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魔獸] 悸動II(二)

每天早上,我會飛去撒塔斯,然後買塊煎餅,坐在鳥點附近的圍欄上邊吃邊等。跟我一樣無聊的人滿多的,不是撒塔斯的居民,就是無公會的流浪冒險者。其實只是大隱士不承認,我發現他也滿愛看的,一大早就藉著巡視的名義跑來這邊等著。

我們在等什麼呢?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沒多久,主角們就出現了。

不知道是什麼緣故,UB和TD這兩個公會明裡暗裡都槓上了。也不曉得從什麼時候開始,當他們要出raid的時候,會先在撒塔斯鳥點集合。

UB一定在左邊,而TD一定在右邊。這兩個聯盟最大的公會有著強烈的競爭意識和特色。你若在路上看到有人旁若無人的大聲談笑,和刻意在最顯眼的地方展示一身亮眼裝備,老用鼻孔看人的,那大概是TD的人;若你看到一群人像是守喪,一言不發,像是欠他們幾百萬,老愛拉低兜帽裝低調的,那大約是UB的人。

等人數確定集結完成,他們會互相注視,氣氛緊張得一觸即發。通常TD會先出發,一整個中隊的鳥起飛,真的滿震撼的。接著是UB,他們飛行隊伍更整齊劃一,刻意會排成人字形起飛,不知道排練多久。

好看好看。

「好看歸好看,但有什麼意義?」鳥點管理員搖搖頭,「我建議他們買團體票比較省錢,兩個公會都不甩我。」

我也不懂這有什麼意思,不過頗富觀賞價值。

不過,恩利斯雖是UB公會的防騎,他卻不參與這樣的儀式。有回我跟他提起,他大笑。

「我脫離童年很遙遠了。」他都直接從艾蘭里出發,不去參與這種無聊的抗爭。

不過人類會排斥不合群的雜質。我為恩利斯有些隱憂。我聽說刻意裝低調的UB內部鬥爭很激烈--他們的會長又是個戰士,還是有些仇視聖騎的戰士。

但恩利斯就是恩利斯。即使這樣激烈鬥爭的公會,他依舊是防騎的第一把交椅,備受倚重。另一方面來說,他的行程排得滿滿的,每天都征戰不休。

難得的假日,應該會累得只想好好休息才對。但他說,「啊,終於有時間陪妳了。」

…喂!不要說這麼令人誤會的話!

「我、我也是有事情要做的。」狼狽的將頭一轉,「我今天可是要去暗影迷宮的…」

「那還缺坦克嗎?」他不由分說的跟我組隊,「好。我問問還有誰要去好了。」我瞠目,意外的發現他的溫文底下隱隱藏著的霸氣。

跟他去一趟暗影迷宮,我好想死。

不是他坦得不好,而是他坦得太好。戰鬥節奏明快,頭腦清晰,應變能力極佳。他脾氣好,但堅定,彬彬有禮,但不容質疑。

他是個天生的、完美的隊長。

打完這場暗影迷宮,陌生的兩個女法師一個女牧師圍上去跟他要連絡方式。他只是溫柔的笑,輕輕攬著我的肩膀,「不太好吧?紅葉會不高興。」

!!!!

…喂!不要說這麼令人誤會的話!雖然我的確不是那麼的…還有,你幹嘛靠我這麼近?別亂來!慘了,我又心律不整了。

快送我去醫院!

