悸動III「特異魔法禁止條例」(一)

這是非常晴朗的暮春早晨。

夏天即將來臨,空氣中帶著微酸的蘋果花味道,有些早生種蘋果已經可以採收了。雖然果實嬌小,味道帶點澀味,但因為是最早一批的蘋果,被稱為「戀愛之蜜」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也因為這個好聽的名字,這些蘋果通常可以賣極好的價錢,並且供不應求。

但我不會告訴別人,這蘋果的名字就是我取的。連水果小販的那個漂亮看板都是我畫的。坦白說,當個術士真的糟蹋我的才華,要不我就去當個圖書館員,要不就該當個奸商。

結果花了一大堆時間學了一些沒用的闇法知識…唯一的用途,居然是將我親愛的男人召喚回來。

至於我親愛的男人,正滿臉鐵青的往馬車上堆蘋果。

他不喜歡吃蘋果,我知道。但也不用這樣猙獰的面對我辛苦種出來的蘋果…我真的有點傷心。

抬頭看到我瞅著他,他的臉色更鐵青。「…我是惡魔守衛!」

「我知道呀,」我有點悲傷,「別一直提醒我這殘酷的事實。」

「我是惡魔!管殺戮的惡魔!」自從「歸來」以後,他的脾氣一直不太好,我了解…他一定吃了很多苦頭。

「我不是長工!我根本不用管妳這些爛蘋果爛馬車,你們人類這些低等動物…」他破口大罵,但是看到我盈盈欲淚的臉孔,聲音越來越小。「…妳像個術士行不行?」

「我…」我掩面,「我本來就不適合當個術士…」

「不要動不動就哭!」他非常煩躁,「別哭了!我做就是了,不要哭了!」

「你弄爛我兩個蘋果…」我將頭垂得更低。

「夠了!」他暴怒,但手下的工作卻沒有停,對蘋果也溫柔多了,「算我拜託妳,別掉眼淚行不行?!」

我從指縫看他,卻被他發現。他的表情好像吃下一打青蛙,如果不是血契的關係,他可能舉起那把恐怖的雙手斧想把我劈成兩截。

「…妳又裝哭。」他的聲音低沈下來,像是雷電量豐富的暴風雨。

搔了搔頭,「…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。被我唬這麼久,還次次上當…」

「紅葉.達魯克!」他爆發的怒氣讓我身邊的油燈應聲而碎,幸好沒有波及我寶貴的蘋果。

我將眼睛轉到旁邊。反正他很快就會不氣了,因為他很怕我哭。

如果說,恩利斯讓我召回以後,還有什麼沒有忘記的,就只有風的歌聲,和我頰上的淚。

你問我難不難過?其實呢,難過也是有配額的。你不能想像一個人窒息似的生活一整年,還得欺騙自己不需要空氣。等恩利斯回來的時候,我才明白,沒有他我根本不行。

外貌變了、性格陰沈、忘記一切,連種族都不同。那又怎麼樣?他還是回來了。他會生氣會會暴怒,有時候被我氣到最後暴跳完,又會躲到馬房去大笑怕我知道

其實我都知道。

我對他最大的要求就是:活著,在我身邊。

雖然我很明白,他是活著,但活在異世界裡頭,只是應我召喚在人世出現。若我不小心讓他陣亡,他就會回返異世界…

但我很害怕,非常害怕。若我不慎讓他回去,下次我喊「維里斯」時,他能不能回來。

雖然他對我奮不顧身的行為感到錯愕和憤怒,有次他抓著我猛搖,把我搖得頭昏眼花,「妳知不知道妳會死?吭?!妳知不知道妳會死啊~妳若死了我就、我就我就換個主人!」

「你別想劈腿!」被搖得快吐出來的我大叫,「我有綁靈魂石啦!老天,別謀殺我!我要腦震盪了~」

他抓著我瞪了半天,又一把把我抱在懷裡,幾乎把我的肋骨擠斷。這個神氣的惡魔守衛,拼命在發抖。

他忘得不夠徹底,對他來說,應該很痛苦。

有時候,我在夢中驚醒,可以看到他坐在我床頭,用一種讓人掉淚的表情看我。我只能半張著眼睛裝睡。因為他會很糗,很生氣。

如果我裝睡,他可以肆無忌憚的看著我的臉,一遍又一遍的念著,「My lady.

有時候,他會輕輕摸著我的臉,粗糙的手會磨痛皮膚,但我反而會閉上眼睛,裝得更像。

他很困惑吧?我想。他成為惡魔,卻沒把往事忘乾淨。我若為他好,應該施法洗掉他的記憶殘片。

我辦不到。他還記得一點點片段,就算只有一點點也好。雖然他趁我睡熟的時候會偷偷抱住我,發出沒有眼淚的嗚咽,天亮又對我非常冷淡和兇惡…

但我知道,他只是為了不完整的記憶和眷念暴怒而已。

只是,我也不希望他想起來。身為一個有尊嚴的聖騎士,淪落到成為惡魔,我怕他受不了。所以我沒告訴他往事,我只是他的「Lady」,他莫名愛慕的對象。

原本可以這樣平淡的過下去,在蘋果微酸的芳香中。偶爾出去打獵,也是為了他所需的靈魂碎片。原本可以這樣的。

那個暮春的早晨,我們一如往常的去了哨兵嶺,我開啟了信箱。「已宰的羔羊」寄來一封官腔十足的信。

我應該了解師傅的暗示的,我應該不予以理會的。但我覺得好奇,而這好奇,結束了我們安穩的日子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