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的貓(後記)


親愛的致信:

收到你通知結婚的 MAIL 了,我倒是滿驚訝的,不過,美國人也是人,結婚結的又不是膚色。聽伯母說,那女孩比你大兩歲。

只要你好好珍惜就好啦。我跟穆棉差了那些年,也不覺得差了啥。

我和穆棉的後來?後來讓各位失望了,我沒有拋棄穆棉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出獄後…咳,我是說,退伍後,我想用最快的速度回到家,但是穆棉卻包了計程車,從台北到龍潭來接我。

兩年的光陰,讓可賽茵長得非常標緻健壯。她總是神祕的搖著尾巴,發出那天雨夜裡,我聽見的貓叫聲。

我發誓,真的,我真的見過賽茵。因為這份敬畏,所以我們家的地位圖是這樣的:

穆棉>可賽茵>我

沒辦法,替妻兒做牛做馬是為夫者的榮幸。雖然穆棉從來不肯讓我做牛做馬,也常譏笑我的口氣。

退伍後,我到穆棉的公司上班,穆棉卻在之前離開了公司。

想不到吧?她寫的「憂鬱症者日記」--就是那個蒙古大夫要她寫的日記--居然得了個莫名其妙的獎,然後她就莫名其妙的開始寫小說,莫名其妙的走紅。

四十歲那年,她乾脆從公司退休,專心寫作。

我們的生活顛倒過來,我上班,她在家等我回去,同時寫作不輟。但是,我不喜歡她煮飯煮得辛苦,雖然找了人煮飯打掃房子,但是整天見不到她,怪怪的。

當兵兩年見不到她就夠煩的了。

後來我成了 SOHO,專攻廣告設計,還算能溫飽。我們工作室在隔壁,有時會過去互相商量情節或廣設文案。

這就是我夢寐以求的生活…


 

電話鈴間斷了他的思路,擱下了電腦,朝著電話吼,「搞啥阿?不是要來拿稿嘛?再不過來我要出門去了…我們穆棉?別鬧了!我就是要去她哪兒阿!她怎麼會在家?連我們可賽茵都去了…聽好,我給你十分鐘…不要跟我辯!要不然我直接找明倫,我們的合作關係就算了!」

嘟噥著坐下,看著表。穆棉的簽名會要開始了,他急著要去幫忙…雖然說,除了在旁邊看,他也幫不上什麼忙。

但是穆棉總是這樣才會精神突然一振,像是嬌豔的花朵盛開。

 


 

我和穆棉麼?我們結婚了…雖然沒有辦戶口,也沒打算生小孩。高齡產婦總是危險的,真要小孩又不必非自己生不可。至於戶口,穆棉覺得一張結婚證書綁著的婚姻,是種虛偽中的虛偽。

你知道,我無所謂。

我們很好。

接到你的 MAIL 真的很高興,那天伯母對著我哭訴了半天,還要我找朱兒出來。她懊悔不已。若是當初你娶了朱兒,總比娶金髮姑娘強。費了好多工夫才讓她明白,朱兒已經嫁給以前學校的助教,阿,對,已經升講師了。

她很幸福。我帶著穆棉去看過她和她的小孩。

她要我連絡上你時,告訴你,希望你也相同的幸福。

先這樣,白癡廠商來拿稿了。下回再說。

心怡。


 

「阿,太太今天開簽名會唷?」來拿稿得小弟笑嘻嘻的。

他也笑了,不再暴跳如雷。「下次準時點。」

奔到會場,穆棉抱著可賽茵,果然有點緊張。還沒揮手,她就注意到了至勤,她鬆了口氣的表情那麼明顯,成熟細緻的優雅又重現在她溫柔的臉龐上。

燈光打下來,雪白。被通風孔吹得獵獵作響的海報,讓燈光有些動搖。

他在心裡接續著剛剛的信件。


 

致信,燈光晃動的樣子,和那天雨地的街燈多麼相似。

你知道嗎?這一切,都在那個雨地裡開始。一隻死去的貓,一個絕望的少年,和她。

這些偶然,構成了奇蹟。

是的,每一場愛情,都是險之又險的奇蹟。

你要珍惜。而我,將用生命來珍惜。

我的她,我的貓。她也有相同的感覺,我知道。

因為…我是…

她的貓。
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*連載階段錯字難免,請勿介意,出書時會再行校正*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