勤笑得有點尷尬,「好吃嗎?」

「嗯!」穆棉露出幸福的笑容,「好好吃唷!」

晚上他很認真的做筆記,啃書。連到了攝影棚,也帶著去啃。烈哥看他出神,伸長脖子看了一下書名,臉都僵了。

「懷孕手冊??!!你這小子~~真的做了~~幾時?預產期是幾時?」

「我也不知道啦。」至勤闔上書,「不是我害的。我想…應該是良凱惹的禍。」

「啥?」

「烈哥,女人懷孕食量變大,卻不想吃酸的,正不正常阿?」

我哪知道阿?烈被問得一愣。「應該…應該…」努力搜尋著以前的聽說,「應該算正常吧?」

「那就好。」

好什麼阿?

「你該不會鼓勵穆棉生下來吧?」烈還是不知所措。

「當然,要不然你希望我怎麼做?」至勤倒豎起眼睛。

也對啦,生下來…「但是,那是別的男人的小孩ㄟ,不要跟我說你不在意那種鳥話,我看太多嘴巴大方的傢伙了。」

「我當然在意阿!」至勤開始浮現怒氣,「那個畜生…這樣可惡的傷害穆棉!」

「那你還要穆棉生他的小孩。」

「才不是他的小孩!」至勤握緊拳頭,「你知不知道,卵子跟精子根本不成比例?!卵子壓倒性的大很多ㄟ!那、是、穆、棉、的、小、孩!只是借他一個細胞觸發生長,懂不懂?!」

烈被他的氣勢嚇到,只敢陪笑。

「而且,拿掉小孩身體會不好。」他又轉為憂傷,「她的身體夠不好了…」

哪有什麼不好?烈在心裡嘀咕著,最近看到穆小姐來探班,臉色紅潤,中氣十足,跟至勤嘴裡的奄奄一息真是天壤之別。

「懷疑阿?」

「我哪敢阿?」烈哥陪笑著,這傻小子飆起來,可也恐怖的很,「但是小孩跟小貓小狗不同喔,一但生下來,就是一輩子的責任。你有心理準備嗎?如果只是嘴巴仁慈,那就算了,」烈哥點了煙,「一個女人獨力生下小孩,獨力撫養,不是我說話不好聽,好歹她都快四十了,起碼二十年小鬼才能自立。那時她都六十歲了。」

「我不會讓她一個人面對的。」抱著書,至勤的表情堅決起來,「雖然我還要一兩年才畢業,加上兩年的兵役。但是,等我去當兵的時候,小朋友應該會喊媽媽了。當兵又不是坐牢,就算調外島,我也還是有假。」

對著至勤的固執,烈不知不覺的感動,「你真是的。小孩子要叫你啥?爸爸?」

「隨便啦。」心事傾吐出來後,覺得舒服多了,不曉得多少次,他想跟穆棉討論這件事情,卻尷尬的不知道怎開口,「我們是家人,就算叫我的名字,也無所謂。」

他露出那種可愛的,生氣蓬勃的笑容。

「別動。」他命令至勤,「就這樣看我這裡。」

坐在亂七八糟的攝影棚角落,穿著破爛骯髒的T恤,臉上還有點污痕,卻像皮下發出光似的溫柔。

每個人都有自己應該在的位置。至勤的位置,就該放在穆棉身邊,當她的守護天使,同時被穆棉守護吧?

