禁咒師 第七部 第七章(一)

第七章 風暴前夕

未來之書的消亡,並沒有引起太大的注意。

最為恐慌的大約是吸血族議會長老,他們突然失去一個類似先知的「導師」,不禁感到茫然。但是未來之書早就將計畫有條不紊的交給他們,他們抱持著一種盲目的忠心,相信導師還是會跟他突然消失一樣突然出現,繼續執行計畫,並且貫徹麒麟的追殺令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但一般的吸血族只在夢境裡閱讀過未來之書,並沒有看到他的人形態,也沒接受過「指導」,對他的存在更茫然不解,所以受到的影響不大。

紅十字會驚覺入侵夢境的「末日預言」莫名的消失,但他們對未來之書,知道的比吸血族少太多了。夢境的入侵和消退都同樣突兀,雖然百思不解,但這恐怖夢境可以消除,相當程度的穩定原本有些動盪的人類社會,也樂觀其成。

至於人類,這是個樂觀而健忘的種族。他們總是可以用科學找出合理的解釋,認為這是「世紀末集體恐慌精神障礙症候群」。很快的,人類淡忘了這個龐大的集體夢境,這種樂觀的態度也感染了相同在人間的移民。

有幾年的光景,人間呈現一種反常的平緩和樂。封天絕地,人類開始掌握自己的命運,過度發展的科技漸漸趨緩。吸血族成為新移民,卻沒有想像中的衝突和歧視。畢竟除卻高層的傲慢,新一輩的吸血族受人類文明洗禮已久,越來越像人類,更何況有些是自願或半強迫的由人類轉生成吸血族。

這些斯文有禮的新移民讓人類有了極好的印象,漸漸的,人類接受了飲食習慣不同的新移民融入社會,而吸血族的激進份子通常都留在各大研究中心,涇渭分明。

在這文明最後的榮光時刻,人類努力在科技和自然當中取得平衡,也獲得很大的成功。飢荒的問題漸漸被解決…融入社會的吸血族通常是有熱誠的科學家、醫生,甚至還有不少環保人士。

