禁咒師 第八章(三)

跪在地上良久,明峰羞愧得連臉都抬不起來了。啊啊啊,他真是個丟臉的道士…長長的沈默之後,少霖溫和的走過來,將手搭在兒子的肩膀上。

完了,老爸一定很失望,失望得不得了…

「幹得好啊,兒子。」少霖閃著欣慰的淚光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「真是令人吃驚的力量啊,連神官將都可以真的請下來。」大伯笑著說。

這個不是重點啦…明峰扳著老爸的手臂,很認真的問,「…老爸,你聽到我剛剛請神的咒嗎?」

少霖和大伯對看一眼,異口同聲的笑咪咪,「你念得那麼快,我們怎麼聽得清楚呢?但是你真的把神官將請下來了啊。」

爸…大伯…你們…「當你們的孩子真的太好了啦!」明峰哭了起來。

少霖和大伯一起苦笑。其實有用才重要。咳,絕對不要讓他發現,他們也看過神奇寶貝,知道火箭隊的對白…

「啊,時間來不及了。」大伯看看錶,「算了,反正也不缺我們…」

「爸和伯伯還有地方要去?」明峰臉頰上淚痕未乾。

「哈哈,說不定什麼事情也沒有。」少霖笑得一臉慈祥,「中興新村的方位很好,怎麼會鬧鬼呢?」

…慢著,中興新村?

「不過廢省以後,那邊只剩下一些看守的人和少數官員。」大伯摸摸下巴,「說不定是有些異類進去了…」

「但是中興新村的陣法是爸爸親自佈的。」少霖還是有點困惑,「是怎樣的異類強到可以隨意作祟呢?」

「中興新村…鬧鬼嗎?」明峰不由自主的問了。

「是啊,最近出現了幾起不可思議的現象。聽說有人遇到鬼打牆,還有人目睹一個美麗的古裝女鬼,滿臉是血,喃喃的抱怨:『弄到我出不去…風啊…我出不去…』。」

「還聽說有個渾身纏著繃帶的女鬼,跳到休息室,把所有的酒都喝光了。而且更早之前,中興新村常常發雷陣雨…」

「…聽起來比較像是狐狸作祟。」

「嗯嗯…聽說這件事情鬧到上面的大頭都被嚇到過,所以絕對找法師去除妖…」

明峰聽到呆了,「…什麼時候除妖?」

「今天卯時啊。這是吉時…」大伯看了看錶,「應該快結束了吧?」

…完了。

「我有急事!」天啊天啊,麒麟妳千萬別衝動…「爸!大伯!我先走了!」他抓起家當往外衝。

大伯和少霖面面相覷的時候,明峰又衝了回來,「爸,大伯…」他掩飾不住眼中的激動,「我我我…我常常思念你們…我不會忘記我是宋家的子孫的!」然後又跑得後面一股煙。

「…老弟,你有個好兒子。」大伯安慰的拍拍少霖。

他推了推眼鏡,想起亡妻,眼眶不禁有些發熱。老婆…孩子真的長大了。讓妳一直擔憂的那孩子…成了這麼出色的道士。

「都是好孩子。我們的孩子們…都是好孩子。」

***

十萬火急的趕回去,只見草地上一片狼藉,大群的道士、大師、和尚狼狽奔逃,有的哭,有的叫,有的撞上電線桿,還有的跌進水溝裡。

…回來晚了。

他無力的望望額頭還貼著OK繃的蕙娘,和上身纏著繃帶,怒火高張的麒麟。還沒完全睡醒的她怒火騰騰,手裡拿著一根人高的鐵棒,叉著腰大罵,「吵吵吵,吵死人了!也不看看時間…都三點多了,吵什麼吵!!不理你們還越念越大聲,老娘還沒死,度什麼亡魂?!」

「主子,冷靜點…」蕙娘勸著,瞧見明峰回來,她嘆口氣,「拜託唷,我的小爺。你把結界放鬆些如何?結界弄得那麼堅固,瞧瞧,我撞破了額頭。這也罷了,弄得人類受影響,老是亂轉著鬼打牆。現在又跑出這堆擾人清夢的傢伙…」

…對,這就是「鬧鬼」的真相。

怕虛弱的麒麟被尋仇的妖怪追殺,老學長傳了他一手佈結界。明峰真的使盡全力佈了…奈何實在太堅固、太絕對了,蕙娘為了追躺不住的麒麟,撞在結界上頭破血流…(這就是滿臉是血的美麗古裝女鬼)

禁酒禁到快發瘋的麒麟,趁著明峰不注意,跑去外面的休息室偷酒。她又嫌熱,從來不在繃帶以外穿上衣…(這就是到休息室偷酒的繃帶鬼)

而他佈下的堅固結界對人類也有影響,會造成鬼打牆現象…

真相一說破,為什麼令人這麼無力?

「…誰讓妳去偷酒?」他已經沒力氣生氣了。

「還說呢!」麒麟倒是火大了,「不是家裡連米酒也沒有,我需要去偷別人家的酒來喝嗎?!」

終歸就是他的錯就對了…

默默的去解除了結界。這下好了…跟妖怪就打不完了,現在又跟人類對立…這日子怎麼過啊?

「我可不可以回去當圖書館員啊?」他嗚嗚的哭了起來。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