禁咒師 第一章(五)

好不容易回到家,他一下車,頭暈目眩的,馬上吐了。

「瞧瞧,這才是正經人類該有的反應。」大聖爺發怒,「妳這女孩兒,哪有一點人氣?坐鬼車一點氣色都不改,要妳正經修煉也不幹,要妳平常人似的嫁人也不幹,妳到底想怎樣…?」

麒麟嘆了口氣。若不是怕這樣的嘮叨,她才耐煩一次次的試圖說服心宿狐。不到最後關頭,她哪肯用這種終極手段?讓爺這麼念下去…沒完沒了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當真是請神容易送神難了。

「蕙娘啊,」她哀求,「快把妳的鬼釀拿出來給太祖爺爺喝吧…」

蕙娘會意,笑著將鬼釀拿出來,一開樽,暗香撲鼻,涼洌入心,令人精神為之一振。她又一手好廚藝,安撫得大聖爺服服貼貼。

「酒也有了,菜也有了。」她溫柔的笑,「蕙娘說個故事,替不入流的酒菜增色罷。」

「嘖,妳這丫頭,次次都要編派我。」大聖爺雖然抱怨著,火氣卻平了些。

蕙娘笑了笑,說了個故事。

話說,某妖神未列仙籍之前,雖有偌大神通,卻也交了一票妖精朋友,學得壞了。雖然習慣吃素,卻也趕時髦吃個人肉什麼的,換換口味。

有時候變成宅院,被迷惑的人若進了門,一口食之。有時候變成美女,勾引行人吃了。當時的妖怪認為吃人肉是很流行的事情,謂之「人獵」。那妖神怕人家笑話,偶爾也吃個人來應時。

這日,他化身美女,勾引了一個書生。這書生帶著家傳的好酒,和這個妖怪美女共歡,喝來喝去,妖怪美女不勝酒力,人不曾吃到,反倒跟書生燕好;天亮書生發現枕邊人成了個妖怪,嚇得逃跑。這妖神雖然可惜沒吃到人,他本來對人肉興趣不高,也就罷了,沒去追。

本來想恢復原形,卻發現無法恢復男身。大驚之餘,發現一夜風流居然有了孽種。指天罵地一陣,無可奈何,只好忍氣吞聲的懷胎九月,等著生產。

臨盆之際,剛好附近孽龍為患,起了大水。妖神強忍著陣痛,散髮赤足,拿著棒子去找孽龍算帳,因為他臨盆在即,力氣弱了,所以那龍被打了百來下沒死,奄奄一息,哭著自願鎮守在江口,永除水患。

散髮赤足的美女在江上痛打孽龍,是百姓們都看到的。當大水退了,百姓集資蓋了「水母娘娘廟」,至今猶有香火。

明峰聽得津津有味,卻看蕙娘就此打住,不禁問了,「那孩子生下來沒有?」

「生倒是生下來了。」蕙娘笑著,「『水母娘娘』乘著龍,半雲半霧的將孩子送到那個姓甄的書生家裡。聽說回去的時候,還頻頻回頭拭淚呢。」

「拭淚可是萬萬沒有的!」大聖爺咬牙罵了起來。

「爺,這麼多年了,我一直想問。」麒麟喝著酒,「那妖神本領那麼大,一塊血肉而已,不至於墜不下來吧?何必忍辱含氣的生下來呢?」

孫大聖愣了愣,搖晃著酒杯。那碧陰陰的鬼釀在白玉杯裡蕩漾著。「…因為太可恨了。」

的確,實在太可恨了。不過數日罷了,就有了心跳。月餘就有了元神,知道要依戀母親。就是太可恨了…可恨他一個男兒身,卻經過了這種相依為命的婆娘日子。

懷抱在懷裡,那肉兒會哭會笑,眼底映著整個天光。

就是可恨…太可恨的可愛啊…偶爾傳下的一點種子,居然在人間過了千代,綿延不絕,成了他最後的牽絆,總是要回頭眷顧。

可恨,太可恨了。

「因為可恨啊…」麒麟笑笑,「的確是這樣可恨又可愛的世間。玄孫女彈個琵琶,為這樣的夜色做個註解吧。」

她早脫去了晚禮服,洗了胭脂。散著還漂蕩花香的長髮,赤著粉嫩的足,穿著細肩帶運動上衣和短褲,只懷抱著古舊的琵琶,錚錚然,聲聲哀戚。

不知道為什麼,這樣的姿容,卻異樣的協調、美麗。和冉冉直達天聽的琵琶聲,融蝕在大氣裡的青草芳香,渾然成一體。

幾千年過去了,月還是相同的月,雲還是相同的雲。琵琶,也還是相同溫柔的哀戚。

真是古典風雅又感傷的月夜。

…………

只是這古典風雅也

太短了。不到一個鐘頭,兩個喝醉的爺孫,開始大吵大鬧,死命彈著琵琶,還吼著唱,「脫掉脫掉,通通脫掉~」

儘管蕙娘拼命勸阻,他還是讓這對「不尊重」的爺孫灌了很多很多酒…

幾乎醉死的時候,明峰哀叫了。

「…讓我回去當圖書館員吧~」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