冥府狩獵者 之六(上)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之六 競技

坦白講,多了兩百年道行也沒啥感覺。除了讓我不再翻跟斗以外,並沒有太大的助益…打字速度又不會因此變快,文書處理也不見得會有飛躍性的提升。

再看看我們家都是些什麼人…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鬼仙大人 ;千年道行,天仙級人物。
淮真人南生 ;五百年道行而已…只比地仙差一點。T_T
Boss灼璣 ;七百年道行,冥府第四百七十六名混血妖強者,聽說和托塔 天王切磋過,平手。
亡靈妖化軍官麥克;沒有道行(難以計算?),但可以跟灼璣殺個勢均力敵,還 用兩顆子彈在北府城隍的臉孔上留了兩個小洞。(………)

所以你應該能體會我對「兩百年道行」為什麼這麼痲痹不仁。在家裡這群「非人哉」面前(雖然他們都不是人),根本是個笑話。

唯一讓我感動的是,家裡幸好還有卿卿,讓我還有在人間的溫暖。可我發現卿卿非常不人類的凌空取物,還被麥克教壞透過麥克的眼睛體驗何謂視力…

我驀然的悲從中來。被這個ESP超能力盲少女一襯,我居然是家裡最沒用的傢伙。連個人類都能隔空取物…我這個什麼都不會的厲鬼,空有兩百年道行,還是得勞動雙手去拿檔案…

這死後的人生為何如此悲慘。

我蹲在牆角畫圈圈,阿貓笑到嘶鳴,在地上打滾。灼璣站在我身後默然許久,「…人生而有愚智高下,鬼也一樣。」

我埋在膝蓋上哭了。

「呃,妳一定有什麼天賦…只是連六娘子都探測不出來而已。」他更努力的安慰我。

我乾脆哇的一聲放聲大哭。

你說我做鬼做到這種地步,到底有什麼意思…還擔了個紅衣強者厲鬼的虛名兒。

只能說,boss安慰人很沒天分,不過他真的盡力了。不過他的盡力是端了冰牛奶過來奉請…我只能說貓科動物的神經很簡單,更讓我想起生前養的那隻死貓。

說貓冷淡無情是假的,偶爾牠們興致大發的時候,也是很溫柔體貼的。以前我若傷心哭泣,我家的死貓就會滿屋子抓蟑螂,然後遞到我手上。若真找不到蟑螂,牠就會去叼幾顆沾滿口水的貓餅乾催促我吃。

…冰牛奶當然比半隻蟑螂好。但背後的意義實在相差不遠。

最重要的是,我討厭喝牛奶,卻不能推卻。

「我知道妳壓力很大。」boss難得溫柔,「南子的功法又特別剋鬼,難怪妳情緒不好。可南子和六娘子是我的故人,他們倆又別有淵源,我不能把他們趕出去。」

「不是啦,我不是那個意思!」我也慌了,「我也不知道…就是覺得我特別沒用…」

「鬼仙威煞加上浩然正氣,妳就算多兩百年道行也是難受的。別說妳,讓城隍爺來,他也是逃之夭夭的份。」

…你也尊重一下台北最高長官好不?就算是實話心底想想就好,別說出來。

「…到底是什麼淵源啊?」我小小聲的問。

他笑了起來,眼睛彎成兩個看熱鬧的月彎,「這說起來啊,可真是有趣的緊…」

六娘子生前就叫做陸六娘,是河間陸家(世門豪族)的千金小姐,排行第六。但六娘出生的時候,家道已然中落,她又是庶女,竟沒辦法替她準備一份好嫁妝,以致於所嫁非人,竟走了紅樓夢迎春小姐的不幸路線,慘遇一個中山狼似的夫婿。

唯一值得慶幸的是,陸家雖然家道中落,這位小姐也不受寵,但也感念骨肉親情,把她接回來,放置在莊子上,沒被折磨致死。也幸好她的奶娘和奶哥哥(奶娘的兒子)不離不棄,從婚前婚後,到被休回家,都護持左右。

她的奶娘雖然出身寒薄,卻非常有見識。不但將陸小姐教養得非常好,還竭盡所能教獨子讀書識字,甚至送他去學武。這個比陸小姐大十歲的奶哥哥也非常爭氣,雖然只在尋常武館學藝,卻天資穎悟的悟出一身好工夫,護持著母親和陸小姐一輩子。

日後奶娘病死,天下大亂、兵禍頻仍,也是這個奶哥哥保護著亦主亦妹的陸小姐周全。

但他們卻沒死於兵災,卻亡於人禍。一個修煉到元嬰後期的高人,奪了他們倆的魂魄。陸小姐因為八字合適的關係,被投入煉魂,抽離七情六慾,淨洗記憶。奶哥哥因為魂魄特別,死後忠煞之氣更盛,被那個高人收為鬼僕刺客了。

但所謂的高人將凡人視為螻蟻,基本上就是錯誤的。他自恃道法高深,能夠清洗鬼僕記憶,卻沒想到奶哥哥居然保留了神智清明,瞞過十年,刺殺了這個能夠問鼎成仙的高人,放了陸小姐自由。

可惜他一個未曾修煉的鬼僕,至此已經耗盡魂力,不得不投入冥府洗罪償業。

「這就是六娘子和南子的首次緣份。」灼璣笑瞇瞇的說,「妳注意到沒有?六娘子左手戴著七晴玦,右手戴著六玉環。事實上,那就是她被抽出來大半的七情六慾。那死老道煉了她的魂還不算,居然神經病的煉了她的七情六慾當法寶。

「六娘子常說,仙者,不生死、不繁衍,仰無助於天,俯無益於地,乃天地蠹賊也…雖然常被罵,但我覺得她說得真對。」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用LINE傳送
Facebook 留言
Facebook 留言載入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