冥府狩獵者 之二(下)

用最快的速度趕到事發現場,我從阿貓背上翻下來時,蹲在地上乾嘔了好一會兒。

「我聽過暈車,還沒聽說過暈貓。」阿貓斜著眼很不屑的說。

…我一定要boss幫我換一隻座騎…不然給我台摩托車也行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等我抬頭,剛好跟麥克美麗的藍眼睛對視。我心底不妙的感覺節節高升。再看看他的軍刀和地上僅餘的長鎖鏈…以及圍觀騷動的人群,我呻吟了一聲。

「麥克,告訴我,那隻厲鬼不是你斬滅的。」我絕望的說。

「女士,是我斬滅的。」他挺了挺胸,非常嚴肅的承認。

我矇住眼睛,知道不能怪他。往他額頭貼了張符,急急的把他拖走…馬上打電話給北府城隍。

有好消息也有壞消息。

好消息是,北府城隍的刑官們幫我抓到一個學姊;壞消息是,北府城隍暴跳如雷,要把造成騷動的麥克煮成狗肉火鍋。

說得口乾舌燥才安撫住暴怒的城隍大人,同時苦口婆心的勸麥克要遵守律法。厲鬼邪魂說穿了是冥府的行政疏失,所以在處理的時候更不應該擾亂人間,這也是眾生默守的首要規則,因為人間屬於人類,眾生都是客居。

「我不是給了你幾本『眾生適應手冊』嗎?」我不解了。不要觸及麥克的逆鱗,其實他是個溫和有禮的好孩子。

「中國字很難,我還在學習。」他回答的很誠懇,「不過小姐說我學得很快。」

我啞口無言。他的小紅帽小姐還是個瞎子…這算問道於盲嗎?

「…你等你家小姐睡了,來找我好了。」我實在沒辦法罵他,「我給你講講。」

「謝謝妳,女士,妳待我真是太好了。」他有禮的親吻我的手,「抱歉,小姐在找我了…」

「後會有期。」我擠出笑臉。

反正一人高的公文寫定了,罵他也沒用,對吧?

「不是因為他長得很漂亮?」阿貓賊笑起來,我毫不客氣的朝他腦袋巴下去。

再看雷達,最後一個小點不見了。擴大到全台,還是找不到,而天空已經濛濛亮了。

即使附身,厲鬼也不喜歡在陽光底下奔波。我決定晚上再出來找,先回去再說。但我卻沒如我希望般回到安全的辦公室。

就在辦公室不遠處,我和阿貓踏入陷阱。原本就是影子凝聚而成的阿貓被突發的強光擊潰了,我被炙燒得大叫,咽喉一緊,來不及拿散彈槍,已經被擲遠了,並且被掐住咽喉壓在地上。

「要引出妳還真不容易啊…完美的死亡之女。」一個黑到不能再黑的人類對我笑,口裡吐出厲鬼的氣息。

找到最後一個學長了。我要寫的報告書卻增加到兩人高。

「Papa Nebo。」我終於想起那些看不懂得符文是啥玩意兒。我查資料的時候瀏覽過,那是巫毒教特有的符文,只有高明的巫毒法師才知道如何使用。

「太神奇了。」巫毒法師笑著,「我只聽說過,卻沒想到有神智保存的這樣完美的死亡之女。中國人真神奇啊…」

「你中文說得不錯。」我緊張的笑笑。

「為了研究中國的死人,我花了二十年的時間…」他逼近我,害我得屏住呼吸,太噁心了,「現在覺得非常值得。」

洋鬼子就是洋鬼子。未知生焉知死,花那麼多年研究死人純屬浪費生命…反正總會死的,能研究的時間長得很,而且照他造的孽還可以參與十八層地獄博士班。

「…我不懂,我們辦公室的防護非常好…」我想散形逃脫,卻被符文困住,太陽已經出來了,我覺得五內具焚。

「親愛的…」他更噁心的摸我的臉,「動物都是我的好朋友,老鼠也不例外。很簡單的…死人也渴望自由。接受契約以後,我會給他們毫無保留的自由…但我找不到妳,達令。妳去哪兒了?」

死掉的老鼠才是你的好朋友吧?我後悔了。灼璣就說過,該把地下室的老鼠都清掉,是我覺得上天有好生之德,沒礙著就算了。結果成了一個安全上的漏洞。

大概事先弄死老鼠變成殭尸,然後讓那些殭尸老鼠偷渡足以燒掉鎖頭的符文進去,和那些弱智的學長學姊簽下契約。

如此迷戀死亡的活人,真可笑。

「你操縱他們去殺人。」我瞪著他。

「人皆有一死。」他笑出一嘴礙眼的白牙,「痛苦只是一時的。臨死前的刺激越強烈,復活後就越強壯…達令,妳會懂的。」

「我想,她不同意你的觀點。」幾把尖銳狹長的刀刃搭在巫毒法師的腦袋上,灼璣的笑非常猙獰,「光天化日之下非禮我的女秘書不好吧?足以引起國際糾紛…」

眾多刀刃像是切豆腐一樣切入巫毒法師的腦袋。灼璣這次沒有用槍,而是戴著恐怖片角色佛萊迪的刀刃手套,飛快而殘酷的切割過巫毒法師的身體…直抵靈魂。

不是血漿亂噴的場景,卻乾淨得恐怖。我不知道人類的靈魂可以割得這樣碎,肉體無恙,靈魂和精神破碎紊亂,死掉以後沒有轉生的可能。

我嚇得叫不出來,任灼璣把我拖進屋裡。

「妳不覺得很酷?」他動了動戴著利刃手套的手指。

我嚇哭了。

「…好吧。」他悶悶的嘆口氣,脫下手套。

之後他就沒再用過那雙手套了。

(厲鬼完)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