但我卻像是同時中了恐懼術和懺悔,僵硬的由著他攬我的肩膀,將我帶出地下城。

等他終於鬆開我,我才大口的喘氣。原來我憋氣憋了一路。

「要、要拿我當擋箭牌,你也早點說…」我臉孔整個漲紅了。

他盯著我的臉好一會兒,差點誘發我的氣喘。「如果我說不是呢?」

欸?一定是我誤會了哈哈哈,一路AoE讓我有點昏頭了哈哈哈,我開始出現幻聽了。蒼白著臉孔,我轉身要走。

他突然抓住我,將我拉回去,還死盯著我的臉看。我真的有種強烈恐慌發作的預感。「這、這一點都不好笑。我我我…我很討厭這種玩笑…」

「我不喜歡開玩笑。」他嚴肅得接近猙獰,「我喜歡妳,紅葉。」

我想,我的表情很愚蠢吧?我張大了嘴,瞪著他。

勉強形容一下好了。我腦海好像在放燦爛的煙火,當中還有聖誕老公公駕著馴鹿飛過,小鬼在跳踢踏舞,魅魔在唱歌劇,虛空行者在叫賣爆米花和可樂。

「紅葉?」他向來安穩的臉孔出現了一絲動搖,「紅葉,妳還好吧?」

一言不發的,我對他發出挑釁的旗幟。

他困惑了。「呃…要先打贏妳嗎?」他接受了。

深深吸口氣,我對他「恐懼嚎叫」,然後他用每秒一百米的速度狂奔而去。等他開了聖盾解除又衝回來,我的恐懼術也施法完成,讓他不由自主的跑個老遠。

我轉身,用這輩子最快的速度逃跑。一直跑出奧其盾,趕緊爐石,衝向鳥點。「快!快送我到世界的盡頭!」

鳥點管理員看了我一眼,「風暴之尖就風暴之尖,什麼世界的盡頭…」

管他什麼地方!趕緊讓我逃走吧!

我是神經病。我根本是神經病啊~

我幹嘛跑?我跑什麼跑啊!?

坐在鳥背上,我不斷的問自己。我明明愛他愛得要死…但我沒有心理準備啊!我又想大哭,又想狂笑,整個呈現交感神經嚴重打架的情形。

他喜歡我。恩利斯說,他喜歡我。

即使這麼長途的飛行,我還是陷入一種極度渾渾噩噩的狀態,腦海裡繼續放煙火、小鬼繼續跳踢躂舞、魅魔繼續唱歌劇虛空行者還在叫賣爆米花和可樂。

我抱住腦袋,坐在地上。

我想起幾次愚蠢的悸動,想到那段亂七八糟的初戀。我整個是個懶洋洋的人,我不確定我能不能處理這種混亂。

微風吹拂過樹梢,像是在吹口哨。我抬頭,看著無憂無慮的風靈旋轉著,飛翔著,梳理過翠綠的樹林。

能夠看到風靈,可以聽到風的歌聲,我一直覺得是個奇妙的奇蹟。

難道互相喜歡不是嗎?

總是我喜歡別人,或是別人喜歡我,總是單向。第一次,我真的是第一次遇到,他喜歡我,而我也喜歡他。這難道不算是、不算是一種稀有的奇蹟嗎?

風靈在笑,而我在哭。一直都這麼無所謂,活得那麼自由的我,大聲的,毫不害羞的哭了又哭。

我很害怕,真的很害怕。我的自由就要消失了…或許我會悸動的那一刻,我的自由就消失了。但戀情,就一定會腐壞。我不知道恩利斯可以喜歡我多久,但我卻在起點恐懼不已。

等他不喜歡我的時候…等我失去他的時候…該怎麼辦?

哭到眼睛幾乎睜不開,我沮喪的趴在膝蓋上。我聽到鎧甲的悉唆聲,熟悉的腳步聲,在我眼前站定。

我抬頭,眼底還都是眼淚。淚眼模糊中,恩利斯還是這麼好看。

真的沒救了。

「我在等妳的答案喔。」他單膝跪下,直視我的眼睛,「但我發誓終身效忠於妳。My lady.」

真的完蛋了,一切都完蛋了。

我猶豫的、遲疑的靠在他胸前,輕輕的點了點頭。

***

恩利斯告訴我,當我跑得無影無蹤時,他找了很多地方,卻都找不到我。

第一次,他呼喚沈默的風靈,而一直沈默的風靈,也破例給了他答案。

後來?

哈哈哈,哪有什麼後來。(默)

我們過著和以往差不多的日子。他是公會的台柱,忙碌不堪,我又是那樣散漫的人,又不太需要人陪。我們還是只有晚上才見面說幾句話,偶爾有假才一起去地下城冒險。

自從那次以後,他也沒再說過類似「我喜歡妳」這種話,我也沒有。

這太羞了,拜託。即使都在交往了,一點點刺激還是會誘發我的心臟病。

所以,當星耀為了日影氣勢萬鈞炸了卡拉贊頂樓,我們的進度只到牽手。北域的大門即將開啟,我們才頭一次接吻…而且失敗的撞到對方的鼻子。

我真不懂,接吻有什麼甜蜜的。摀著流鼻血的鼻子,我很氣悶。

不過,這樣也不錯。我相信,即使是情人,相處也是有配額的。省一點用,說不定我們可以在一起…一起看著頭髮漸漸蒼白,佈滿皺紋的手,還可以牽著去散步。

我對他一直很放心。因為他是這樣冷靜的戰鬥者。

但他們公會要去挑戰伊立丹的時候,我還是心悸了一下。

「…要小心。」

「妳知道我的。」他笑,如陽光般燦爛。輕輕的,在我額頭上一吻。

目送他飛離艾蘭里。這天,和其他的日子,並沒有什麼不同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