有段時間,真的有段時間,人間似乎光輝燦爛,溫和漸進的往世界大同走去。戰爭減少,壽命延長,糧食充足。適當的節育計畫和國際性的移民交流讓人間充滿希望。

原本在封天絕地之後,隱藏在暗影的妖異猖獗過一陣子,但在紅十字會的努力以及不明原因,莫名的銷聲匿跡,人間的表裡世界有了新的平衡。

跟著麒麟旅行的明峰,有時候會有種錯覺。覺得末日不可能來臨,世界會越來越美好。不管人類走了多少千奇百怪亂七八糟的歧路,文明依舊是往良善的方向前進。

他甚至認為,他會跟麒麟、蕙娘,還有英俊,不斷的在世界到處旅行。現在他修補地維非常拿手了,認得每個轉折、每個編結。

「這呢,就是人世的血管。」麒麟悠然的仰望地維,「有的是動脈,有的是靜脈,有的是微血管。流動其中的血液,就是力流。」

「那妳是白血球,我是血小板囉?」明峰半開玩笑的回答。

麒麟頓了頓,「嗯,你開始越來越像我了。」

「…誰像妳啊?!」

原本以為,會這樣一直旅行下去,看著越來越美好的人世。

原本應該這樣的。

但他們做再多的努力,都只是人間的勤奮。他們的範圍不能超過這裡。

就在某個夏天的夜晚,全世界的生靈突然毫無理由的望著天空的東方,讓恐懼充滿了心胸。

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。只有恐懼壓迫著心臟,幾乎無法呼吸。

麒麟和明峰同樣的望著相同的方向,明峰感到劇烈的頭痛,而麒麟失神了。

「…天帝駕崩了。」她的臉孔,褪得一絲血色也沒有。

但除了這句話,麒麟一直沈默不語。後來她開口,要明峰先回列姑射舊址打聽消息。

其實這只是想要支開明峰。封天得這麼徹底,他什麼也打探不出來的。但她在等。果然,當天晚上,月影下的窗無聲無息的開啟,夫人召喚了她。

依舊是聖潔的美貌,如夏天的雷閃。但她的憂傷卻褪成一種堅毅,憂悒而穩定。

「雙華死了。」哀傷夫人沒有落淚。

「我感覺到了。」

兩個女子,哀傷的古聖神和虛無慈獸默默相對。種族、外貌、能力,都有極大的差別。但在此時此刻,她們卻特別相像、理解彼此。

甚至無需言語。

雙華,那個可愛的、精力充沛的少年。總是配著劍四海遊歷,回到列姑射喜歡跑去找初代管理者東扯西扯。有時候被煩不過,初代會扭頭,「夫人,妳瞧這碎嘴,吵死人。」

他總是笑嘻嘻的,雖然已經是當時有名的劍客。

那美好的年代…美好的,美好的年代。天帝的女兒玄才剛滿兩百歲,看守著天柱,一個高傲、純潔的美麗公主。她的姊姊女媧是哀的侍女之一,一個溫柔的,喜愛人類的好孩子。

即使都在這個城市,高傲的天帝公主不曾離開天柱,劍客雙華抱著敬意沒有接近過。這對應該認識而陌生的孩子,最後在天界成了親,過程卻有些不忍卒睹。

憂鬱的天帝,陰沈的西王母。

她的思緒一跳,跳到天柱毀滅的那一刻。她幾乎殺了玄。雖然她知道玄是無辜的,但身為看守天柱的少女巫神,她同族卻意圖染指天柱的力量,造成了無可彌補的末日啟動。

「…妳走。我再也不要看到妳!」

「那只是一小盆花!」玄哭著抱著她的腿,「夫人,我真的不知道那裡面有什麼無的種子…」

「快滾!天柱折了這世界就要毀了!妳還來得及跟妳那罪大惡極的同族告別!」那是哀第一滴落在人間的淚吧?「我很不該將天柱的責任交給妳,交給神族!我很不該…很不該不違抗父親的命令…」

玄的淚一滴滴的落下,「…夫人,我會負起責任的。」

「滾!」她什麼都不想聽了。「我將毀滅神界!聽著,我給妳兩天告別,兩天後我就去毀了所有的一切!」

在極度暴怒中,她的確想要親手摧毀所有的神族。是那孩子,身為彌賽亞的雙華跟女媧同來,告訴她,他要上天為帝,代替天柱。

雙華說,他會盡力讓這世界繼續存在下去,女媧說,她願意奮戰到最後一刻。後來女媧終生都在彌補裂痕,為了讓地維安定,她甚至割下自己的手獻祭。

就是那一天,她挖下自己的眼睛,懇求一次機會。

「雙華…雖然壽算比一般的神族短,但也已經是極限了。」哀傷夫人露出一個蒼白的微笑,「原本他可以活長一點…但玄竊取了他的元神去產天柱。」

原本不用如此。雙華是純血彌賽亞,他本身就是新的天柱或地維中心。用完整的天柱去補已死而破碎的天柱精魄,只是成就了兩個不完整的天柱化身。

但那個天帝公主一意孤行,等她們知道的時候已經太晚。

未來之書在當中扮了極為重要的角色…但又怎麼樣?未來之書毀了,雙華…也終於結束了他的苦難。

無可追究,也無須追究。

「夫人,」麒麟抬頭,「我還可以做什麼?」

「失衡的天柱麼?」她輕笑,「他已經即位,而且上了一道非常傲慢的奏章。」她露出淡淡的冷漠,「據我所知,他給自己安排了致命的賀客。」

殘缺的天柱化身,應該會自毀吧?天界說不定就這樣滅亡了。但她心裡反而沒有那種深重的絕望。

「我不要再看到,將世界的成毀放在孩子們的犧牲上。」夫人挺直了背,「我還能保住地維吧。」

「…夫人,妳一個人是辦不到的。」麒麟笑了笑,一派輕鬆,「就算妳是古聖神也是如此。但我懂妳的做法…這倒不錯。但這一次…我們不用聽別人的播弄了。」

失明的古聖神凝視麒麟很久,露出一個暌違已久的真正笑容。讓她這憂傷的雪白之地泛出無比的光亮。

「正是如此。」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