烈沒說出口的感想,卻在照片沖洗出來以後,透過攝影的四方框告訴了他。

回到家,他照例做了藥補,等著穆棉回家。

「好香唷…」胖了些的穆棉,笑瞇了眼睛,「我猜猜,今天是什麼?冰糖燕窩?」

「賓果!」至勤也笑嘻嘻的,端了冰鎮許久的燕窩上來,看著她滿足的吃著。

「穆棉,我們要永遠在一起唷。」

「當然,」她笑著,少女般無憂無慮的神情出來,「我們會一直在一起呀!」

「就算是小寶寶生下來了,我們也還是在一起的。我們,和小寶寶。不要因為小寶寶嫁給良凱。」

穆棉的湯匙掉了下來。

「我是認真的。來得及,來得及陪你懷孕和生產,等小寶寶滿周歲才會去當兵。就算去當兵,一有假我就會回來,真的!我不會讓穆棉一個人面對…但是不要因為寶寶就跟良凱一起…」

「我沒有要和良凱一起。」她別過臉。

糟了,我把穆棉弄哭了。「穆棉穆棉…」至勤開始罵自己笨,「是我不好,我亂想…但是也別拿掉小朋友,因為那是穆棉的孩子…我最喜歡的穆棉的孩子…」

「不介意嗎?」她蒙著臉。

「當然不會!」他扶著穆棉的肩膀,發現她在劇烈的顫抖,大聲了起來,「就是穆棉的孩子嘛!為什麼我要介意呢?」

穆棉也大聲了起來,笑。害至勤不知怎辦。

她擦了擦笑出來的眼淚,「你以為我懷孕了,所以拼命燉補品給我吃,對不對?」

以為?「難道沒有?……」

「這些燉補品的錢,都是你自己出的,對不對?」

「那、那是…那是小抽屜裡的錢…」至勤臉紅了起來。

「說謊。」穆棉輕輕搖搖頭,「但是我喜歡你這種說謊的表情。」親親至勤的臉蛋。

她出神了一會兒,模糊感傷卻也幸福滿足的神情。

「就算我被強暴,就算我懷了強暴者的孩子,你還是愛我。對嘛?」

「當然啦~」這麼理所當然的事情,為什麼要懷疑呢?

穆棉不知道要怎麼告訴他,至勤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,在現實中根本是可悲的相反。

她想起自己的同事。因為歹徒侵入了她的租處,被強暴以後,論及婚嫁的未婚夫馬上解除了婚約。因為覺得她,被「弄髒」了。

瞬間,覺得自己非常的幸運。雖然穆棉不覺得自己被弄髒。

「不會有那個孩子的。從來有不會有。真的。」她握著至勤的手,輕輕吻著努力幫她進補,努力讓她快樂的手指。

突然覺得有點倀然若失,卻也鬆了口氣。畢竟,一個小孩代表的是一生的牽絆。對於他這樣恐懼親子關係的人來說,實在是個很大的負荷。

但是…他卻覺得有點想哭。

少掉一個可能會無條件愛他的人。他夢中的小小嬰孩和奶香,就這麼沒有了。

「這麼想要小孩阿?」穆棉笑了起來,「那我們生一個好了。」

他的臉馬上飛紅起來。

「阿?」看著他漲紅的臉,穆棉覺得荒謬又好笑,「至勤,原來你還是處男阿?」

「混、混蛋!不要說出來!」該死…穆棉的睡衣少了一顆釦子…

他衝進洗澡間,狠狠地沖起冷水澡,也許該加點冰塊…

長得再可愛,還是有著男人的悲哀。

他又想哭了。

後來穆棉去看醫生,笑著跟他說這件事情,醫生卻搖搖頭。

「穆棉,這種玩笑很不好。早晚會弄假成真。姑且不論他的感情成熟否,但於在意妳的人這樣說…」

她想了會兒,「大夫,或許吧。但是,我自己也不懂,到底將他定位在什麼地方。」

「哦?」

「我很喜歡他,愛他。但是,不足以到想要跟他…唔,生小孩。或許太多年都是這麼過,我已經不知道怎樣跟別人建立親密的關係。」

醫生好脾氣的笑著,「妳跟至勤同住在一起,多少年了?」

「四年吧?」

「人的一生,累積起來,也不過就是幾個四年罷了。」

穆呆了一下。也不過就是幾個四年罷了。若是這些四年不這樣循環了…她心底的恐慌突然慢慢爬起來,喉嚨乾渴的幾乎裂開。

相信我…要相信我喔…因為我也相信著穆棉…至勤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著,將那種強烈的口渴感壓下去。

沒事的。沒事的。

「大夫,所以我們的四年,還會繼續累積下去。」

醫生嘉許的點點頭,對於她的進步很有些滿意,「就算四年不再循環,妳自己也能走下去。」

「是阿,只要大夫還在看診,我自己也能走下去。」

「呵呵…」他笑出聲音,在病歷上沙沙的寫著。

安靜的陰天。陽光偶而會透出雲層,大多數的時候都隱匿在安靜的雲霾裡。一下子天明,一下子黃昏。在這個展望良好的看診室裡,穆棉的思緒一下子飄得很遠。

「天這麼黑…」她說。

「嗯?」

天這麼黑 風這麼大

爸爸捕魚去 為什麼還不回家

聽狂風怒號 真叫我心裡害怕

爸呀爸呀 只要你早點回家

就算是空船也罷

我的好孩子 爸爸回來了

滿船魚和蝦 你看有多少

賣了魚蝦買米布

爸爸不怕累 只要你們好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穆棉終於讓眼淚滑下來。

「大夫,這些年來,你一直在問我,空難的黃昏,消失的時刻我到了哪。其實,我只是攔不到計程車,徒步跑回家去。」

醫生停下筆。這麼多年來,他一直以為穆棉的記憶陷入短暫空白的狀態,所以那三個小時消失了。但是治療了她這麼多年,她的平靜卻只是呆滯,痊癒卻只是畏縮而已。

第一次,她願意真的敞開心,提到那個對她來說非常恐怖的黃昏。

「跑過了好幾條街,跑過一個很大的小學。很大,我跑了好幾分鐘才過去。小朋友在背課文。天這麼黑…爸爸捕魚去…為什麼還不回家…為什麼大家都不回家了…別人的家人都回來了…為什麼我的家人都不回來…」

她靜了一下,醫生將面紙遞給她。

「說出來,也就過去了。」大夫寬容的笑著。

穆棉也露出笑容,這段苦痛的往事,常在惡夢深處折磨著她,說出來,卻覺得…沈沈壓得她喘不過氣來的水壓,突然消失了。那種深海無法呼吸的感覺,竟然暫時的煙消雲散。

「沒有過去。我的心裡,還是會想他們。」穆棉拭淨了眼淚,「但是,我相信我是個很幸運的人。我的家人,到臨死前都念著我。雖然我恨過廖哥哥…他不肯讓我就此死了…」

「幸好我沒死,」她閉上眼睛,神情那麼的單純滿足,「我不會遇到大夫,不會遇到至勤。」

「我希望妳不要再遇到我。」醫生溫和的說,「妳能平安的離開這個門診,對我來說,就是最好的鼓舞。」

「因為大夫也是一千種瘋狂面貌中的一種而已,對吧?」

他笑。

等穆棉離開,他偏頭想了想。究竟是他治好了穆棉,還是穆棉治好了他?這些年來治療穆棉,像是從另一面不同角度的鏡子觀看。原本瀕臨離婚邊緣的他,居然就這樣一路行來。

他拿起電話,在下一位病人進來前,打電話給自己的妻子。

「怎麼了?」妻子有些詫異。

「沒事。只是想聽聽妳的聲音。」

在還能珍惜自己家人之前,盡量的,珍惜。

「那個庸醫怎麼說?」至勤關心的問。

穆棉看著他,突然發現,他真的長大好多。雖然還是這麼好看,卻漸漸煥發出成熟的英挺,不復過往稚氣的嬌嫩。

「至勤長大了…」摸著他的頭。

「我問什麼,妳回答什麼呀?」他覺得啼笑皆非。

穆棉伸了伸舌頭。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